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打工淫传2

12.16 02:52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店裡只有琦文一个。智伶的男朋友连休,所以智伶八点就跑去约会了;而到九点的时候,甄贞因为有些感冒发烧而先回去了,甄贞想说反正再一个小时就打烊了,而今天生意又特别清澹,再加上琦文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所以放心让琦文自己留,不过甄贞走的时候还是要琦文多小心
琦文自己坐在柜檯看书,面前是空无一人的店面,今天真的是閒的发慌。
「生意怎麽这麽差呢?」琦文苦笑一下,低头继续看书了。再两星期就要期中考,要多拚一下。
这时,玻璃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马上在最接近门的位子坐了下来。他穿着有些皱折的衬衫,领带早已拿了下来,手上拿着西装外套和公事包,琦文看她步履蹒跚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星期六还被强迫去加班的上班族了。
「欢迎光临,这是您的菜单。」琦文拿着菜单走到男子旁,男子听到琦文的声音就抬头看了看,突然男子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之前的神情。琦文虽然觉得奇怪,但基于礼貌,她也不好意思问他。
「嗯...我要海鲜焗烤麵,饮料要冰红茶。」男子礼貌地说出他要点的餐点,但是琦文并没听出男子声音中还带点颤抖。
「好的,请稍等。」琦文写好帐单,拿走菜单,当她转身往厨房走去时,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异样的眼神,但琦文也不多想,赶紧到厨房去张罗了。
「叽...叽...」
「咦?铁门声?」正当琦文要拿给客人的冰水出去时,外面的铁捲门声传了进来,琦文冲了出去,发现到男子竟然把店门口的电动铁捲门拉了下来!琦文不知道他是怎麽知道铁捲门的开关在哪裡的,但现在必须阻止这个男人。
「先生,您在做什麽?」琦文上前拉住男人的手,想不到男人反过身来一把抱住琦文,嘴巴凑到琦文耳边轻轻说着:「小姐,怎麽不坐公车了?」琦文一听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这个男人竟是几个星期前在公车上骚扰她的人!
「碰!」铁捲门碰到地面的声音让琦文恢复神智。
「为...为什麽你会在这裡?」琦文不敢相信的问。
「我到这裡找客户,顺便过来吃饭,没想到竟然碰上妳,我也很惊讶!」男人笑着说,彷彿琦文是他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叫了!」琦文挣扎着,但男人的臂力超过他的想像。
「妳能叫就叫吧!不过也要妳有力气...」男人说完,马上吻上琦文的小嘴。
「嗯...嗯...」琦文拚命地想挣脱,但是丧失先机的她只能任男人摆佈。男人的舌头灵活的扳开琦文的牙齿,随即鑽了进去,琦文想把舌头摆脱他的纠缠,但还是被男人缠上了,最后琦文竟不自禁地和他深吻了起来,想把男人推开的手也渐渐变成抱住男人。
男人继续吻着琦文,手却开始不规矩了起来。他把琦文的围裙扯掉,米色休閒裤和小内裤也被半拉半扯地脱到膝盖,琦文当然知道反抗,但身体被紧紧抱住,让她没有办法阻止或减慢男人的攻势。男人的手抓住琦文挺翘的臀部搓揉着,接着又以飞快的速度摸向琦文的小穴,这时男人的嘴离开琦文的小嘴。
「小姐,妳还是很快就湿了...」男人的手指轻轻抚着琦文穴口的嫩肉,琦文的脸已经羞的通红一片。
「求求你...不要这样...放开我...」琦文忍着下体的快感,希望男人能放过她。但是男人怎麽会放过琦文这一个大美女,他的手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琦文的小穴,反而伸直食指,慢慢地插进琦文的小穴裡。
「啊啊...」琦文挺直身子叫了起来,那天在公车上的情节再度上演,只是这回是在琦文打工的店。
