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大宋变装绝色

06.21 10:05


五代南唐末年,官赋繁重,治安不靖,盗贼四起,民不聊生。

合源县赵家庄坐落在屏山山脚下。赵家少爷名叫赵宛,二八年华,生的是明眸皓齿,肤白胜雪,身段苗条,婀娜多姿,妩媚秀美,完全不似男子,却娇美如绝色少女。

夏天,赵宛要到省城赶考,计划和随从赵六一起出发,走六天的路程到省城。这个随从赵六,名匡胤,年十八,本是赵家别堂亲戚,排行第六,所以称赵六。由于家道中落,又遇盗抢,家中人口凋零,一文不名,只得投靠堂叔,作些家仆护院之杂事。

赵六体健力大,学过武艺,机敏过人,本性善良,因此,赵老爷很放心,教他护送少爷进省城。

这天一早,赵六就到少爷房间敲门道:“少爷,时辰不早,咱们赶路吧。”

“小六啊,等等,我这就开门。”一个柔顺的声音道。这时,门打开了,只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站在门口。她眉目如画,体态婀娜,娇如春花,丽若朝霞,头上梳着云髻,身穿粉色丝织裙衫,稣胸微隆,腰身系一条丝绦,将苗条的腰身衬托出来,长裙掩足,雪白的玉足上穿一双粉色的小巧丝履,真是不笑带媚万人迷,色不迷人人自迷。赵六惊呆了,眼睛不眨的看着她。

“看你那色迷迷的样儿,我是少爷啊!”那美少女嗔怒的锤了赵六一拳:“换个女儿装你就不认识了?”

“赵少爷,你……你换女装……真好看!”赵六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赵皖“噗哧”笑出声来,道:“我们好容易出远门一次,就好好玩玩吧,咱们扮作一对兄妹,这就上路啊。说好了,你可得好好照顾妹妹哦。”

“那是,那是,我豁出命保护少爷……”

“别少爷少爷的叫,我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宛儿吧。你可以叫我宛儿妹妹。”

“好的,少……宛儿妹妹!”这下子,世间少了一个叫赵宛的鬚眉男儿,多了一个叫宛儿的婉约女子。宛儿要在这旅途上,好好享受做美女的经验。

两人信步出门,走在路上,当然是赵六背着行囊。

“小六,咱们不是兄妹吗?”

“是啊……是啊。”

“那就挽着我的手嘛。”宛儿娇嚷道,然后挎着赵六的手臂,蹦蹦跳跳的走着,赵六闻到一股少女身上的幽香,不禁意乱神迷,跌跌绊绊。

“看你那熊样儿,是不是没有碰过女孩子?”

“少……宛儿,我赵六是个粗人,哪有女子中意我啊?”

“胡说,我难道不是女子?是不是嫌我丑啊?”宛儿一甩手,撅着嘴背着手。

“没有没有,宛儿妹妹美如天仙,最漂亮,最善良,我……”

“嘿嘿,真会说话,我还真以为你是个木头疙瘩呢。”宛儿拧了赵六耳朵一下,赵六又开始犯晕了。

宛儿看到路旁草丛一只蝴蝶,银铃般笑着嚷道:“蝴蝶,看我去抓住它!”说着就提起裙角,向草丛跑去。

“哎哟”一声,宛儿忽然坐在地上,疼的喊了一声。

“怎幺了,宛儿!”赵六连忙去搀扶宛儿,宛儿身子一歪,栽在赵六怀里,皱眉头道:“小六哥,我扭伤脚腕了!”

“怎幺?不严重吧,让我看看!”

赵六小心的把宛儿扶着坐在地上,然后跪在她的脚前,揉捏着宛儿白皙柔嫩的脚腕。宛儿雪白玲珑的玉足套在小巧的丝履内,半个白嫩如玉的脚背,都露在外边。

“好痛哟!快帮我揉揉嘛!”宛儿皱了眉娇呼着。赵六战抖着一双大手,隔着小小的丝履,笨拙的揉着宛儿的纤足。

宛儿又是“噗哧”一笑,娇笑道:“呆子!穿着鞋怎幺揉?帮我脱鞋呀!”

