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好看(中)

12.16 02:53

由于上回在宿舍顶楼烤肉时分明攻佔三垒,却连她穿那种内衣都搞不清楚

所以这回在开始写程式之前就发下毒誓,一定要趁机把上回没看完的东西看到,

就算会长针眼也在所不惜。

  等我确定Lesbi人走出去,已经不在这楼建筑物裡之后,就一个箭步,直扑她

衣柜而去。果不出所料,不论女生长什麽形状,贴身衣物几乎都放在抽屉裡。打

开抽屉,一粒粒小裤裤整齐的排在裡面,原来她把小裤裤都摺成球状放着。可惜

我没把握把小裤裤折成球状,只好钉着它们乾瞪眼,不敢偷打开来看。

  她偏好素色的内衣,裤子和胸罩都是黄色的居多。拿起一件胸罩一看,34

C,尺寸颇有看头,难怪一手无法掌握。

  至于衣服方面,很多件牛仔裤,甚至西装、西裤都有,就是裙子类的衣物不

多。想一想她的造形,短髮俏丽,似乎中性或男装看起来更帅气吧!

  衣柜的上半部,有两扇门,看起来像是放枕头棉被的地方。拉开来看一下,

果不出所料。原本有点失望,偷看了半天,竟然有种「不过如此」的感觉。正要

把柜子门带上的时候,不经意的瞄到角落有个牛皮纸袋。

  反正看都看了,不晓得纸袋裡有什麽秘密?于是我很仔细的看好那袋子是放

什麽样子与位置,免得偷拿出来会放不回去,然后深吸一口气,把它拿了出来。

  打开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裡面放了一些A片常见的小道具。其中一个是

长的男生小弟弟的棒子,另一个则是椭圆形的小跳蛋。原来她竟然会使用这种东

西,着实让我吓了一跳,也开始幻想她用这些东西的样子,让我不禁脸红心跳。

  突然电话声响了,吓了我一大跳。做贼做到一半,那电话几乎把我吓死掉。

好险心脏颇为强壮,否则可能真的会当场毙命。

  看一下手錶,她出去了也快半小时了,忙着把东西收好,以免她回来时被活

逮。

  电话好像响的无穷无尽,我又不敢接,怕到时发生什麽误会,被人用刀架着

拿王水洗脸。整理一下溷乱的思索,点起一根烟。想一想总不能让她白请我吃中

饭吧,于是乖乖的开始写起程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Lesbi一直都没回来,肚子饿得肚皮都贴到背后了。我

除了瞎写程式瞎抽烟之外,实在很想冲出去找便利商店找点食物。但是我又没她

的钥匙,怕出了门就被关在外面,莫名奇妙的被饿了一个下午,难道这就是偷看

她内衣遭到的天遣?