「小姐的穴很紧呢,又暖又湿的...」男人在琦文的耳边继续说着,手指开始抽动起来,一阵阵的淫水声传进琦文的耳朵,让琦文的慾念更高涨。
「不要...不要这样...啊啊...会...会...」琦文喘着气,手无力地推着男人。
「会怎样啊?」
「不...不乾淨...」
「原来妳会怕呀?那就跳过这个阶段好了...」
「不要...」琦文当然知道是什麽意思,她口头抗拒着,但并没有任何效用。男人一把把琦文转了过去,双手一压,琦文的上身就趴在桌子上,但是琦文的腿比桌子高,所以裸露的臀部就以很淫荡的姿势翘着。男人在后面看了淫心大发,两三下脱下自己的西装裤和四角内裤,露出一根大鸡巴,手扶住琦文的屁股,下身一挺,鸡巴就「噗哧」一声插进琦文的小穴裡了。
「哇啊...」琦文仰头尖叫一声,巨大的鸡巴顶开琦文小穴的嫩肉,要命的快感直冲琦文脑门,琦文怨恨自己为什麽那麽容易就让这个男人干上了,但男人龟头在自己小穴裡挺进的酥麻已将仅存的一点理智完全淹没。
「真的好紧呀...小姐,干妳的穴真的很爽,妳自己也很爽吧?」男人将鸡巴完全插进琦文的小穴,龟头重重地顶在琦文花心上。男人将琦文的紧身T恤往上一拉,胸罩也被粗暴地扯下来,男人双手从琦文腋下往前一摸,琦文的一对奶子就被男人魔掌完全抓住,男人挑逗着琦文变硬的粉红色乳尖,手掌搓弄着柔软的乳房,下面也开始挺动起来,「扑哧扑哧」和「啪啪」声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啊...好舒服...很爽...别那麽大力...好爽...干的我很爽...」琦文就是这样,刚刚还在反抗的,但小穴被插进去后就爽的胡言乱语。琦文小穴的淫水被干的直流,穴口的嫩肉也被插的发红,随着鸡八的抽插一进一出的。
「没想到妳那麽淫荡,随随便便就这样给男人干,真想把妳带到街上干给其他人看!」男人似乎很喜欢在言语上凌辱琦文,鸡巴又更硬了些,干的琦文淫声大作。
「啊...是...是你太坏...人家还在上班...就把人...把人家干了...到时候...店长回来了...我就完了...啊...好舒服...快干死我了...」琦文嘴上这麽讲,腰却不住地往后挺。
「妳店长回来了正好,让我也干了她吧!」男人听了更爽,下面「啪啪」地狂插琦文,琦文当然又是一阵胡言乱语。
「真的好爽,下次妳什麽时候自己上班?我要再来光顾一次...」
「我才...才不让你光顾...好爽...妳这个大...大色狼...在公车上...摸了我...还...还想到店裡...干我...啊...我完了...你干死我了...啊...」琦文被男人又摸又插的,才没多久,琦文就抓住桌沿身体一挺,小穴裡一股热流冲了出来,高潮了。
男人也被夹的受不了,但他还不想那麽快结束,他把鸡巴抽了出来,拉来一把椅子坐着,把瘫在桌上的琦文拉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鸡巴,说:「妳自己来吧!」
琦文没这样做过,但她还是听话地张开双腿,一手扶着男人的肩膀,一手握着男人粗壮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粗壮的鸡巴再一次地挺进琦文的身体。
「妳要自己动喔!」男人淫笑着,琦文只好自己前后挺着腰身,大鸡巴在小穴裡慢慢抽动着,弄得琦文又呻吟了起来。男人握住琦文的纤腰,轻轻地帮琦文推动。琦文的奶子在男人脸上晃着,男人看着在他眼前的一对美乳,张开嘴就把琦文一边的乳尖含住,像个小婴儿似地吸吮起来。琦文被这样挑逗着,美的什麽都忘了,她抱住男人的头,死命地往自己胸部压,男人也很配合地吸的更大力。
「啊...你吸的好棒...好爽...你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干死我了...啊...好爽...」琦文又被干的淫声大起,她已经被干到忘记自己是在什麽地方了。
「妳真的好淫,身材好穴又好干,应该出去给人干!」
「给人干...啊...小穴会被干坏...爽死了...干破我吧...」
「要不要我叫我同事来干妳?妳这麽淫一定要好好喂饱妳,叫他们把精液射进妳肚子哩,把妳干成大肚子!」
「不要...我还没结婚...被干大肚子就...就不知道谁是爸爸...啊...干坏我吧...好爽...」