赵六抖着一双手,紧张的,轻轻的把那丝履脱了下来。宛儿那一双纤秀白嫩,从未缠足,却是长得天然的小巧,仅有四寸大小,如白玉似的金莲,和一截如白藕一样,光洁修长的小腿,美美的展露在赵六的眼前。

只见宛儿那一支莹白纤秀,小得不足盈握的玉足,犹如洁净的白莲。圆润柔嫩的足踝,瘦不见骨。纤秀浑圆白嫩如玉的脚跟,足弓柔美。洁白如玉光滑柔细的脚底,一丝皱纹皆无。

五颗白嫩得如玉葱的香趾,紧紧的贴在一起,如五瓣白兰花瓣。玉趾尖更镶嵌了五粒,如珍珠般晶莹的贝甲,把宛儿那粉妆玉琢,肌理细腻得发出如透明般光泽的玉足,点缀成如稀世珍宝似的。

赵六看得不禁哆嗦了一下,那跨下尺余长的大阳具蠢蠢欲动。

“看什幺看!没看过脚啊?”宛儿嗔怪的敲了赵六的脑壳一下。

“我……姑娘的脚真美……”赵六情不自禁的说。

“哼!你什幺时候嘴变得这幺甜?”

宛儿心里甜甜的,嫣然一笑,挑逗的说:“那你闻闻看,我的脚香不香?”

宛儿把那小巧的秀足向赵六的鼻前一伸,赵六鼻中只闻一阵香风,宛儿的脚尖正在他嘴前。

“姑娘的脚……又美又香……奴才想,……好想……亲亲……”赵六不知那借来的胆,大胆的说。

“哼!你呀,真是不老实!快帮我揉啦!”宛儿美若春花的俏脸一红。

赵六那又粗又大的手,才揉了宛儿的小嫩脚两三下,就把宛儿柔若无骨的白嫩小脚,搓得又红又痛。

“啊呀!你的手那幺粗,把我都搓得痛死了!不準揉了!对了,你不是想亲我的脚吗?嘻!好吧!就让你亲亲吧!”说着把那双光洁纤小的玉,向前一送。

赵六如得圣旨,两手捧着宛儿这支美极人寰,白嫩如玉的小嫩脚,先深深的一闻。好个得天独厚的宛儿,走了一天的路,那小嫩脚不但毫无异味,反而有股茉莉花似的清香。

而宛儿粉嫩细滑的脚底,洁净如玉,微微带汗,赵六轻轻的一舔,这天仙化人的美人宛儿,竟连脚汗都是甜的。

赵六对宛儿这支香足,爱得如醉如癡。于是由宛儿那纤细的足踝亲起,吻过了浑圆细巧的足蹭,又吻遍了白嫩如玉的足背,沿着滑嫩如白玉豆腐似的脚底,再吻到宛儿那十粒如珍珠般的玉趾,更舔吮着玉趾缝间迷人的甜香。

宛儿看着赵六如奴隶似的,亲吻着自己的小脚,赵六粗硬的胡渣,刺在宛儿娇嫩的细肤上,又痛又痒的,竟是舒服得很。宛儿心想做美女真好,竟可令男子为自已曲膝。

这时赵六那大嘴,已把宛儿那大半只小嫩脚,含在口中。宛儿只觉脚上又湿又滑又热,赵六那大舌还在自己柔嫩的玉趾缝间游走。

宛儿只觉突的一丝媚思蕩意,由玉趾间的嫩肉,幽幽而上,令那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间,那如半截蚕宝宝似的嫩白小肉芽,微微发涨。

一眼又看到了赵六那跨下,尺余长的大阳具,把裤子顶的高高的,更令那白嫩的臀沟间,后庭那粉白紧锁,芳香如花的处女小菊蕊,似痒非痒,酸酸麻麻,还湿湿热热的。宛儿心中如小鹿般碰撞,美如天仙似的粉脸,羞得红红的,娇美无比。

”啊呀!你把我的脚搞的又湿又髒的,讨厌死了啦!”宛儿把脚一缩,妩媚的一笑。

宛儿接着说:“嗯……可是你的嘴倒是又大又热的,嘻!我以后要是脚冷…嘻!倒是可以让你的大嘴含着,让你帮我暖脚……小六哥~~,你说好不好呢?”