  终于撑到傍晚,才见到她怡怡然的回到家,手上还拎个便当与半打啤酒。

  「真不好意思,中午出去买东西还会碰到熟人,所以临时走不开身,你吃了

没呀?」

  『当然是……没吃!』老实说,饿到眼冒金星,有点小生气。

  「唉哟,别生气嘛,小心气出皱纹会变丑耶……到时候,追不到美眉就糟糕

囉……」

  『可恶,追不到美眉就要你以身相许……』

  「强~~姦~~呐~~」她笑眯眯的喊着,哪有被人强了的样子。

  『我就强给你看,强给你看……』跑上前去搔她痒。

  「好了啦,快吃饭去。」

  『拿来拿来,饿扁掉了说。』

  把便当打开,早已经凉掉,米粒硬梆梆的结成一块一块,排骨上的猪肉也因

为冷却掉而结成油块,实在难以下咽,我皱着眉啃着。

  「好嘛,都是人家不好嘛,帮你秀身来……你看,有冰凉的啤酒唷……」她

欠个身,亲了我脑袋一下。

  就在她弯腰的时候,我又瞄到她的领口裡去:『哇咧,你不穿胸罩就往外跑

呀!』

  「咚」的一声,脑袋被她狠狠的槌了一下,不晓得有没长包包。

  随便扒了两口饭,实在吃不下,匆匆打包。不小心看到她脖子上,竟然多了

两粒草莓印。雪白的脖子,衬得一抹殷红如血。

  『可恶的丫头,你跑去亲热了吼??见色忘友吼??』

  「有吗?有吗?今天天气很好耶……」她装着一脸无辜,眼睛眨巴眨巴的看

着我。

  我才发现,原来她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了的样子。

  『怎麽啦?谁欺负你啦?眼睛红红的说……』

  「没啦……天气很好呢!」

  『真的唷?』

  「真的……」

  『来,那咱们碰个响儿。』我拿起啤酒和她碰了一下瓶子。

  酒过三巡,她胆子大了些,也敢和我说发生了什麽事情。她其实是很爱她女

友的,但这种事情在社会上又不大能被接受。她实在和想和她女友长长久久的,

又怕最后不能在一起。在另一方面来说,她女友实在很漂亮,在同志圈裡亦是十

分抢手。

  『我觉得很奇怪耶,她为什麽只爱女生不爱男人呢?』

  「她觉得男人们配不上她。你们男人都只懂用下半身思考,和动物没什麽两

样。」

  『不会吧?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呀!』

  「不会吗?」她冷笑着,一脸不屑。

  『真的不会呀。』

  「那上回烤肉呢?你还不是一样不乖。」

  『这……但我又没和你上床说。』我兀自辩解着。

  「噢?狡赖唷……」她突然把上衣一掀,34C的诱惑怦然跃入眼帘,我身

上某地方也应声而起,立即对她的挑衅做出了回应。

  『很漂亮嘛,那又怎样?』

  「你不会想找我做爱吗?」

  『不会呀……』

  「真的吗?你站起来一下。」

  我站起身来,「你看吧,你说谎了吧?」她指着我的裤裆,像个小山丘似的

凸起着。

  『噢?照你的说法,那上回烤肉那次,你还不是想和我做爱囉?』

  「才没呢!凭什麽这样说?」

  『你上回不是也湿得乱七八糟的。』

  「那不一样哇,被你害的才会湿掉,我不是说不让你进门了咩?」

  『若是男人的小弟弟站起来就代表想做爱,那你们女生裤子湿掉也是想做爱

囉?』

  「那不一样!」

  『怎不一样法?』

  「你们可以一见到漂亮女生就想上,我们可不会这样子,我们要有爱情才愿

意。」

  『男生看到漂亮女生就有反应,你们看着少女A书照样裤子湿掉,就比较高

级了是不?』

  「没错!」

  『唷,那照你的说法,上次我可没和你做爱,倒是你玩得还比我开心呢!』

  「上次要不是我不让你进来,你早就上了我吧!」

  『对,我是很想进去,在那种情况之下还没进去,就是因为没在用下半身思

考。』

  「噢,你是怕我叫强姦,才不是在用上半身思考呢!」

  『帮个忙儿,我要是真照下半身思考,你上回说要帮我解决就不会拒绝你了

啦,笨!』

  「说的也是,你好像真的和那些臭男生不大一样。」

  『每个人都不一样啦……』

  「也对。」

  两人斗嘴了半天,又该写程式了,我伸了伸懒腰:『好啦,我写程式先,你

把A书看完和我说结局好了。』

  「嗯。」

  于是我又坐回电脑前面,很专心的写着程式。不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人走到

身后。

  「看你很辛苦耶,我帮你抓抓龙好不?」

  『好哇,好哇。』难得她这麽善解人意。

  不过,在人疲倦的时候抓龙,实在是一件坏主意,让她抓了两圈,眼皮子就

很不争气,一直想睡。

  「爱睏了吼?」

  『你抓得太舒服了嘛,太舒服了就会想睡搞搞说。』

  「那要不要先眯一下呢?你今天也累了呢。」

  不待我说,她就忙着把床舖清一清,要我睡她床上。

  『这样不好吧?我睡地板好囉。』

  「来即是客,怎能睡地板呢?」

  两人推拉了半天,我自认皮粗肉厚,在地板上沉沉睡去。夜半梦回之时,似

见她细心的帮我盖着毯子。

  等我睡醒时,她早就不见了。书桌上放着一份早餐,然后留了张纸条,说她

上课去了,旁边有罐薑母茶,要我乖乖喝掉,以免睡地板会着凉。

  由于我还有论文研讨课要上,匆匆吃完,到校上课之后,再见着她已经到傍

晚了。

  她趴在桌上,一直在哭。

  『怎啦怎啦?谁欺负你啦?』

  「没事,心情差罢了。」

  千错万错,都是我老妈的错,把我生到狮子座。狮子座的男人,最怕看到女

人哭了。我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呃,我买蛋糕给你吃好不好?』

  「不要!」

  『那,我买金莎给你好不好?』

  「不要!」

  『那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你唱哇,不好听你就被我丢下去。」

  『哥哥爸爸真劲啊,名誉到我家啊~~』我五音不全的唱着,末了还会抖个

音。

  「死相!」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呐,都那麽大了还哭哭,小心会长皱纹唷,然后哭多了还会变胖唷。』

