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单亲家庭01

12.16 02:22

「哥我要煮飯,你等一下去載寶寶下課,媽去買些菜來不及去接她。」小姈叫著
「喔好。」我回應道。
你好我叫小偉,今年三十三歲,未婚一女,女兒寶寶今年已國小二年級了。
未婚一女﹖
你一定認為我是女友生下孩子后遺棄丟給你,或者是……其實都不是,說起這件事從發生到現在,我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雖然是單親家庭,可是也覺得很幸福。
話說回來,我父親張家以前是個望族,家財萬貫,父親世雄是張家唯一的獨生子,由于祖父過世的早,所留給父親的資產可不少,可說三代都用不完。
母親劉玉慧也是個獨生女,家境雖小康,可是高中畢業(那時候高中可算是高學歷了),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八的她雖然嬌小,但人長得是漂亮又賢慧,當時追求她的人可不少。
母親一畢業便到張家的公司上班,那時老板(父親)看到這位剛踏入社會長得漂亮又賢慧的女員工,便有心的調她當自己的秘書,母親的工作勤快細心,也讓父親很是賞識,對她也百般照顧。
日久生情嘛,這秘書也暗戀上這位老板,畢竟老板不只長得帥又是單身,做事有魄力有前瞻又有錢,誰與他相處久了都會愛上的,可是這位老板卻是個風流倜儻的壞家夥,但年紀輕又單純的她,那有辦法去判別是非啊,當然老板畢竟是情場高手,早就看出秘書那純純的心,便也借機親近她,不久兩人便開始交往,直到秘書不小心懷孕,才迫使老板告別了單身。
婚后父親的肉體仍然是在外遊蕩,但對母親也是非常疼愛,雖吵過幾次架,她了解父親的個性,懷孕的她也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已懷胎八個多月的母親,在一次不小心之下跌倒,導致早產,還好父親回來的早,趕緊送醫才母子平安。
就因如此醫生說往后生育會有些困難,這件事使母親非常難過,也使父親很心疼,費盡苦心照顧母親。為了再添一子,父親花費了不少金錢和名醫,好不容易隔了五年才又懷孕生下妹妹。
父母親離異的那年我十五歲,平時兩人感情很好,看不出父親有什麼異樣,突然一天要求與母親離婚,剛開始母親以為是玩笑,可是父親卻越來越認真,甚至好幾天沒回家。這突來的情變她那能接受,她精神幾乎繃潰瘋狂,堅持的不肯答應,父親便口出惡言暴力相向。
母親那時三十出頭歲,天生麗質的她,常讓人誤以為她只有二十七、八歲,可能是年輕時小孩生的早,又常運動,所以身材恢複的較快,雖然已過了中年,嬌小的她可仍是從年輕至今幾乎沒什改變,決不輸給那些二十出頭的辣妹,就因她的優勢,憑這些,那女人那里比得過,況且與父親外遇的女人,長得又其貌不揚,只是年輕罷了,這一點讓她無法理解。
父親開出的條件是一棟房子及五百萬(這個條件在當時的年代已經是不得了了),兒子歸他,女兒歸母親,不接受的話一毛錢也拿不到,母親百般的無奈,唯一的要求是兩個孩子都歸她,父親本來堅持不肯,可能是那女人的蠱惑,答應了她的條件,兩人便離了婚。