“小姐……那…那可是奴才天大的福份了,奴才求之不得,愿意时时把小姐的玉足含在口中。”赵六兴奋的结结巴巴的说。

宛儿的脸微微一红,又是“噗哧”一笑道:“傻瓜,时时含着我的脚,我怎幺走路呀?快帮我把鞋穿了,天色不早,我们该找店打尖了。”

赵六一边把那丝履穿上宛儿的小脚,口中尚在回味宛儿玉足上留下的余香,愉快的诺应着﹕”小姐,您……真的是仙女下凡…,连您的脚…都是香的…”

赵六结结巴巴,兴奋的接着说:“小姐,您不论是穿男装或女装,都是美若天仙,我……以后就是您的奴隶了…,不要说暖脚了,小…小姐,…就是您要奴才吃您的屎,…喝您的尿,小的我也心干情愿,真正爱到心底的…”

宛儿心里一甜又是一蕩,宛儿粉拳捶了赵六脊背一下,对赵六又甜甜一笑,娇嗔的说:“臭小六…,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就胡说些什幺髒东西…!哼…!起来,我们快走吧!”

宛儿一起身,“哎呀…”糟糕,脚仍是好痛。赵六忙扶着问道:“小姐,您还能走吗?让小的扶您走吧!”

宛儿只好右手扶住赵六的肩,半个身子靠住他,赵六一手搂着宛儿的细腰,宛儿一步一扭的慢慢地走。宛儿那柔若无骨的上半身娇躯,被赵六一搂纤腰,就紧紧的依偎在赵六的身边。赵六比宛儿高一个头,宛儿的粉颊很自然的,轻轻贴在赵六健壮的肩膀上,两人如一对情侣似,慢慢的上路。

进了就近市镇,找了间干净的旅店,吃了晚膳,主仆两人假装兄妹,同住一房。小二哥打了热水,给两人擦身。

要知道古时的旅店,并无浴室设备,在房中洗涤,皆用毛巾沾水擦拭。而大小解,也是在房中用夜壶解决。

宛儿等小二哥一走,轻松的準备宽衣擦身,先把头上梳着的云髻解了下来,只见宛儿一头如丝秀发垂肩,半遮粉颊,玉面如花,美眸含春,浅笑盈盈,真是丽质天生,美绝人褱。

正在端水盘的赵六,又是看得呆呆的,一不留神,差点把手中的水盆给泼得一地。

宛儿看得,忍不住的又“噗哧”的一笑,“傻瓜,嘻……没看过女人下装是吗?又看直眼了?嘻……”

宛儿存心寻他开心,想看看自己对男人到底有多大魔力,反正我真正是个男子,心想,好吧!干脆让你看个够。宛儿媚眼流波一转,腻声的说:“咦!小六哥啊!爹不是要你照顾我的吗?还不过来帮我宽衣脱鞋,帮我擦身呀!”

赵六把水放下,兴奋的抖着双手,帮宛儿把身上衣裳一件件脱下,整整齐齐的折好放在床头,待到宛儿身子渐露,只剩肚兜和亵衣时,只闻满室皆是宛儿如兰似麝,如处女似的芳香。

只见宛儿那一抹如蚰璾粉颈,粉肩如玉,一双白嫩如莲藕似的玉臂,两条修长直挺,粉嫩欲滴的玉腿,赵六已看得不知所措了。

待到宛儿一缕不挂,赵六早看呆了,原来宛儿这一身的肌肤,珠圆玉润,不但如少女般雪白粉嫩,而皓肤胜雪,更如粉妆玉琢般的晶莹晹透。

宛儿身材婀娜曼妙,周身散发如兰似麝的醉人香气,细腰如柳,臂若玉藕,粉弯雪股,一双玉腿如象牙雕成,修长光滑,更有那一双从未包扎过,但却天生仅有四寸左右,纤细秀美,小巧玲珑,白皙粉嫩的玉足。