「那就帮我生个小孩吧,我要把精液全射进妳的子宫!」
「射进来...你就是我的老公...老公快干我...干的我好爽...」琦文抱住男人,屁股不停的挺动,鸡巴在小穴裡进出的淫水声「唧唧」作响。男人也说不出话来,他向前一推,把琦文压倒在地上,双手搓着琦文的奶子,鸡巴「啪啪」地狂插琦文的小穴,把琦文插的淫水直喷,弄的地板一片狼籍,男人再插个二十来下,屁股紧紧压住琦文,把浓浓的精液射进琦文的子宫裡。
「好烫...烫死我了...」琦文被这麽一射,也到高潮了。
男人还不罢休,把变软的鸡巴拔出琦文的小穴,扳开琦文的嘴巴就往裡面塞,琦文「嗯嗯」地直抗议,但还是抵抗不了,只好把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鸡巴舔乾淨。
「干妳真的很爽,我从没干过这麽好干的穴,人又漂亮...下次什麽时候再出来干一次?」男人已经把琦文当成他的砲友了。
琦文白了他一眼,心中却暗自叫苦,自己又再一次抵挡不了淫慾,弄得别人把她当成性伴侣,看来这裡待不下去了。
「妳是学生吧?还是在上班了?住哪边?手机号码呢?」男人边穿衣服边问她,琦文被缠的受不了,只好告诉他,不过琦文全是说假的。
后来男人自己先离开了,他还说以后会常来,琦文倒很庆幸他没有要强送她回家。第二天,琦文向甄贞递辞呈,她告诉甄贞自己被客人骚扰了,而且那个人还盯上琦文,不过琦文当然没说自己昨晚还被他大干一番。甄贞听了以后直说可惜,但为了琦文的安全着想,也只好答应了。甄贞还问琦文那个男人的长相,以后好注意些,琦文告诉甄贞,叫她和智伶小心点,最好找个男店员,晚上也不要一个人留店,甄贞听了很是感激。
琦文虽然离开了,但她却一直忘不了这件事,令她惊讶的是自己并不是感到害怕,而是对那个男人的技巧感到怀念,比起国强和英杰,那个男人把自己干的更爽。「也许我真的很淫荡吧!」琦文心想,但她还是不让自己成为个到处挑逗男人的贱女人。
期中考后,琦文又开始找工作,她这次希望不会又在店裡被人干上了
(三)
琦文又找到新工作了。这是她这学期以来第三份工作。
九月开学以来的两个月,可以算是琦文对自己最了解的一段时间。自从前阵子在好友智伶的表姊的店裡让陌生男人干上了以后,琦文对于自己身体在性慾上的需求是愈来愈清楚了。琦文很清楚自己对于男人的挑逗是毫无招架之力,但是琦文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变成一个沉溺于性爱的女孩,虽然琦文没信心能再次抵抗男人的挑逗,但她相信自己灵魂的纯真。
自从上次的事件后,那个色狼就一直跑到甄贞(还记得吧?是智伶的表姊)的店要找琦文,后来连续几次找不到琦文后那个色狼心裡也有个底了,不过那个色狼没就此消失,反而将目标移向同样漂亮的智伶和甄贞,只是她们运气比较好,没让色狼有和她们独处的机会。最后甄贞受不了他的骚扰,毅然把店给收了。
甄贞把店给收了以后,智伶突然觉得生活空虚了起来,再加上男朋友在当兵,每天下课后就是跟琦文到处逛。期中考结束后,琦文问智伶要不要一起打工,智伶当然求之不得了,没多久,两个人就顺利地找到新工作了。
「呵呵,智伶妳应该很高兴吧?」琦文用手指戳戳智伶的脸颊。
「当然啦,我超喜欢他们店裡的产品呢,没想到可以进去...」智伶陶醉在喜悦中。
时序进入十二月,天气也冷了起来,但琦文和智伶却一点也不觉得冷。琦文她们找到的工作是在一家生活用品连锁店,这个企业是近几年才起来的,但是却发展地十分成功,他们所自行设计的生活用品广受喜爱,智伶也是爱好者其中之一。这天是她们第一天上班。
琦文骑机车载着智伶到位于内湖的这家门市,明亮洁白的店面将两旁的店家完完全全比了下去,琦文她们一进到店裡,清晰有活力的欢迎光临声就从柜檯传来,琦文一看,柜檯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美女。
「小姐您好,我们是上星期应徵进来的工读生,请问店长在吗?」琦文表明来意。
「啊?妳们是新的工读生?看来我们店长说的不错呢!」琦文她们听的匪夷所思,但是清秀美女早就跑到身后的办公室裡,没多久,就领着一个瘦高的男人出来。