事后母親變得自暴自棄,常與朋友出去飲酒作樂,直到她一位好友在好心的安慰勸導下,才步入正常的生活,她這位好友我都叫她江姨,如果沒有她,往后的日子不知道會變得如何。
母親于是與江姨合開了一家公司,江姨雖出資較多,但她希望董事由母親來擔任,因為江姨對她很有信心,母親卻回絕了這份心意,她覺得江姨經歷資深,人脈廣闊,董事的位子由她來坐是最適合不過了,況且本身經歷不多,能做個總經理已經是很滿足了。
這段期間,母親為了公司費盡心血,況且她平時待人不薄,雖然年輕,可是公事上是非分明,公正客觀,這讓公司里大小的主管、員工,無不尊敬佩服,因此公司營運在短期內,業績逐漸成長,這股信心造就母親成了一位外剛內柔而堅強的女強人,就因如此,母親也因公司事務太繁忙,回到家都已經很晚,真的是很辛苦。
過了一年多,妹妹玉姈正過她十一月十歲的生日,那年我已經升上高一,妹妹才國小四年級。
母親買了些禮物送給妹妹,妹妹心情好不快樂。
「媽比較忙,所以小姈這些日子以來一定把你哥給吵翻了,對不對。」母親逗著她。
妹妹撒嬌的說﹕「那有……才沒有……我都很聽哥的話啊……」
我和妹妹可能相差五歲,所以我很疼愛她,母親因上班很少相聚,她更是黏著我,像個跟屁蟲一樣。
她除了上學、上廁所、洗澡、睡覺以外更是形影不離。
「那你許什麼願望啊﹖」母親笑著問道。
「我長大后要像媽媽一樣漂亮。」妹妹笑著的回答。
母親開心的抱著她說﹕「會的,你長大也會像媽媽一樣漂亮的。」
雖然離婚一年多了,母親內心仍然無時不刻的悲痛著,在這段情緒低落的日子里,她因公司業務繁忙,為了談生意經常應酬,並且趁著應酬來借酒消愁。
幾次喝醉司機接送回來,我起床幫忙扶她,母親有時都用那醉茫茫的眼睛看著我說﹕「你為什麼要如此對我……我好愛你啊……爛男人……什麼東西……」

抱怨完便抱著我放聲大哭,或許是我跟父親長的非常像,只好借機發泄吧。
(可見離婚快二年了,母親仍然忘不了父親)
「媽,是我啊,你不要這樣嘛……」我話說到一半,她已經睡熟了,幸好母親身材嬌小,扶著她回房間還難不倒我。
母親對我非常的疼愛,家里的重心更是放在我這兒子身上,也能說是金錢上給于我們的疼愛吧,然而在這樣的環境驅使下,在一次不可思議的「意外」不只讓她內心對父親愛恨交溶的感情徹底改變,而往后的日子中,更是造成我和母親之間的親情發生巨變的起源。
二好奇的妹妹
同年的十二月,天氣變得很冷,一個星期二的晚上,母親告知因公司有一筆生意,需出國一趟,要下星期一才回來。淩晨我和妹妹一大早起來,迎送那準備要出遠門的母親。母親出門前那舍不得的眼神,還不忘的叮嚀著「不準亂花錢、不準吃泡面……」
更重要的是要我好好照顧妹妹。
我笑著回應﹕「我就這麼一個可愛的妹妹,我不照顧她誰來照顧啊。」
于是交待了一切瑣碎的事物,拿了一萬塊的生活費給我,便坐著司機開來的車飛奔的往公司而去。
母親因公司忙碌怕照顧不到我們,本來家里要請個傭人,但我不喜歡,我覺得我可以照顧自己和妹妹,何況也習慣一家三人的生活,所以母親看我那堅持像極父親的個性,也只好取消了這個念頭。
晚上和妹妹看完電視后,跟往常一樣,我們各自上樓回房睡覺……
「妹妹不知睡了沒……」我起身離開房間,往妹妹的房間走去。
到了妹妹的門外看到門縫里的燈已熄,我偷偷拿著放學跟同學借的A片和一件毯子,往樓下的客廳去,抱著好奇興奮的心情欣賞這卷帶子。