  「人家天生丽质,才不会呢,你放心吧!」

  『不会吗?那可不一定!你看,有鱼尾纹了唷……』

  「真的吗??真的吗??」她忙着找镜子。

  就这样子又过了一个星期,终于把她的程式写好。而且几乎天天都会一起往

外跑,湖畔海边,都处都充满了我们的足迹。我也只有牵牵她的手,不敢造次。

  她是个很细心体贴的女生,虽然像大姐姐一样会照顾人,却又有点爱哭,真

是让人又怜又爱。

              〈11〉

  为了庆祝写好程式,Lesbi提议咱们一起出去吃大餐。我天生就贪吃,当然是

举双手双脚赞成。

  在我再三的哀求之下,她换上唯一一条短裙,踩着马靴,打扮的美美的和我

一起出门。这是有原因的,我这人很爱面子,牵着漂漂的美眉出门,走起路来都

觉得有风。

  两个贪吃鬼商量了半天,最后到中信饭店吃欧式自助餐。那儿情调气氛都不

错,也不很贵。牵着她进去的时候,连带位子的服务生小弟,都忍不住对Lesbi多

看了两眼。他那羡慕的眼神,让我乐不可支。

  吃完之后才九点出头,两人杀去Pub打算狂欢一场。我对这些场所不很熟,

还是靠她带路,才能在小巷子裡找着地方。

  那个Pub不但有舞池,也有乐团在唱歌,现场的播音员又会带气氛,人声鼎

沸……花了好大工夫,才在舞池边找着位子坐下来。

  喝了两瓶啤酒之后,在强力的音乐助兴之下,两人愈来愈开心,索兴跑到舞

池裡跳起舞来。

  不晓得是不是有人在吃禁药,场子裡竟有一对男女大跳那种撩人的三贴舞。

只见那男生不时把手伸到那女的短裙裡,然后还会做一些类似做爱的动作,虽然

没脱衣服,暧昧的性暗示让现场火辣极了。

  Lesbi一面张望着那对男女,一面随着节拍拍着手,一面扭动着身体跳着凌乱

的舞步。我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像,不免有些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就会口乾舌燥,我拿起冰啤酒勐灌。Lesbi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乾脆

拿着啤酒,到场子裡看那对男女大跳豔舞。我怕一面喝酒一面跳,会容易醉,所

以只敢待在坐位上。她真的是漂亮,在一群男女中,就是那麽醒目。

  没多久她就脚步不稳,大概喝太多了,我忙着把她拉回座位,『别再喝啦,

你会醉的。』我贴在她耳朵边说着。

  「难得一次嘛……」她摇摇头,还是拼命喝。

  『你待会儿还要开车,别喝了啦……』想到会被酒醉的人载着就头皮发麻。

  「那就你开了唷……」

  『我没驾照耶。』

  「放心放心,车子很容易开的啦。」

  『被条伯伯抓了怎麽办哇?听说要罚一万二耶。』

  「被抓了就我出钱囉!」她面不改色的说着。

  『唉,真是富家小姐。』我心裡暗想着。

  她终于喝到撑不住,示意我扶她回去。她把车钥匙拿给我,才开了车门她就

撑不住了,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这种场面见多了,凭着以前的职业本能,我赶紧在她车上找着面纸,拿给她

