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人兽混配

05.06 12:37

(一)首次与狗操屄








  前几天,我的一位朋友花二万元买了一只进口公狗,听说会和人交配,我妻子知道后一直要和我到他家看看。
  
   
  昨天去了我朋友家一看,果然是一条好狗,半人多高,阳具比平常人的大好多,我妻子眼睛紧紧盯住狗的阳具不放,我朋友问我妻子想不想试试,我妻子点点头,朋友对我妻子说:「这只狗很通人性,鸡巴又硬又大,插到屄里很舒服,你要是以前没让狗操过,我来教你。」






  我们牵着狗步入客厅,他让我妻子脱光衣服,让狗侧面躺下,要我妻子先啜狗鸡巴。慢慢地狗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通红通红的,精水滴个不停,朋友说狗的精液要比人的精液多,比较稀,没啥味道。我妻子点点头,这时她嘴边已滴了不少狗的精液。






  啜了一会,朋友让我妻子狗爬式的趴在地上,那狗是训练好的,立即爬到我妻子的背上,朋友用手扶着狗鸡巴塞入我妻子的阴道里,那狗立刻飞快地抽动起来,比人操屄的动作要快几倍。我拿起相机在旁边照了几张相,我妻子兴奋得连连喊叫舒服。






  操了一会,突然狗不动了,我妻子说屄里有点涨,想把狗推下去,但狗鸡巴塞在屄里拔不出来,朋友说:「不好,你这屄的深浅、松紧可能与狗鸡巴正好配套,狗操得太兴奋了,鸡巴头起了疙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狗链子,一天二天怕是拔不出来了。」





我老婆着急了,说:「坏了,这如何见人?快想想办法吧!」





朋友说:「怕啥,正好美美地受用,让狗鸡巴好好地在屄里放上二天,让你这狗的骚货也过足瘾。」






  我妻子更着急了,驮着狗的前半身就往我朋友跟前爬,因为狗鸡巴和她的下半身连在一起,狗的两条后腿也跟着往前蹬。朋友一看她急成这样,就哈哈大笑说:「别着急,开个玩笑,你别动,让狗鸡巴在屄里泡一会射了精就没事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妻子说感到不很涨了,我和朋友两人抓住狗的后腿和鸡巴根慢慢地把狗鸡巴拔了出来,狗鸡巴头和我老婆的屄之间还拉了几条长长的丝线,那是狗的精液和我老婆淫水的混合物。






  狗鸡巴一拔出来后,我老婆的屄里立即溢出一大滩狗的精液,她站起来拿了一条毛巾擦了擦屄,说:「让狗屄倒也舒服,就是害怕链在一起分不开就难看了。」






  我朋友说:「没事,要是链住了,一般顶多过一个多小时也就分开了。」






  之后,我妻子过几天就要拉上我去我朋友家一次,让狗操一操。








(二)人狗一起混战






  有一天,我那个朋友打来电话说,他的一位好朋友叫王开,也有一条会操人的狗,问我妻子有无兴趣,我妻子马上同意。





我们到了我朋友家后,王开和他的那条公狗也在,我朋友的那条狗一见到我妻子就立即扑上来,阳具也渐渐硬了起来,我朋友说:「瞧,我的这只狗已经等不及你这只母狗了,一见到你就想操。」






  我们一起走入客厅,我朋友和王开两人帮助我妻子脱光了衣服,我妻子说:「两条狗,我如何应付?」我朋友说:「我的狗已经跟你混熟了,你先用嘴玩玩王开的狗鸡巴吧。」






  我朋友和王开把那只狗弄翻在地,我妻子就爬在地上用手抓住狗鸡巴上下套弄,又用嘴含住吸舔起来,不一会就把狗鸡巴弄得硬棒一般。这时我朋友的那只狗爬在我妻子的身上已经胡乱耸动了一会,我妻子吐出前面这根狗鸡巴说:「你们谁把后面那根狗鸡巴给我塞到屄里去,弄了半天进不去,把狗急得胡乱动,我的屄也痒得厉害。」