「靠﹗性交原來是這樣……」我興奮的心理念著。
看著看著,忽然間,一個人影從我后面偷偷的靠了過來。
「哥﹗這麼晚你不睡覺,你在看什麼啊。」妹妹好奇問道。
這時我被突然出現的妹妹,嚇的不知所挫,搖控器更是來不急切。
「哥﹗這是什麼片啊……哥你好變態喔。」妹妹看到螢幕赤裸的男女念著,嘴巴雖這麼說,但眼睛卻好奇的盯著螢幕看。
「小……小孩子不懂,不要看,快上去睡覺﹗」心急的我便隨便的回應,也順手把電視給關了。
「什麼小孩子,你還不是一樣,我睡不著,我不管我也要看,要不然等媽一回來,我一定告訴媽。」
妹妹不干勢弱的威脅著,而她好奇又固直的心態我也拿她沒折,只好讓她看了。
「受不了你,想看就看吧,可不準跟媽說﹗」我不悅的口吻。
因為天氣很冷,妹妹拉起毯子靠了過來,看著電視,妹妹和我就沒說話以免尷尬。
過一會,「哥,這是不是人家說得色情片啊……那男的弟弟好大喔……」妹妹驚訝著。
「嗯……你又知道什麼色情片了……」我慵懶的回答。
「知道啊,我們同學家里就有,她們都說很惡心,但我沒看過……哥,那女的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一直叫著﹖為什麼要這樣啊﹖」妹妹忽然又疑惑的問道。
「他們是在性交,那女的是很舒服的表情,不是痛苦的表情,你又不懂……
不要吵,覺得惡心的話你回房間睡覺嘛。「我更不耐煩的回答。
「我才不要…………那女的真很舒服嗎﹖」妹妹好奇的堅持著。
兄妹兩持續看著電視不發一語。片子接下來正演著一位女孩,獨自的用手撫摸著陰部自慰……
過了一會兒,忽然覺的妹妹毯子那邊似乎有韻律的動著,而她的神情卻有點恍惚的在看著電視。
(想睡覺了嗎﹖難道是……不會吧﹖啊﹗)這時我才發現了解到,妹妹正學著電視在自慰﹗
這時看到她那陶醉的模樣,我忽然有個異常的性奮和念頭。
「你的同學有沒有自己摸過自己妹妹的地方﹖」我好奇問著。
「什麼妹妹的地方﹖」妹妹疑惑著問。
我笑著說﹕「就是你尿尿的地方。」
「為什麼那地方叫妹妹﹖喔﹗我知道了哥的尿尿地方叫弟弟,我的叫妹妹,對不對﹖」妹妹恍然大悟。
「答對了,不虧是小姈喔,你的同學有沒有人自己摸過﹖」我繼續問她。
妹妹回答說﹕「有啊,佩妮就有摸過自己的妹妹,她說有點兒癢,但是很舒服……」
我更興奮又好奇的接著問﹕「那你有沒有自己摸過﹖有沒有同學跟自己哥哥玩的﹖」
「……我不知道……洗澡洗尿尿那里的時候……那哥你呢﹖你有摸過自己的弟弟嗎﹖」妹妹竟問起我。
「有啊,是很舒服。」
「哥你有常摸弟弟嗎﹖」妹妹窮追著問。
「沒有常常,想的時候才會。」
這時我慢慢靠過去正在自慰的妹妹身旁,正準備把這淫念付諸于行動。
三親密的接觸
其實我的陰莖早翹的老高,況且我對女孩的那里也很好奇,又沒實體看過,這時候又看著A片……邪惡的念頭已變成了具體的行動,于是我把手慢慢的伸到妹妹的大腿上,妹妹身子忽然抖了一下,但卻沒有反抗,反而慵懶著說「哥……
干嘛……「我不理她。
我輕輕撫摸著她大腿的內側,接著把手伸進她的內褲里,輕柔的摸著陰部,仍沒有拒絕我的舉動,更任由我繼續用手指探索她的陰部。
(天啊﹗妹妹那里有些濕濕滑滑的。)我暗自驚訝,看著妹妹那很是陶醉的表情。