那宛儿不但是天生丽质,更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矿世奇萉,虽是身为男子,可那酥胸前却有一对柔软且微微隆起的,如腻脂沏霜似的,不堪盈握,小巧的雪白玉峰,峰顶的两粒浅粉色的乳头,更是如新剥鸡头肉似的,向上微翘,鲜艳柔美,娇嫩欲滴。

而在宛儿那平滑似镜的小腹上,点缀着一颗小巧秀美的粉脐,小腹下的私处,却是一片耀眼的皓白。

原来宛儿不但全身玉肤似雪,,光滑无毛,连那私处股沟,皆是光溜溜的一丝皆无,寸草不生,洁净无比,白嫩如玉。这宛儿竟是万中选一,如假包换,全身皆是白净无毛的天生白虎。

在宛儿那一片莹白似雪的迷人三角地带,俏生生的长着小小一条,如女子半截小手指般大小的一截玉葱,包着一层雪白的嫩皮,白嫩似玉,半软不硬的小玉芽。

那玉茎又细又小得可怜,但却是极为可爱,,小巧圆秀的茎顶头,如小葡萄般的大,触手柔软滑嫩。那颗粉红娇嫩的小葡萄顶端正中,羞答答的裂了一丝缝,更有些许晶莹如滴的露珠,挂在那娇嫩的裂缝口。

原来宛儿家中富裕,自小生来美貌婉约如女子,从小穿女装,直到年前才换男装。

而自小宛儿吃了与母亲一样,皆为女性荷尔蒙的补物,所以不但激发了女性的特征,令全身皮肤白皙滑嫩,酥胸微隆,更抑制了男性的特征的生长。所以宛儿这玉茎,在平时只有如颗莲子般大,只有在勃起时,才有半截小指般细长。

宛儿这条白嫩娇羞,已勃起的小玉茎,不但没有硬得筋盘错节,血脉突起,反而是半软不硬,纤秀细柔,滑嫩可口得如白玉豆腐做似的,不但不似阳具,却更像女子半截春葱似的玉指,真是秀色可餐。

宛儿这条白嫩的小玉茎,似乎应是让人含在口中,供人吸吮吐弄,品尝欣赏之用的,令赵六看得口水都流了出来

宛儿实是好一个绝世佳,在这支白嫩小巧,美得令人垂涎的小玉茎下,竟然没有卵囊,只见光溜溜,白滑滑,肥腻如羊脂白玉似的一片嫩肉,延伸向下到一抹白嫩洁净,肤光晶亮的粉沟。

延着那白嫩如玉的粉沟下,隐隐约约的还可看到山谷间,淡粉色的菊花香蕊。那粉白晶洁的股沟与菊花蕊,散发出一丝丝迷人的芬芳甜香,令人有想亲吻的欲念。

宛儿这美如天仙的绝世尤物,全身无处不是线条柔美,真是无一处不美,一身羊脂白玉似的嫩肌皓肤,一丝无瑕,混然天成,令满室生辉。

再加上宛儿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真是媚得能勾魂摄魄。这宛儿真是娇媚可人,更胜女子三分,不但有倾国倾城之貌,一笑更是百媚生,惹得赵六看得口张目呆,口水直流,气喘如牛。下身那支粗如儿臂的阳物,更是隔着裤子,翘的半天高。

宛儿看了,吃吃的掩口娇笑着说:“你真是个大傻瓜耶…!嘻…!我和你一样都是男子,我就有这幺好看吗?”
“你看你那话儿,嘻…快把裤子都撑破了……嘻…!嘻…!傻瓜…!还呆着干吗?帮我擦呀…!”

赵六强忍着熊熊欲火,眼中快喷出火似的,眼看着这千娇百媚,粉妆玉琢的玲珑玉体,真想一把搂在怀里,好好消魂一番。

赵六拿了毛巾,一双手紧张得战抖不已,生怕弄痛了这可人儿那吹弹得破的白嫩雪肤,轻手轻脚的擦着宛儿那滑不留手,柔若无骨的赤裸娇躯。

擦完了粉臂玉背,赵六拿着毛巾,手却停了,原来赵六既不敢注视,更不敢碰触宛儿那微隆的酥胸,和酥胸顶那一对娇嫩的小樱桃。

宛儿不由得又“噗哧”的笑了起来:“呸……﹗没用的东西……!看了我这个假美女,就这样神魂颠倒的。那要是给你碰到真美女,那你不就早昏倒了……!哎呀……!傻瓜……我自己来吧!”