  王开站起来抓住后面那条狗的鸡巴塞到我妻子的屄里,狗立刻飞速地耸动起来,我妻子喊叫了一声:「哎唷,这几下得骚屄感觉爽快极了!」又马上低头吸舔起前面的狗鸡巴来。






  我朋友笑笑说:「别着急,今天这两条公狗準会把你操得死去活来。」






  这时王开用手摸起我老婆的乳房来,抓一把揉一揉,又用两只手捏一捏两个奶头,把我老婆弄到兴奋得直哼哼。






  弄了一会,王开说:「现在让两只狗换一下,该让我的狗操一操屄了。」我老婆推开身上的狗,王开的狗立即爬上去,我老婆自己把狗鸡巴塞了进去。






  这时我朋友脱掉裤子,走到我老婆跟前说:「看两只狗操你把我的鸡巴都逗硬了起来,来,你这狗的贱货给我舔舔鸡巴。」






  我妻子吸舔鸡巴的功夫特别棒,她把我朋友的鸡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来回啜了几下,又吐出来,紧紧吸住鸡巴头,用舌头尖在鸡巴头的马眼上来回舔弄,我朋友爽得直叫唤:「喔……喔……哎哟……这狗的贱货真会舔鸡巴,喔……喔……真爽快……哎哟,王开,快过来,你也让这骚货舔舔鸡巴。」王开和我挺着硬鸡巴走过去让我老婆舔。






  前面我老婆轮番舔弄我三人的鸡巴,后面那条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飞快地耸动着,另外那只狗在旁边急得转来转去。






  这时我朋友说:「我到后面操一会屄。」他推开正在操屄的狗,用毛巾擦了擦我老婆屄边的狗精液,把鸡巴在我老婆的屄上摔打了几下,手在肥白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就把鸡巴插进去操起来。






  两只狗没屄操,在旁边更着急了,胡乱地在我老婆的身上蹭,狗鸡巴头上的精水滴个不停,精水在我老婆的身上和她周围的地上到处飞溅。这时我和王开忍不住都把精液射到我老婆的头髮上和脸上,我朋友又到前面让我妻子啜舔鸡巴。






  不一会,听见他「啊……啊……喔……」叫了几声,屁股前后摇晃,鸡巴在我老婆的嘴里「咕唧……咕唧……」地飞快抽送了十几下,用手按着我老婆的头把鸡巴深深地插在嘴里不动,眼睛闭住喊道:「我的精液也出来了!」我老婆把他的精液给吞咽了下去,可能精液一下射到了喉咙口,她呛了两下。






  我老婆的屄这时空閑着,狗又爬上去操起来,我们三人因为刚射了精感觉有点累,就坐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






  我老婆说:「三个大男人还不如狗能屄。」






  我朋友说:「小心你的骚屄又和狗鸡巴链住了,今天可是两只狗。」






  我老婆说:「只要屄爽快,要是链住了你们伺候我。」正说着,我老婆喊:「不好,又链住了,抽弄不动了。」我朋友嘲弄着说:「狗的贱货,好好地受用狗鸡巴插在屄里的滋味吧!」






  那只狗已经和我老婆链住了半个多小时,鸡巴卡在屄里抽动不开,另外一只狗则侧卧在我老婆的前面,我老婆不停地啜舔着它的鸡巴。这时王开走到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蹲下来看了看,用手指在屄缝边摸了摸说:「我看这狗鸡巴还铁硬一般,这淫货的骚屄也不停地收缩,一时半会怕是分不开了,咱们三人先喝一会啤酒吧!」






  我朋友拿出几瓶啤酒打开,我们开始喝啤酒,我老婆吐出嘴里的狗鸡巴说她也要喝。我朋友倒了一杯,先把他的鸡巴在啤酒杯里蘸了一下,走到我老婆跟前让她把鸡巴上的啤酒舔乾净,然后又把狗鸡巴放入啤酒杯里来回搅了几下,让狗的精液往啤酒杯里滴了几滴,说:「你这狗的贱货,快把这啤酒和你狗老公的精液喝掉,这营养很丰富。」






  就这样,我老婆爬在那儿共喝了五杯啤酒加狗精液,她的酒力不大,很快就喝得满脸通红,王开过去把我老婆的奶头捏拉了一会,又把她的阴唇拉开往屄里瞧瞧,说:「你动几下,看能不能松动。」