妹妹閉著眼睛舒服的享受著,但她卻沒有像片中的女孩那樣吟叫著(或許那時候她還小吧)。
忽然妹妹﹕「嗯……」
「這……這樣摸不舒服嗎﹖」我急忙的問,可能我太粗魯了。
「嗯……一點點會痛……」
我問她﹕「這樣可以嗎。」
「嗯……哥我也要摸你的……」妹妹便好奇的把手伸進我的褲子里撫摸著。
我們互相撫摸著對方的性器,第一次被撫摸的感覺真的很舒服。
好奇的我輕輕的將妹妹扶躺下,把毯子拉到一旁,慢慢的將她的內褲脫了下來。
我興奮的看著妹妹那無毛的陰戶,然后把妹妹的大腿分開,她那帶著濕嫩又粉紅的小陰唇,如花朵般微微的張開來,讓我忍不住彎下身子好奇的仔細觀察,用手指把她粉嫩的小陰唇完全撥開,用手指撥弄著那未成熟的陰核及小如小拇指般的陰道口,我忍不住學著A片的方式用舌頭輕輕舔著。
妹妹的小穴被我舌頭輕快刺激下,陰道的少許的淫水也慢慢湧了出來。
「小姈,沙發不好躺,我們上樓玩,好不好﹖」因為沙發很窄,姿式也不方便,我爬起來提議道。
「嗯……」妹妹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關掉電視,拉著妹妹上樓到她的房間,一開門,房間內便散發著淡淡的香味,我溫柔的抱到床上,二話不說的就把她睡衣給脫掉,全身赤裸的她也爬起來幫我脫掉全身的衣物,我緊緊的抱著妹妹,那細嫩的肌膚和微凸的胸部溫暖的貼著我,在這寒冷的天氣里,感覺真的很舒服。
「哥,好溫暖好舒服喔。」妹妹也跟我有一樣的感覺。
我親吻著她,學著A片里的方式,邊吸吮著她的乳頭邊撫摸著那已沾滿口水及淫水的濕嫩小穴,妹妹也沒閑著輕撫摸著我的陰莖。
妹妹驚異的說﹕「哥,你的弟弟變的好大喔。」便起身往我下面的陰莖好奇的看著。
「哥,這樣握著你舒不舒服。」妹妹邊說還邊玩弄著。
「我教你,要這樣握著上下抽動。」我教導她正確的方法。
自然我們兩人也便成69的姿式了。
我舒服的沒回答就抱著妹妹下體,對著小穴又猛舔一番。
「嗯……好癢……哥……你好壞……」
妹妹被我突來的動作,話說一半便哼了起來,她也學著A片的方式將我的陰莖用舌頭舔著,就這樣兄妹兩互相陶醉在無法抗拒的淫亂之中。
妹妹正陶醉中時,我翻了身爬起來正對著她,把她的雙腿分開,用我那腫大的陰莖,對著那又濕又粉嫩的小穴,學著A片的方式刺了進去。
「啊﹗好痛喔。」沒有心里準備的妹妹驚叫一聲,痛的兩腿一伸,害我差點摔下床去。
我被妹妹那突來的喊叫及動作嚇了一跳。本身我沒有性經驗,妹妹更不可能有,況且她才只是國小四年級的小女生,那能承受我那剛發育完全的陰莖用力的猛刺。
「……哥﹗我不要玩了……真的好痛喔。」妹妹留著淚水,雙手遮蓋著她那疼痛的小穴,輕微的撫摸著。
「對不起……對不起,還很痛嗎﹖」我緊張又心疼的問著妹妹。
妹妹嘴里「嗯……嗯……」哽咽著直點頭。
我安慰著說﹕「對不起,哥不知道會痛,對不起……你把手拿開讓哥看一下有沒有怎麼樣。」
一面心想著一面用手把妹妹的雙腿分開(有這麼痛嗎﹖)。
妹妹把手移開小穴,把上半身挺了起來。雙手移開時,我一看心里嚇慌了,她的小穴流出了一絲絲的鮮血,雖不嚴重,但我還是很緊張,心想怎麼辦,把妹妹弄傷了。
「對不起……對不起,哥幫你的妹妹親親摸摸就不會痛了,好不好。」