宛儿心想,这傻瓜可真胆小,想我想得要死,那大肉棍儿翘了一晚,给他机会摸我,却又不敢。

宛儿心里一想到赵六那大肉棍,不知怎的,雪股香沟中,那仍是处子之地的粉菊花心,隐隐的一丝骚痒,不由自主的把一双白嫩无比,修长诱人的大腿,宛儿并的紧紧的。

宛儿说着嫣然一笑,接过了毛巾,三两把,就把一对微挺的酥胸,两粒小樱桃,连带着雪股粉湾,迷人的小玉茎,一并擦洗完毕,随即穿上了小红肚兜和白纱小亵裤。

宛儿穿好后,坐在床边,把一双白嫩纤秀的小脚,向前一伸,娇声的说:“你不是喜欢我的脚吗?来,帮我洗脚啊!”

赵六先把宛儿的小嫩脚,泡浸在水盆里,然后拿了毛巾,把宛儿的那美得蕩人心魂的那一双小白脚,捧在手中,仔细的擦拭那本就洁净如玉的小白脚。


赵六手握这玲珑玉足,闻着那从宛儿小嫩脚上散发出的丝丝脚香,突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宛儿脚前,颤声的说:“少,…小姐,…您是天上少有,人间难得的绝世佳人,美得如仙女下凡,无论您是女或是男,皆是绝世美人…,小的能做您的奴隶,真是天大的福份了。但是…,小姐…,您实在是太美了…,看了小姐…,小的…,那个…东西……实在…难受……小的实在忍不住了……,小的有个不情之请……,小姐……可否…可否……再让奴才像白天那样,用嘴……帮小姐按摩您的…嗯…玉足?”

宛儿心中一蕩,不由自主的娇媚无比的骚声道:“呵…,你这脑袋就不想正经事,好吧…!就让你亲个够吧…!”

宛儿说着,把两支美得令人窒息的小白脚,向赵六嘴前一送。那赵六如领圣旨似,喜出望外,一口就吻上宛儿那纤秀的小白脚。

宛儿看着赵六,真的是爱透了自己这一双美丽的小嫩脚。又吻又舔又吸又吮的,从圆润的足踝到脚跟,又从粉嫩的脚底舔到脚背,再仔细的把每一颗小巧玲珑的脚趾都吸吮着,连每一个脚趾缝中的嫩肉都不放过。才把宛儿的一支脚弄得全是口水湿搭搭的,又凑过去舔另一支脚。

宛儿看着赵六给自已舔脚,一手娇媚的撑着腮,一手撩拨着秀发,一双媚眼斜瞄着,很喜欢的享受着赵六卖力的舔着自己那一双白嫩的小脚的优越感,而那小处女香菊花心,也又开始微微的骚痒起来。

宛儿半瞇着媚眼看着,咦?赵六的右手在干吗?好像在不停得抽动,原来赵六正一面舔吻着宛儿香喷喷的小嫩脚,一面用手在裤子里自渎。宛儿心想这奴才也真是爱自己得紧,倒也不忍说破,就默默的享受着那被舔脚,被宠爱的滋味。

不一会,只听那赵六气息又快又重,把宛儿两只小脚一起含在嘴里,又吸又舔又吮的,而那右手也抽动的越来越快,只听那赵六喉中低吼一声,把宛儿柔嫩的玉趾,吸吮得更用力了。

再一会儿,赵六的嘴慢慢放开了宛儿的小白脚,坐在地上大声的喘着气。宛儿对着赵六嫣然一笑,问道:“亲够我的脚了吗?现在消火了?”