  她闻言驮着狗往前在客厅里爬了一圈,狗也蹬着后腿鸡巴紧紧和我老婆的屄黏在一起走了一圈,狗鸡巴夹在屄里拉拉扯扯的惹得她又兴奋起来,趴在那儿抖动了一会,屄缝里哗啦哗啦的往外淌水,看来又到了高潮。






  狗鸡巴和我老婆的屄黏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分开,刚分开,屄里立刻溢出一大滩精液和淫水,另外那只狗立刻又爬到我老婆的身上胡乱耸动,可鸡巴头戳来戳去总对不準屄眼,我朋友连忙走到跟前把狗鸡巴塞入屄里,狗一抽动,我老婆立即兴奋得哇哇乱叫。






  这只狗了一会也链住了,我朋友说主要是因为我老婆兴奋得太厉害,屄里收缩性大,狗鸡巴和人的鸡巴不一样,导致一让狗鸡巴插入屄里面就容易链住,看来她天生就是让狗鸡巴操的。






  另外那只狗因为刚完我老婆,可能也累了,卧在一边不起。我们三人正在边上说着话,忽然听见门铃响了,我老婆说:「不好,有人来了,我要躲一躲,让人看见狗正在我太难看了。」






  因为狗鸡巴和我老婆的屄马上还分不开,我朋友让她驮着狗爬到卧室去,闭住门后就去开大门。进来三个人,我朋友说这几个人是他的好友,他们一进门就问:「听说你这儿有一条会操女人的狗,我们来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真是这样的话,李强的老婆也想跟狗玩玩。」






  我朋友说是真的,他指着卧在客厅的那只狗说:「就是这只,想让狗的话就把你老婆带过来,咱们都是哥们,免费让狗操你老婆的屄。」






  这几个很感兴趣地围着狗看,这时卧室里正在操我老婆的那只狗叫了两声,其中一个人说:「怎幺里面还有一条狗?」我朋友还未来得及挡住,他就已经推开了门,他一见里面的情景就喊叫:「哇!这里还有一条狗正在操一个女人,她是谁?」






  到了这会已经瞒不过去了,我朋友指着我说:「这是他的老婆,也喜欢让狗操,见有人来不好意思就躲在里面。外面这只狗刚才操他老婆时鸡巴链在了屄里面,你们进门前刚刚操完屄分开,里面那只狗操了一会鸡巴和屄也黏住了,现在还未分开。」






  这几个人听我朋友说完后,马上向屋里涌进去,我们几个也跟了进去。这时我老婆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让你们见笑了。」我朋友说:「瞧,这狗的骚货还不敢看你们。没关係,都是自己人,放开怀让你这狗汉子操你吧!」






  这几个人好奇地围在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观看,一个说:「奇怪!狗和人也能黏住?」






  一个人抓住狗鸡巴根往外拉了拉,用手在我老婆屄缝周围摸了摸,伸指头进屄眼里抠了抠,又抓住狗的两条后腿向后拉了几下,我老婆的屁股随着狗的前后摇晃节奏也前后挪了几下,还是没有把狗鸡巴从屄里抽出来。






  我朋友说:「白费劲,这骚货的屄因为兴奋不停地收缩,这狗鸡巴插入屄里后因为里面的嫩肉收缩频率高,受到强烈刺激后鸡巴头起了疙瘩,越动越紧,只能等狗射了精,鸡巴慢慢软下来后才能抽出来。」






  这时一个人的手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摸起来,捏住奶头向外拉了拉,一个人走到我老婆的前面擡起她的头亲了一下嘴,对我说:「你的老婆长得挺漂亮,怎幺嘴里有一股骚味?好像是精液味道。」






  我老婆说:「这都是他们三个和这两只狗的精液,刚才因为狗在后面我的屄,挨不上他们,他们就在前面我的嘴,把精液都射到了我的脸上。瞧,这头髮上还有。」






  那家伙说:「真是个狗的骚货,来,也舔舔我的鸡巴。」他捧住我老婆的脸又狠狠亲了几下嘴,吐出舌头让我老婆吸了一会,站起来掏出鸡巴就塞到我老婆的嘴里,另外那两个胡乱地在我老婆的身上到处摸。