我緊張的安慰著妹妹,怕妹妹會等母親回來時向她哭訴,也怕她看到手里沾了些血絲。但來不及了,妹妹挺起身子來時,就發現她的小腹有雙手抹上來的血絲,正要哭訴時,我馬上趴下用舌頭往她的小穴拼命的舔吻著。
「嗯……有沒有比較不會痛。」我邊舔吮著,邊試著安撫驚嚇的妹妹。
「嗯……有些不痛了……還是有一點點,可是……哥,流血了……有沒有怎樣﹖」妹妹雖然刺痛緩和許多,但心里卻不安的問著。
「看起來只有一點裂傷……是……是破皮……沒關系,哥舔一舔后已經沒有流血了。」我繼續舔著那受傷的小穴。
「……嗯……還會痛嗎﹖有沒有比較舒服﹖」
「嗯……哥,比較不痛了……很舒服……」
妹妹放心以后,閉著眼睛繼續,享受著那帶有一絲絲的刺痛和那特別舒服的感覺。
我賣力舔著妹妹的小穴,來表達我對她的心疼及抱歉。妹妹也舒服的忘記小穴的疼痛,以急促的呼吸聲來表達對我的原諒。持續的動作,直到她舒服的睡著我才停止。
我看著那濕透的小穴,已經沒有在流血了,嘴巴麻的快沒知覺,我累得抱著熟睡的妹妹,妹妹被我一抱,也半醒的抱著我,我們兩便赤裸的擁抱著入睡。
在這麼冷的天氣,赤裸擁抱著睡覺,真的是很舒服啊……
四上癮的快感
第二天早上……嘟……嘟……嘟……(家里對講機響起,是準備來載我門去上課的司機)
「啊﹗哥快起床,上課遲到了。」妹妹被對講機的嘟聲驚醒后,推開緊抱著她的我,驚聲大叫。
「哥快點啊﹗陳叔叔在樓下等著。」妹妹緊張的穿著衣服邊嚷著。
我急忙起身,邊穿著內褲邊跳著回房間,砰……一聲,我一腳被內褲拌著摔倒在地上,這一摔讓妹妹笑的合不攏嘴。
我們各自打理好后,趕緊的坐上車,直奔學校。
司機問我們怎麼睡過頭呢﹖妹妹告訴他忘了調鬧鐘,司機也相信,妹妹看著我吐著舌頭笑著,其實那有兩個同時都忘了調鬧鐘。
放學回到家,妹妹正看著電視,小學生比較早放學。我問道﹕「小姈,你功課寫完了嗎。
「寫完了啊,回到家就寫了。」
我拖著書包上樓,一到房間,就把今天煩雜的作業放在桌上,埋頭寫著。
咚咚咚……「進來啊,干嘛。」我繼續寫著作業。
「哥,我肚子好餓,你寫完了沒﹖」
「快完了,你洗澡了嗎﹖」
「還沒……哥,我們先去吃飯,我回來再洗啦。」妹妹餓得有氣無力的說。
我擡頭看鬧鐘,哇﹗快八點了﹗「對不起,哥忘了時間……這麼晚了,我們去吃麥當勞好不好﹖」
「好啊,好啊。」妹妹餓的什麼都好。
「我作業剩一點點,你到樓下等我,衣服多穿點﹗」我邊叮嚀著,邊趕著作業。
「哥,你要快一點喔,我真的肚子好餓喔……」妹妹撒嬌的走了出去。
作業寫完后,急忙帶著妹妹,騎著機車去填飽我們的五臟廟。回到家,我撐著已裝不下的肚子坐在沙發上,妹妹也坐在旁邊,吸著那大半杯的可樂。
「小姈,吃這麼飽,你還要把可樂給喝完哪﹗你著麼瘦,真不曉得是吃去那里﹖」
我驚異的看她說﹕「我要先去洗澡,你慢慢享受吧。」我起身往樓上準備去洗澡。
熱水淋在身上,淋掉了一天上課的疲憊,精神變得好好,這時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陰莖便又不自覺的勃起,果真是飽暖思淫欲啊。
我打開浴室的門喊道﹕「小姈,你要不要跟哥一起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