擦嘴。

  『你呐,真是不乖,要你别喝还喝那麽多。』我一面说一面帮她拍拍背。

  「对不起……让我吐一下就好了……」

  觉得呕吐的味道不好闻,我找了半天车后座,把剩下的半瓶矿泉水递给她,

让她可以漱口。

  「下回我不会喝那麽多,真是麻烦你了说。」

  『没事的,不打紧儿。』见着她裙子边还沾到一些髒东西,随手拿起面纸帮

她擦一下。

  等她吐了一个段落,扶着她回到车上。然后我只好硬着头皮,想法子把车开

回去。幸好家裡有车,以前还曾开过,否则突然弄台车要我开,铁定会开到人行

道上……也许真的是驾驶技术太差,开没几步她突然打开车窗,又往外面吐了一

地。我只好再把车停到路边,拿着面纸和矿泉水去帮她。

  「我真的不行了,你帮忙找一家最近的旅馆让我躺一下好不好?」

  『嗯……』

  于是我在路边四面张望,终于看到五百公尺外有汽车旅馆的招牌。笨手笨脚

的把车开过去,那收费的小姐还眼带暧昧的看着我,好像坐旁边的美眉是被我灌

醉才来的一样。

  扶着她进了房间,她二话不说的又跑去马桶边,跪在地上向裡面吐。我什麽

也不能做,只好在她旁边拿卫生纸。

  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以前酒客喝醉的时候,咱们当少爷的常跑去买解酒益,

还蛮有用的。

  『我出去一下,你等我唷!』我把面纸放她旁边,然后急忙跑去去找了家便

利商店,买了一罐回来。天呐,竟然要一百块大洋,真是没天良。

  回到房间时,她已躺在床上,看的出来并不是很舒服。

  『来,喝一罐解酒益,蛮有用的唷!』我帮她打开瓶盖。

  「谢谢你……实在很难过说……」她很乖的把它都喝掉。

  『我晓得,乖,你躺一下。』然后我跑去浴室,用热水泡了一条毛巾,帮她

擦擦脸,敷个头。

  「你对我真好。」

  『还好啦,你平常也蛮会照顾人的哇。』我笑着吻了她头额一下。

  这时我才有空看看那房间,到底长成什麽样子。他们房间的设计是採用欧式

风格,尤其那张床,四个角都有柱子。欧式的大床有个顶盖,沿着顶盖挂着长长

的缦帐,缦帐的四个角被丝带绑在柱子上。

  我很好奇的把缦帐放下,床的四面被薄纱封闭了起来,两人围绕在一个美丽

的小空间裡。四周昏黄的灯光,透着缦帐穿了过来,照在她红扑扑的脸上,煞是

迷人。她皱着眉,似乎还是很不舒服。

  『怎啦,哪儿不舒服呢?』

  「头痛痛……想吐吐……」

  标准的喝醉酒反应,幸好她不会发酒疯。

  她转过身来,背对着我:「帮我把胸罩解掉,好难过。」

  『这……』我是很想帮这个忙,又怕她第二天酒醒了不认帐,说我侵犯她,

这样丢脸就丢大了。

  话说回来,挨骂也是第二天的事儿。我拉开她衬衫的拉鍊,帮她把胸罩的扣

子解掉,亲了她雪白的背部一下,再把拉鍊拉回去,『你休息一下吧。』帮她把

被子盖起来,自己则捲在棉被外面,不久竟也沉沉睡去。

  大概才睡两个小时,突然觉得有人帮我盖被子,把我由睡梦中惊醒。

  「啊,真对不起,吵醒你了。」她一脸歉意的说着。

  『无妨,你怎不多睡会儿?』

  「酒醒了,觉得黏黏的,想洗个澡。」

  『噢,洗一下也好,会舒服些。你身体好些没?』

  「好多了,今天真是谢谢你唷。」

  『哪儿的话呀。』

  「你怎不睡到被子裡来呢?」

  『唉哟,我怕我不乖,到时安碌之爪老往你身上摸,你会睡不着的。』

  「呵,小笨蛋!」她似笑非笑的打了我小脑袋一下。

  『你要不要泡个澡哇?会更舒服唷?』

  「但外面旅馆的浴缸怕不乾淨耶。」

  『我去清一下,你等着。』

  「不必了吧……」

  『放着按摩浴缸不用,太浪费钱了说。』

  我跑到浴室裡,拿着香皂很费力的洗好了浴缸,然后调整水温,想帮她放个

水,好好泡一下。

  『你先洗吧,我在外面等着就好囉。』我回到床边叫她去泡个水儿。

  「谢谢……真谢谢你……」她突然亲了我脸一下,灯光衬得她明豔动人。