  这时王开说:「你们看,狗好像是到了高潮。」






  他们几个都停下来到后面看,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弓起了腰,屁股和后腿不停地抖动,尾巴高高地翘起来,大约过了两分钟叫了几声才恢复了先前的状态。我朋友说:「狗已经射了精,但还得停一会鸡巴才能软下来,之后就能从屄里抽出来了。」






  我老婆这时浑身也抖动了一会,趴在那儿连打了几下摆子,嘴里哼哼唧唧:「喔……喔……哎唷……哎哟……爽快死我了!」我朋友说:「看,这骚屄又让狗得到了高潮。」






  过了一会,我老婆说她能感觉到狗射精时一股一股的往里直喷,挺热乎的。这时我和我朋友及王开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等狗完事后出来。






  十多分钟后,听见里面喊叫:「出来了,出来了!」可能是他们已把狗鸡巴从我老婆的屄里拔出来了。刚喊叫完,狗就从里面跑出来了,鸡巴通红通红的,还有少量的精液往下滴。






  这时听见我老婆和他们几个在里面嘻嘻哈哈的,一个说:「狗完了,我们也来一你这骚屄,鸡巴硬得受不了。来,快趴下。」看来他们三人在里面也想玩玩我老婆。






  又听见「啪!啪!」的声音不时响起,好像是在拍打屁股的声音,一个说:「好美的屁股,我最喜欢拍打女人的屁股。」一个说:「你先操屄,我们俩让这烂货舔一舔鸡巴。」一个又说:「这屄里狗的精液太多了,滑溜得很。」之后就听见「咕唧……咕唧……扑哧……扑哧……」的声音不断,这是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发出的声音。






  我朋友说:「听,你老婆的屄挨鸡巴的声音有多大!」王开说:「今天是两只狗,六个人,可让她过足了瘾。」






  这时听见一个人说:「你这狗的淫货,你的亲爸爸得你爽快吗?」我老婆喊叫:「啊……啊……喔……喔……哎哟……哎唷……爽死我啦……我的亲老公……亲鸡巴爹爹……啊……我的亲爷爷……得真舒服……」






  我朋友说:「嘿,这骚货又到了高潮。」








  过了一会,一个家伙走出来,用毛巾擦了擦湿湿的鸡巴,叫我朋友也进去。我朋友和王开站起来走了进去,不一会,里面男女呻吟声又乱成一片。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才完事出来,一个个都显得有些累了,鸡巴湿漉漉的。最后我老婆走了出来,我看她脸上和嘴边有不少精液,走路时屄里还往下滴着精液,拉出一丝长线,脸上显出满足的表情。






  我朋友和王开扶着我老婆走进浴室洗了一会澡,那三个人说明天他们也要带着老婆来这里让狗操过一过瘾,问我老婆还来不来,我老婆说:「明天我不来,四个骚屄,只有两条狗,还不争得打起架来?我过上几天再来,我来的时候你们不许带老婆,每人要带两粒伟哥,準备好好地地操我,我要两条狗和你们几个人同时我一个人才能过瘾。」






  那三个人说:「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那三人走后,我朋友说:「操了这幺长时间屄,感到饿了,走,吃饭去。」






  我们几人到外面饭店吃完饭,我朋友问我老婆想不想让驴,我老婆说如果有好驴也想试一试。我朋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说:「你这狗都不够的骚货,驴鸡巴比狗鸡巴还粗大,操起屄来肯定爽快,你等我的消息吧!」










(三)驴马操屄爽快










  一天我朋友说有一个乡村农场可以提供驴和马与女人性交,于是我和我的妻子及朋友驱车来到这个农场。






  农场里有一匹小马和一头驴子,其主人说:「它们都经过专门与女人性交的训练,并已经与二、三十个女人性交过。现在来这里的客人比较多,为了把它们保养好,性交一次收费一百元。」






  我妻子说:「完后再交钱吧!」






  她走到马的身旁,当她接近的时候,马的阳具便开始勃起。她蹲下端详那巨大的阳具并伸出手去摸它,马的阳具温暖而坚硬。她回头对正在忙着给她照相的我和我的朋友及马的主人笑了笑,然后把马的阳具举到嘴边张大嘴含住,马感觉到了女人含着它阳具的温暖的嘴,便开始缓慢地抽动。