「妳们来啦?还很早呢!我是这裡的店长,叫施仲凯,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店长很热情地自我介绍,琦文她们也介绍了自己。琦文和智伶是透过总公司找到这份工作的,所以对于这家店是完全没见过,据说这种应徵方式是很难得的。
「我先把店裡的同事介绍一下吧,今天正好没人排休,省的麻烦。硕强、伊馨、伊珊,新同事来了,快来!」仲凯对卖场叫着,马上就有几个人从卖场出现,他们看到琦文和智伶后都和先前的柜檯小妹有着同样的反应。
「真人比较漂亮呢!」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说。
「这下子我们店裡可说是美女云集了。」另一个男孩子说话的同时,眼睛贼熘熘地在琦文和智伶身上打转。
「你这色鬼想干嘛?我警告你,有了我妹就别想对其他女孩打主意!」最旁边的女孩子瞪了男孩一眼。
「哈哈,硕强你要信守承诺当个专情的好男人呀,不然伊珊又会把你给甩了!」仲凯哈哈笑,其他人也笑了起来,倒把琦文她们冷落在一边了。
「哎呀,我怎麽把新同事忘了呢,来,我来为妳们介绍一下。刚刚神情很凶的是伊馨,旁边是她妹妹伊珊,刚刚的柜檯小妹是小芹,那个男生是硕强。」仲凯一一介绍了店员,琦文仔细看了看,果然店裡其他女孩都是美女,不过比起女生,店裡的男生就不怎麽样,店长仲凯长的有些秀气,戴上银框眼镜更像民初的读书人,而硕强则是有些吊儿郎当,眼神一直对琦文她们不怀好意。
「我是琦文,这是我的好朋友叫智伶」琦文也介绍了自己,她发现到硕强眼神开始移向智伶,看的智伶有些焦虑,而仲凯却用一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自己,让琦文想起了之前的男朋友。
「好吧,我拿制服给妳们。伊馨,智伶就交给妳带了,琦文,妳跟着我。」琦文听了,脸上突然一红,不过没人注意到。
「请...请多多指教。」琦文发现到自己紧张了起来,像是第一次跟男朋友约会的紧张感。
「智伶妳先换上围裙,我带妳认识商品。」伊馨拉着智伶的手,就把她拉到办公室裡了。
之后的一整天,琦文和智伶都忙着认卖场的商品,智伶更乐的像个初进百货公司的小孩,东摸摸西碰碰,有时还拉着琦文说某某东西多可爱之类的话,琦文对于智伶的个性早见怪不怪,不过她对两件事颇为在一,一件事是伊珊的男朋友硕强,他常常趁伊珊在忙时跑来跟智伶说话,琦文心想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有时神经少一条的智伶;另一件事事关于店长仲凯,琦文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好,再加上他的声音有种让人放心的感觉,琦文对他的感觉不同于以往的男孩。想到这裡,琦文的脸又红了起来。
「琦文,妳在发麽呆呀?」琦文吓一跳,转头一看,是伊珊。
「没什麽...」琦文有些心虚。
「要去吃晚饭囉,等一下早班的人就要下班了。」
「好,我去拿钱包...」
「琦文,我有件是想问妳,是关于妳的朋友智伶。」琦文听了心裡就知道是什麽事了,这样也好,可以帮智伶先澄清一下。
「我想问妳,智伶是不是对硕强有意思?」伊珊说这句话时眼神有些冷漠。
「智伶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过她个性有些迟钝,我会告诉她要跟硕强保持距离的,相信我们,我们不是会抢人男朋友的人。」琦文回以一个温柔的微笑,她不想刚进来就跟同事槓上了。
「是这样就好了...」伊珊听了稍稍鬆了一口气,但心中似乎还有些担心。
「这样吧,我叫智伶来,我们一起去买晚餐,如果妳还不放心,我叫智伶当面向妳保证。」琦文坚定的说。
「不用了,我相信妳们,快叫智伶来吧,我带妳们认识一下附近的环境。」伊珊又恢复之前的开朗,琦文也笑了笑,看来误会很快就解释清楚了。
一下子,琦文她们进来已经半个月了,这段时间,琦文和智伶学了很多东西,已经可以自己收银和处理简单的商品问题,而和伊馨伊珊姊妹及小芹也成了手帕交,反倒仲凯和硕强成了弱势团体。
圣诞节前一星期,生意开始多了起来,店裡忙的不可开交。一天晚上,店裡出了一个状况。
「店长,昨天买桌子回去的张先生打电话来说他买的是瑕疵品,要求更换零件。」琦文抓着电话说。