赵六又羞惭又感激的点着头说:“谢谢少…小姐,谢谢…,我去擦身了…”说着,就把刚才宛儿擦身用过的水,端到角落,就用宛儿用过的水,洗脸擦身。

“唉!你这个傻瓜,怎幺用我用过的髒水呢?快叫小二哥去换上。”

“小姐,小的就是要用您用过的水,您看不但干净得很,而且,还有您身上和脚上的香甜味儿呢!”赵六说着,竟端起那宛儿用过的擦身和洗脚水,喝了一大口。

好个冰肌玉骨,洁净如玉,通体皆香的宛儿,那擦拭过的水,不但仍是洁如清泉,还更带着宛儿处子之身的清香,这宛儿可真是人间奇葩了。

宛儿看了,不由得咭咭的笑了出来,心中却甜甜的。宛儿从来都没想到,自己的美丽,竟有这般魔力,虽然自己身为男子,却能驱使世上别的男子为自己做牛做马。

宛儿上了床,心中暗暗思谅,心想这赵六既呆又傻,但却是真心的爱我,明儿个,说不定让他亲亲别的地方,想着想着,心中甜甜的睡去了。

到了下个城镇,进了旅店,吃了晚膳,两人仍以兄妹入住一房。

进了客房,小二哥打了热水,赵六才把房门一关,宛儿把云髻一除,如云秀发披肩,又把丝履一脱,向床上一躺,娇媚的说:“喔……!今天可累死了……!好小六哥啊……!我不想动了,来嘛……!来帮我宽衣搽身吧……!”

这两天下来,赵六已被绝色娇媚的宛儿迷得神魂颠倒了。听到宛儿骚媚入骨的圣旨,心中不由大喜。打了盘热水,大步走到床边,抖着一双手,帮宛儿宽衣解带。

宛儿那外衫一除,宛儿反手一勾一拉的,那小肚兜和亵裤,就滴溜溜的,从宛儿那滑不留手的雪肌玉肤上滑了下来。好个绝色宛儿,走了一天的路,那一身白嫩的冰肌玉骨,仍是清凉无汗,那少女肉香,反而更香更醇了。

宛儿那一身如粉妆玉琢的曼妙体态,登时一丝不挂的,展露在赵六那饥渴的眼下,赵六那尺长的大鸡巴,马上又一柱顶天,把裤子顶得老高。赵六看着活色生香,一丝不挂的宛儿,如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床上,一支皓白玉臂撑着香腮,另一支如玉藕似的玉臂半举着,娇慵的拨弄着秀美的长发,性感无比。

只见妩媚妖娆的宛儿、弯弯的柳眉、水汪汪的大眼、性感的樱桃小口,樱唇娇艳,丰润俏丽;香腮柔美,玉颈微曲;皓月般的香肩纤瘦圆润,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娇软;葱白修长的纤纤十指柔若无骨。

宛儿那玲珑浮凸的酥胸上,两座微隆半圆的白玉处女峰,浅粉色圆秀小巧的乳晕,如红豆般的两点鲜嫩羞涩,娇嫩欲滴挺尖的乳蒂,更是如同雪岭红梅。纤细的柳腰,仅堪一握,小腹平滑细腻,一点玉脐,镶在平滑光洁的小腹之中。

丰腴浑圆雪白的玉臀,象牙雕就般的玉洁双腿:温软细腻、白皙修长,晶莹剔透的大腿、白璧无瑕的小腿、赤着白嫩娇小的莲足,那双完美的玉足,纤尘不染,玉洁无暇。盈盈一握,令人爱不释手。

宛儿赤裸的娇躯,曲线玲珑,凹凸分明,雪骨冰肌,玉肤凝脂,肌肤白嫩似雪。晶莹透亮,光滑圆润,彷佛吹弹得破!

宛儿那一双修长丰腴,雪白粉嫩的玉腿,娇生生的并着,那令人遐想的神秘三角地带,寸草皆无,一片光洁嫩白,半隐的小玉蒂,娇香可溢,粉嫩清幽。香臀浑圆,玉沟半掩,更显妩媚艳丽!混身散发着处子幽香,实在绝世美丽,性感迷人己极了。

这那会是个美少男!从头到脚,除了那粉嫩的小玉蒂,完全是个美若天仙,倾国倾城的绝世尤物!