  马的主人搬来了一张长凳让我妻子躺在上面,并把她摆在一个容易让马的阳具插入的位置上。她极力把大腿左右张开,用手引导着马的阳具靠近她滴着淫水的屄,并慢慢让阳具的头部滑入。






  马阳具的龟头很大,如人握起拳头般大小,进入了我妻子的阴道后马就开始抽动,大约有8英寸插入了她湿透的屄。很快,马开始用力地向前倾斜冲刺,彷彿想将一尺多长的鸡巴整根捅入她的屄里,使她不得不抓住它巨大的阴茎防止它对她造成伤害。






  不久,马的屁股在抖动着,它开始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射精,大量的精液从她屄里涌出,马边射精边继续重重地抽插着她的骚屄,屄洞里不时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精水大滴大滴的滴在地上。她的屄被马鸡巴操得阴唇乱翻,屄眼扩阔成一个大洞,不断张合蠕动,她这时也开始洩精,并随后达到了高潮。






  她从她热气腾腾的屄里拔出仍然巨大却已疲软的马阳具,马的阳具砰然落下并垂hi着,精水还在往下滴。我妻子端起马阳具的末端并把它放在自己的嘴里吮吸着,她为她第一次能顺利地让马操她的屄而欣喜若狂。






  农场主不解的问:「你真的在和马的性交中达到了高潮?」她说开始她较为担心会被马弄伤,因为它的鸡巴实在太粗大了,但想不到后来她很快就来了一个小高潮。






  我朋友说:「这贱货就喜欢让动物的大鸡巴操她,以前曾经有两条狗同时操过她,狗鸡巴都链在了屄里,长达三个多小时。」






  农场主说他还有一头在与女人性交方面训练有素的驴子,他走进屋里,把驴子牵了出来,驴子彷彿知道要发生什幺,它迅速地兴奋起来。主人稳定了驴子,我妻子慢慢的躺到驴子的肚子下抓住了驴子的阳具,她问农场主这头驴子为什幺没有其他食草动物的气味?农场主解释道,他经常给驴子清洗,以便它能更好地取悦来性交的女人。






  她拿起驴鸡巴头放到自己的嘴里开始吮吸起来,几分钟后,驴子的鸡巴开始暴长,一会儿,夹杂着棕白紫色的鸡巴勃起到极限。驴鸡巴有一个巨大的头部,并突然少少的喷出了一点精水,她用舌头接住,把驴子的鸡巴往外拉开,在鸡巴头和她的舌间拉出一条长长的精线。她又迅速的放回嘴里,尽可能的咽下驴子射出的精水。






  她继续吮吸着驴鸡巴,直到她浑身兴奋地躁热起来,她气喘吁吁的躺到长凳上便要让驴子操她,我们三人帮助她移动位置使得她的屄靠近驴子的鸡巴。






  她艰难地把驴子鸡巴推入她的屄,鸡巴的巨大头部砰然插入她潮湿的屄里,她拿着这大鸡巴在她火热的屄里操进操出,不一会驴子就开始自己抽动起来。我的朋友让她把握着驴子鸡巴的手拿开,以便能拍摄到鸡巴插入她的屄里的完全镜头,她一拿开手便发现驴子试图把它15英寸的鸡巴整根插入她的屄里,于是只好再用手握住驴子的阴茎以控制它插入她阴道的深度。






  很快她开始感觉到温暖的精液从她的屄里漏出,顺着她的会阴流淌到她的臀部,她虽然不希望就这幺结束了,但她知道今后还有的是机会。她清楚她正在被一头驴子操着,这个想法使得她也开始忍不住洩精。






  大量驴子的精液坠落到地板上,从她的腿上流到她躺着的长凳上……她臀部的会阴处积满了驴子的精液。她大声的叫喊着:「哎哟……哎呀……驴子操得好……舒服死了……驴鸡巴得我真爽快……我是驴的烂货……我的驴哥哥……驴爸爸……」到达了高潮。






  我朋友说:「瞧,这骚屄贱货让驴鸡巴得多爽快!这骚屄都让马鸡巴、驴鸡巴给撑大了,以后叫人怎幺?」






  我妻子说:「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