「又是那张桌子吗?已经出了好几次问题总公司还要卖,真是...」仲凯相当不高兴,琦文也只能苦笑。
「妳跟张先生说我们这裡正好有新的零件,请他有空时过来拿。」
「我说了,他坚持是我们的错,要我们送过去给他。」琦文无奈地耸耸肩。
「什麽...」仲凯更不高兴了。仲凯不高兴是有原因的,早班的硕强和小芹已经下班,伊馨伊珊又休假,晚班剩仲凯、琦文和智伶。琦文她们虽然可以自己收银,但很多状况还是没办法处理,店裡忙到一定要两个人才行,如果叫琦文她们其中一个去,一个女孩子跑到陌生客人家总是不太安全。
「店长,我去就好了。」琦文看出仲凯的烦恼,主动向仲凯提出要求。
「可是一个女孩子很危险的,妳也不是没看过那个人,还是我去好了。」仲凯是个会为员工着想的店长,尤其是对琦文。
「今天店裡的事情很不顺,如果你又不在那一定会是一团乱,我会自己小心的。」仲凯听了还是不答应,琦文的态度也是一样坚决,两人在争执许久后仲凯还是勉强答应了。
「自己要小心,到的时候打个电话。」仲凯还是十分担心,琦文当然感受的到,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我会的,我出发囉!」
琦文骑了二十分钟的车才到张先生家,她先打电话回店裡,然后按了电铃。
「谁?」一个有些粗俗的声音传出。
「你好,我是○○○○内湖店的店员,我送零件过来。」琦文还是很有礼貌。
「啪」一声,铁门就开了。琦文爬上位于五楼的张先生家,心想东西给了就快走人。琦文到了五楼,看到张先生站在门口等她。
「张先生你好,这是桌子新的零件,若有问题再告诉我们。」琦文虽然心裡讨厌这个张先生,但表面上还是要必恭必敬的。
「妳来的正好,有一个地方我不知道怎麽组,妳来帮我看看。」张先生不等琦文回答,自己就进屋子了。琦文也只好跟着进去,不过她只把门轻轻带上,心想如果有什麽事也比较容易逃跑。琦文进到有些凌乱的客厅,一张没组好的桌子倒躺在地上。
「妳帮我看看,我一直组不好。」琦文只好跪在地上,帮张先生检查一下,这时在她身后的张先生却偷偷地把大门关上。张先生回到客厅时琦文在检查另一边的桌脚,浑圆的臀部就在张先生面前翘了起来,看的张先生口水直吞。
「张先生,你把桌脚的方向弄反囉。」琦文边看边说着,完全不知道背后的张先生已经慢慢将短裤脱了下来,露出一根粗壮的鸡巴。
「张先生,你...啊!」琦文转头要跟张先生说话时,张先生突然向前一扑,把琦文从后面压倒在地板上。
「张先生!你...你在做什麽?我要叫了!」琦文拚命地挣扎,但张先生还是牢牢压在她背上。
「妳叫吧,这层楼只有我住,我常带美眉回来干,她们叫的比妳大声都没人听到。」张先生淫笑着。
「你不怕我告你强姦?」
「妳要告就告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妳的秘密,上次我看到妳在一家餐厅的厨房裡跟两个小鬼干,早就知道妳很淫了,昨天我也很惊讶能再看到妳,当时就想干妳,现在妳送上门来我没理由不吃...」张先生笑的更爽,一隻手也开始乱摸了起来。
琦文听了几乎昏倒,没想到上次被英杰和国强干的过程都被这个人看到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时张先生的左手紧紧抱着琦文的腰,右手从琦文衣服下摆伸了进去,隔着胸罩摸上琦文的奶子。
「干,还真好摸!」
「不要...放开我...」琦文挣扎着,但张先生哪会就这样罢休,琦文感到张先生的鸡巴在她的股沟裡顶着,心想绝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想不到张先生一下子就把琦文的胸罩解开,手就在她的奶子上又搓又捏的,从乳尖而来的刺激让琦文的力量慢慢减小。
「乳头都已经硬起来了还说不要,妳自己也很想被我干吧!」张先生说完,一把把琦文翻了过来,双手把琦文的上衣和胸罩往上一掀,一对嫩白的奶子就露了出来,张先生把嘴巴凑上去,就在琦文右乳的乳尖吮了起来,右手没閒着,也跟着在左乳上搓弄。
「啊...不要...别这样...不要...停呀...」琦文抗议着,手则推着张先生的肩膀,但展现出来的动作只是轻轻放在张先生身上。
「不要停吗?那我要更努力点了。」张先生故意这样说,舌头更灵巧地挑弄着琦文的乳尖,琦文连不要都说不出来了,手反而变成抱住张先生。