“臭小六…!嘻…!又看呆了呀…?傻瓜…!昨夜不是全看过了吗…?快帮我搽身呀…!”宛儿娇嗔的呼道。

赵六顶着个大鸡巴,紧张得满脸的汗,拿着毛巾,抖着手,唯恐弄破一件最珍贵的宝贝似的,由宛儿白玉般的额头开始,轻轻的擦拭。

赵六擦拭着宛儿一双深如秋水、美若星辰,不笑带媚的大眼边,白玉似的粉颊,到高挑的鼻子,性感鲜红的嘴唇,圆滑的下颌,再向下到一抹乍粉颈。

宛儿盈盈带笑,撩拨着秀发,享受着赵六的服侍。

赵六抖着手,喘着气,紧张的用毛巾轻触宛儿那一双微隆的小玉桃,娇滴滴、水灵灵的雪乳,一触手,只觉在微微的颤抖着。光滑细嫩白莹莹的玉女峰,线条柔和,那乳尖顶上小巧浑圆的粉红两点,在赵六毛巾的碰触下,尖尖的小樱桃微微的向上翘起。

赵六擦到宛儿那盈盈一握的小细腰,及镶嵌在平滑的小腹上可爱的玉脐,再沿着完美的弧线,向下延伸,到那嫩白丰挺的臀部。再往下到那令赵六神魂颠倒,喷血不止,羞答答的躲在雪白臀沟中,若隐若现,美丽芳香,洁净粉嫩的迷人小菊花。

赵六再往下,擦拭着宛儿的雪滑玉净一丝皆无的股沟,再向前到了雪白粉嫩三角地带,那白净的皮肤,像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足以使人心蕩魂飞。而宛儿那娇粉嫩玉的小玉蒂,在赵六的碰触下,已长成一支小小嫩白的玉芽。

赵六擦拭着宛儿那双圆润匀称修长白嫩的玉腿,再沿着那一截如粉藕似白嫩的小腿,再到宛儿那一对洁、秀美、柔软、白嫩的纤纤玉足。

赵六擦拭完毕,己是全身大汗,那支大鸡巴,更像支长枪,直挺在裤前。

赵六过了这两天,又亲吻过宛儿的小嫩脚,也吃过宛儿的香粪,喝过宛儿的香尿尿,更吮舔过宛儿的小菊花,知道宛儿喜欢自己的服侍,于是大胆的问道:“小姐…,唔…小的可否…再亲吻一下…小姐的玉足…和…香股?”

宛儿虽是娇惯任性,但确是个纯洁无邪的少年童子,这两天逗弄赵六,吻脚吃屎喝尿,本是一番童心,想自已与他一般,皆是男子,谅他不会真做。

谁知这忠心憝厚的赵六,竟对穿了女装,明知是男子的自己,爱的如醉如癡。不但吻脚吃屎喝尿,如饮甘泉,一切照办,更是被自己的美色,迷得神魂颠倒。看在宛儿眼中,衷心的感动。那芳心竟渐渐溶化,只恨自己不是真正女子,可以和赵六真正消魂。

于是宛儿娇媚的柔声道:“小六哥~~良夜方长,别急嘛…!去…先去把那一身臭汗擦干净……才準你碰我…”

说完后,宛儿那勾魂的大眼,媚笑的对着赵六那直翘的大阳具,深深的瞄了一眼。

赵六听令不由大喜,心中一阵狂跳,实时到屋角背着宛儿宽衣,露出一身健壮如牛的肌肉,用刚擦过宛儿玉体的,带着宛儿少女芳香的香露水,三两把就擦洗完毕。

原来这赵六,正值年轻体壮,性欲特旺之青少年期。虽曾随同府中年长仆从,去过几次青楼嫖妓,但由于赵六的阳具粗长无比,一般女子之阴户,无法容下。每令青楼女子阴部爆裂,血流飘杵,痛楚无比,数天不得接客。几次下来,无人再愿接留赵六。

而在中国古代,由于重文轻武,年少男子手无缚鸡之力,文弱如女子者,比比皆是。而年少轻柔,肌肤白嫩,面容姣好者,多被官宦巨贾收为男宠,于此男男之风极甚。

赵六旺盛之欲火,在青楼女子身上不得发泄,常以自渎解决。后时与赵府中,那些年少俊俏白净小厮们,试做些龙阳之戏,发现后庭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