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上了处女主管

12.16 02:22

x
本帖最後由 kio6108 於 2017-6-6 01:27 编辑


当兵退伍後换了两家公司,工作一直不太如意,直到来到这家公司,待遇,福利都比之前

的两家好很多,我才稳定下来. 陈姊是我部门的主管,在公事上她精明干练,处理事情明快果决,一直都是董事长最佳的左右手

听说从公司成立她就来了,她掌舵的部门业绩蒸蒸日上.当然啦在她手底下做事压力也不小.常看见有女同事因工作上的错误

被叫到她个人的办公责备到痛哭,我也曾因工作上的错误被陈姊叫进办公室过,她只是看着我淡淡的说:{以後多小心别再犯了}

轻轻一句带过!在这家公司七个多月来,我始终看她梳个整齐的包头,戴着黑框眼镜,一袭标准的OL套装,修长匀称的美腿穿着黑丝袜,

踩着细高跟鞋,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有时我在想,在这样的公司,有这样的职位,她算是年轻了.

有一天下班时刚好下倾盆大雨,我在公司骑楼下见她望着下雨的天空,

我:{陈姊要不要我载你回家?},她看了看我:{我的车坏了在修,现在又叫不到计程车就麻烦你载我回家了.}

我从机车里拿出雨衣对陈姊说:{你穿上吧!}陈姊吃惊的看着我说:{那你呢?},我:{我没关系!又不是不能淋雨.}

我小心翼翼的将她的高跟鞋收进机车置物箱说:{就麻烦你打赤脚罗.}陈姊浅浅一笑说:{也好!好久没这样了.}

或许是陈姊的黑框眼镜已经拿掉,我发现她笑起来很漂亮,只要等红灯我都不忘帮她拉拉雨衣,希望她不要淋的太湿.

到了她住的大楼下陈姊:{上来我家,我把你的衣服哄乾了.}两房一厅一厨一卫加上典雅的装潢,看上去就觉得好舒服,

陈姊拿了一套运动服跟我说:{先穿一下我的不介意吧!}换上她的运动服後,她倒了一杯果汁给我,我们就慢慢聊起来了.

她也算是公司的股东之一,董事长是她的舅舅,研究所毕业後就跟着舅舅创立现在这家公司

之後一直忙着公司的工作,没想到一晃眼就十七八年过去了.我说:{你看起来好年轻只有三十岁左右.}陈姐嫣然一笑的说:

{谢谢你!我已经快四十岁了.},我讶异的仔细看着她的脸庞说:{真的看不出来你有四十岁}.白晰细致的脸庞完全看不出有岁月的痕迹

陈姊脸一红说:{你那麽近看着我做什麽?},说话的神态就像个害羞的小女生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没有梳包头素颜的陈姊

已经放下的大波浪卷发,白晰的肤质,精致的五官,前凸後翘的身材,这时她穿着小短裤白晰修长匀称的美腿一览无遗.看的我心猿意马

一个多小时衣服哄乾後,结束跟陈姊愉快的聊天.

从那天过後陈姊对我在工作上似乎特别的关照,工作上如果不是很大的错误,陈姊也都睁只眼闭只眼将就过去

过没几天陈姊跟我说:{明天你陪我去台中拜访客户,顺便谈案子,高速公路我不敢开.},那天拜访行程很顺利,案子也顺利的签约

陈姊高兴的挽着我的手说:{走!我请你吃饭.},我顺势牵着她的手说:{那我请你看电影.},陈姊没挣脱我牵的手,吃饭看电影的过程

陈姊就像个雀跃的小女生.从那天起我跟陈姊就像对情侣一般,只要休假我们出去约会.但也局限牵牵手这个阶段,说真的!

不是我不想上她,而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时机.过了两个多月後,跟陈姊吃饭逛街後,去看场夜场电影.当我专注在电影剧情时

陈姊幽幽的说了一句:{你不喜欢我吗?},这时我知道我说什麽都是多余的,我一手勾着她的脖子舌头就钻进她嘴里吻下去

这个热吻让我们无视他人眼光有三四分钟那麽久,陈姊侧头咬着我的耳垂轻轻的:{看完电影後到我那}.