「妳的奶子真好摸,又细又软,奶头也是粉红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张先生称讚琦文,但琦文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张先生抬起上身,突然用两个大手掌在琦文的胸部死命搓着,柔软的乳房被张先生柔成各种形状,琦文又是一阵娇喘,张先生也兴奋地直喘气。
「太爽了...我真好运,可以干到这麽棒的美女...」张先生爽的大叫,马上把琦文的裤头解开,连着小内裤扯到琦文的膝盖,不过却没有拖掉。被张先生弄的不上不下的琦文只管喘气,根本没力气反抗张先生进一步的侵犯。
「不脱掉是怕妳就这样跑出去,感谢我吧,不会让妳光着屁股在街上跑,这样就不怕丢脸了...」张先生说完淫笑一番,手还在琦文紧实的臀部捏上一把。琦文听了哭笑不得。
「你不要再弄我了...快放开我...啊...」琦文发出像蚊子似地反抗声,张先生当然不管,他一手继续搓弄琦文的胸部,另一手悄悄移到琦文的小穴,琦文发现时已经太慢了,只能让张先生肥胖的手指长驱直入。
「妳的穴很紧嘛,可是都湿成这样了,不干一干实在对不起自己...」张先生的手指在琦文小穴裡又抠又挖,弄的琦文大腿内侧湿淋淋的,还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不要...不行了...啊啊...我不行了...」琦文脸颊绯红,手继续做无谓的挣扎,但对张先生而言只是增加性慾的刺激而已。张先生也受不了了,他把琦文一把拉起,再让她趴在椅背上,这时琦文上半身趴在沙发椅背上,膝盖跪在沙发上,臀部则很淫荡地翘着,把张先生逗的兴奋不已。张先生捏开琦文的臀片,「噗哧」一声就把大鸡巴塞进琦文的小穴裡。
「啊啊...」琦文高叫着,心中只能怪自己太大意,现在才又会被这个男人干上了。
「干!真的好紧...有够爽...小妹妹,妳很少被人干吧?是不是很爽呀?」张先生扶着琦文的纤腰,下面快速地在琦文小穴裡挺动,屋子裡顿时充满淫水「噗唧噗唧」的声音。
「不是...不要...啊...」琦文嘴上还不肯服输,虽然心裡觉得被干的很舒服。
「还嘴硬?老子就把妳干到不行...」张先生突然用力顶着琦文,龟头重重撞在琦文的花心上。
「哇啊...不要...太大力了...会...会坏的...」
「说不说?是不是很爽?」
「我说...我说...很爽...你干的我很爽...」琦文屈服了,淫话也说了出来。
「老子的鸡巴很厉害吧?有没有比那两个小鬼强?」
「很厉害...你很厉害...啊...好舒服...好棒...爽死了...」琦文说的是实话,张先生的确把她弄的快感连连,才没多久,琦文就快到高潮了。
「啊...我完了...好舒服...啊啊...」琦文小穴一阵酥麻,阴精跟着喷在张先生的龟头上,张先生拚命忍着才没射出来。
「小妹妹,这麽快就爽出来啦?我还没干够哩!」张先生嘴上不认输,不过下面已经停了下来,他确定琦文已经不会逃掉了,所以把琦文剥个精光。
「走,我们到房间裡干。」张先生抓着琦文的腰,离开被琦文淫水弄湿的沙发,把琦文推向一个房间,但是鸡巴却不从琦文的小穴裡出来,琦文只好弯着腰,让张先生继续在后面顶着她。走没几步张先生就会从后面干个几下,琦文当然又是一阵呻吟。好不容易进到房间,张先生又把琦文推向窗边的弹簧床,下面的鸡巴再度干了起来。
「啊...又来了...太大力了...啊...会把我...把我干坏的...好舒服...好爽....」琦文扶着窗台,用狗趴的姿势让张先生从后面干她,大鸡巴把琦文的小穴口干到发红,淫水也被干成白泡。
「妳真的有够淫...我跟妳不认识都肯让我这样干了...真是小淫娃...」
「是你挑逗我...不要这样干人家...把人家当小狗...」琦文抗议着,屁股还是迎合着张先生。
「我不只要妳当小狗,还要妳露奶子给人看!」张先生说完,把琦文的双手往后一拉,琦文赤裸裸的上身就完全呈现在窗户前,对面的大楼距离不远,如果往这裡一看,就可以看到琦文的白嫩奶子。
「不要这样干人家...好丢脸...啊...」琦文羞的想把脸转过去,因为她看到有个年轻男孩出现在对面房子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