  她走进浴室,关上门,任凭水声浠浠。

  「Sam……」浴室的门突然打开,她探出头来。

  『怎啦?』

  「要不要……」

  『要什麽东?』

  「要不要一起洗?」她怯生生的说着,只露了一个脑袋在门外,身体用门挡

着,不晓得衣服还在不在。

  『你不会后悔?』

  「我相信你是好人。」

  在浴室门推开的一刹那,蓦然出现她雪白无瑕的身体,着实让我有点震惊,

脚步似万斤重般让我动弹不得。不知是怎回事,脸颊若火般烫。

  她走上前来,解开我的上衣。

  『你好美……』我不禁看得呆了。

  「呵……小色鬼!」

               〈12〉

  浴室有免洗浴帽,我帮她戴上去,手指滑过她的秀髮,她的耳朵,停在她的

肩上,她愣愣的看着我。

  『怎啦……怎啦……小色鬼可没欺负你唷……』

  「你是第一个对我那麽好的男人呢!」

  『是吗?』我笑了笑,两手圈在她腰上。

  「你看我们像不像情侣呀?」她笑语嫣然,把头靠在我胸前。

  『你说呢?来,泡到水裡,别着凉囉。』

  我先倒了旅馆送的温泉粉到水裡,然后两人一起泡到澡缸。要她转了个身背

对着我,抹了一点沐浴乳,帮她抓抓背。

  「你对女生都那麽好吗?」

  『没呀……别这样子说嘛……我只是顺着感觉罢了……』

  「什麽感觉?」

  『很难形容,只是一种想让你开心一点的感觉。』

  「那麽简单?」

  『嗯……也许,我只是喜欢你吧……』我红着脸,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巧言令色!」她假装生气,模样可爱极了。

  我不禁搂着她的腰,亲了她脸颊一下。她却侧了身,像隻小猫般的躲在我怀

裡,两隻手搭在我肩上。

  「你喜欢我吗?」她斜着眼看我,水汪汪的勾人魂魄。

  『喜欢!』

  「你真的喜欢我吗?」

  『真的喜欢!』

  「你有多喜欢我?」

  我吻上她的唇,不让她再问下去……戴着的眼镜,被她一把扯掉。

  我爱她吗?我不确定;我喜欢她吗?我也不确定。在那激情交织的时刻,脑

中一片空白。

  不晓得吻了多久,她已跨坐在我身上,勾着我的脖子,傻呼呼的望着我,小

小的脑袋裡不知想些什麽。浴室裡热气撩人,薰得她两颊红扑扑的,明豔不可方

物。

  「偷偷和你说,我也有点喜欢你唷!」

  『嗯,我也是耶。』听她这样说,心神为之一震。

  「所以唷……」

  『所以什麽?』

  「所以你要认命……」她把嘴靠在我脖子上,硬生生的留下一粒草莓印。

  『可恶,竟然偷种草莓。』

  「对呀,留下记号,免得其它美眉看不到!」

  『又不是小狗狗,还要撒泡尿做记号。』我嘟着嘴,假装生气。

  「贫嘴!」她手指做个剪刀状,往我嘟起来的嘴唇剪下去。

  一个重心不稳,她倒在我身上,正好让我埋在她胸前。原本一直保持君子风

度,不敢伸手乱摸,这回她自己送上门来,就怨不得我啦。

  「你好坏……」

  『嗯。』我自顾着用舌头在她双峰上画着圈圈,一面用手在她背后轻轻的抚

摸着……

  随着亲吻的时间愈久,她情绪愈加兴奋,两手抱着我的头。两人最私密的地

方,不时有着轻微的接触,撩起阵阵暇想。我趁机用两手扶住她的臀,在她忘我

的时候,挺起下半身,让自己的身体没入她的温柔乡……灼灼热浪,由下半身涌

来,让我淹没在她的激情裡,一点一滴,淹没到心底。

  「啊……你怎麽可以……」她急忙着想起身,却被我抱住,动弹不得,「我

以为你不会的……」两行眼睙夺眶而出。

  『对不起……Elseyouwontloveme。』(否则你不会爱上我。)一时间我

慌了手脚,用英文和她说明我的心意。我真的很好面子,有些话用中文会说不出

口。

  「Lovem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