一进陈姊家的房门我们就激情的拥吻,拥吻中我把陈姊的衣服一一退去,而我也快速的脱下我所有的衣物

在床上的陈姊害羞的闭着眼睛,紧抿双唇.白晰Q弹的乳房,红褐色的奶头,没有赘肉的小腹,阴户上一小撮的阴毛,再加上一双白晰修长

匀称的美腿,我不禁赞叹:{陈姊你的身材真好!}

我贪婪的一手搓揉她Q弹的乳房,嘴巴吸吮乳房上红褐色的奶头,一手在她雪白的大腿上轻抚游移,慢慢的挑逗抠摸阴户上的小荳荳

我慢慢的分开陈姊的双腿,两手分开阴户,小穴口红红湿润的屄肉因兴奋而蠕动,洞口下还连着一丝透明液体直到床单,我毫不犹豫的张嘴

就往陈姊的小穴洞口舔下去.陈姊身体一颤,双腿夹着我的头侧身,发出嗯....嗯....嗯...微微的呻吟声,我的舌头在陈姊湿润的小穴里钻探

红红的屄肉,舌尖轻挑吸吮阴蒂,陈姊双手轻抚着我的头微微呻吟喃喃地{嗯....嗯....好.....舒.....服....嗯....嗯.....真....的....好....舒.....服....嗯.....嗯....}

我把龟头抵住陈姊的小穴洞口要插入的时候,陈姐半睁迷离的眼神,双手轻抚我的脸说:{哈尼!轻一点我没做爱过.},我心里大吃一惊说:

{你都快四十岁了,没做爱过?},陈姊闭上眼点点头.龟头挤进小穴洞口後,龟头在陈姊湿润阴道里的缓慢推进,紧实的阴道壁肉紧紧夹实着

阳具,直到龟头顶到阴道深处子宫壁上,整只阳具没入陈姐湿润的阴道里.我吻着她:{会痛吗?},陈姐轻轻咬着我的耳垂说:{你好温柔喔!

只有一点点痛不像我朋友说的那麽痛.},也许陈姐是第一次做爱吧!阳具在她湿滑的阴道里抽插中,我只听到她矜持的轻轻发出嗯.....嗯....

嗯....嗯....嗯....的呻吟.在快速抽插下龟头强烈的酸麻,累积多时浓稠的精液一古脑全射进陈姐的处女屄的深处里.俩人休息过後起身要去

浴室盥洗,我看见陈姊的小屄洞口跟我的阳具全都是粉红色的淫液,陈姊小穴洞口下床单除了一团粉红色淫液外,还有一小团鲜红色的血渍.

也不知道睡到几点,我醒来口渴的开冰箱拿罐果汁喝,整片阳光从落地窗洒进屋内,陈姊裸身侧睡在床边

在阳光照耀下,陈姊白晰玲珑有致的朣体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那双白晰匀称修长的美腿,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阳具又硬起来了

我轻抚着陈姐白晰匀称修长的美腿,分开双腿看见那略为红肿的下体,让我想起昨晚第三次在干她的时候,我用狂风暴雨似的抽插

蹂躏她的阴道,变换不同的做爱姿势,每一次的抽插,龟头都重重的顶撞阴道最深处的子宫壁肉,抽插到後来龟头都麻掉,没什麽知觉了.

难为陈姊的处女第一次就让我前前後後干了三个多小时,陈姊大我13岁,体力恢复当然没我快,难怪她现在睡的这麽熟.

我双手慢慢分开陈姊略为红肿的下体,看着小小的小穴洞口红红湿润的屄肉,我不禁又舔下去了.下体被舔的酥麻惊醒了陈姊!

陈姊:{哈尼!你还想要是吗?},当陈姐小穴的阴道里非常的湿滑後,我将食指滑进湿滑的阴道里来回的抽插,一边用舌头吸吮阴户上的阴蒂

另一只手不断的搓揉陈姊Q弹的乳房,陈姊的臀部不自主慢慢的抬起来,我知道陈姊快高潮了,我加快了食指在阴道里抽插的动作

陈姊一手抓着枕头角,一手抓着床单喃喃地:{嗯....嗯....好....舒....服....好.....舒....服....嗯...}陈姊身体一瘫,我的手满是阴道里流出的淫水

娇喘过後裸身的陈姐从後环抱我轻咬着我的耳垂说:哈尼!我会让你搞到爽死!

我将陈姊轻轻的扳倒在床上,分开她那双白晰修长匀称的美腿,龟头一抵住小穴的洞口,我用力挺腰,整只阳具滑顺的在陈姊非常湿润

的阴道里推进,龟头直顶深处的子宫壁肉.陈姊一手抓着床单,一手抓着我的手臂,微张着迷蒙的双眼说:{喔.......顶...到...底...了!}

我的阳具在陈姊湿滑的阴道里大力的抽插,龟头在每一次的抽插都重重撞击阴道深处的子宫壁肉,我一边还用姆指不断的搓揉阴蒂

原本嗯.....嗯.....嗯......轻轻呻吟的陈姊,没多久啊....啊....啊.....好.....舒.....服.....啊......啊.....的叫床.昨晚大干陈姊三次的阳具,其实现在龟头

的敏感度大减,这次足足在陈姊湿滑的阴道里抽插有四十多分钟,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哈.....尼.....再....插....下.....去

啊....啊....啊.....我.....会....爽.....死.....啊.....啊....哈....尼....我....真....的....不....行....了....啊....啊....真....的.....会....被.....你.....搞.....到.....爽....死....啊

啊....啊.....在陈姊不断哀求告饶叫床声中,我全力的冲刺阳具在陈姊湿滑的阴道里抽插速度,在龟头强烈的酸麻下一股不再浓稠的精液

灌注进陈姊的阴道深处,我紧拥着陈姊激吻许久许久!直到软掉的阳具被陈姊紧实的阴道推挤出阴道里,休息一会过後,陈姊红着脸在我

耳边轻声的说:{哈尼!我被你干到软脚了,你能不能出去买饭给我吃.},我轻捏着她的脸颊笑着说:{当然可以啦!}

陈姊的办公室里有个小厕所,那时我正当情慾旺盛,陈姊也在热恋期初嚐到性爱愉悦的滋味,小厕所就是

我俩在下午办公空档时做爱的地方.穿着整齐OL套装的陈姊坐在马桶盖上,撩起了套装短裙,穿着黑丝袜及细跟高跟鞋的修长匀称美腿

高翘打开,那个姿势说有多撩人就有多撩人!我会撕裂在陈姊下体洞口的黑丝袜,开个小洞,拨开小内裤直接张口,舌头在陈姊的小穴洞口

钻探红红湿润的屄肉,吸吮阴蒂.陈姊则是一手摀住嘴巴,怕呻吟声传到办公室外,一手不断的轻抚我的头,而陈姊也最喜欢我舔她的小穴

不只一次的告诉我她已经被我舔屄舔到上瘾了,有时开会想着她被我舔屄,不自觉的小内裤会被淫水弄湿一小块.她也会在办公室偷看A片

学日本女优如何口交吞吐阳具.所以在小厕所里我们最经常做的就是相互的口交.第一次口爆陈姊,她说她极不习惯精液的味道,差一点反胃

但是在我的调教下,每天口爆一次陈姊,让她习惯精液的味道,再来教她先试着吃一点精液,一口精液,到每天一定要我射精给她吃,她说吃精液

对女生来说是养颜的圣品,其中转折之大,也不过才一个月之内的事.跟陈姊的感情维持快三年,最後在我父母强力的反对下(陈姊大我13岁)

最後分手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