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美少妇的哀羞3

12.16 02:07

小依痛苦的在山狗搂抱之下扭动身体,她怎忍心玉彬受到这么残忍的羞辱:“不要……玉彬……不可……以……那样……你……别理我……”但阿宏已揪住玉彬的头发、把他的脸拉近到距离山狗和小依下体不到五公分的距离,玉彬闻到分泌物的淫腥味

  “跪在我面前,先找出你老婆的阴核。不会还要我告诉你在哪里吧?”山狗淫笑着对激动抽搐的玉彬说。

  玉彬举起手来,可是就无法抑制心里翻腾的吃味和愤恨,一只手悬在空中颤抖

  “教教他吧!”山狗对阿宏说。

  阿宏的手指压住被肉棒绷满的嫩穴上端两边,让粉红的黏膜扩张的更开,黏肿的肉芽清楚的露出来。

  “来!帮你老婆揉一揉。”阿宏抓着玉彬的手去碰。

  “哼……不可……以……玉彬……”玉彬手指碰到充血阴核的刹那,一阵甘甜的电流通过全身,小依忍耐的咬着唇呻吟。

  “来!自己用力点帮你老婆揉。不想让她怀孕的话,就照我的话去做。”山狗命令着玉彬。

  玉彬把心一横,手指轻轻的揉起肿立的阴核。

  “啊……玉彬……不……行……快……停下……来……”小依浑身激烈地颤抖,山狗趁机开始挺动下体抽动大肉棒。

  “呜……不……哼……嗯……”小依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哀喘,垂在两边的小腿和脚ㄚ随着身体被顶动而乱晃,两粒甜美的乳房也激烈的上下跳动。

  “舒服……好棒的感觉!”山狗舒服地低吼。被手指搓揉的阴核不断充入血液,阴户里的黏膜好像扭曲似的在痉挛,吮得大肉棒好不受用。

  “大力一点揉……粗暴一点……你老婆正叫得很舒服呢……”山狗一边插着穴、双手用力的抓抚饱满有弹性的奶子。

  小依甩乱了长发、张着小嘴大声的呻吟。玉彬心中虽然心疼小依,但是潜意识却对她身体被别的男人占有感到更大的嫉恨和醋意,虽然这决不是小依愿意发生的,但男人的私心和不甘却让他不觉中想折磨她来报负,于是手指愈来愈粗暴的抠弄那颗火烫的阴核。

  “啊……住……手……玉彬……啊……别……那样……呜……”小依痛苦的挣扎,从小腿肚到大腿根都严重抽筋。可怜的她,仍不理解丈夫为何要这样帮别人来欺负她。

  “喔……这妞的穴……愈来愈滑……好舒服!”山狗抓着她的腰,激烈的前后扭动。

  “呜……不……行……”小依辛苦的在山狗怀中甩动。山狗将她的脸蛋转过来,厚唇索求她芳香的小嘴。“唔……”小依的唇轻易的就让山狗占有。山狗吸住柔软的唇瓣,舌头滑入黏烫的小嘴内乱搅。

  玉彬看妻子竟和这个丑陋的黑人乱吻,更是恨她的不贞,不知不觉用指甲掐着她的阴核粗暴搓弄。

  “呜……呜……”小依痛得珠泪直滚,但嘴被山狗吸住又叫不出声,两手一直推着玉彬的头。阿宏帮玉彬将小依的双手抓住:“你老婆可真淫荡!应该好好的处罚。现在用嘴去舔她阴核吧!”阿宏把他的头压到小依双腿间,玉彬吐出舌头用舌尖去压揉小依肿烫的阴核。

  “呜……”小依感到脑中空白一片,只是不停的扭动身体,原本被动让山狗吸吻的嘴也主动的和山狗唇舌交缠。

  阿宏压着玉彬的头命令他:“整个含进去!山狗老大的阴茎和你老婆的烂穴一起都要舔到!”

  玉彬张大嘴含住两人交媾的部位。

  “嗯……”滚烫的口腔黏膜让山狗和小依同时发出冷颤、更激烈的抱在一起套动和交吻。玉彬的舌头舔动起来,两人的嘴更是兴奋的黏在一起乱吮乱吸,山狗的手抓着上下跳动的乳团用力揉捏。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山狗松开小依的嘴狂吼一声,他推开玉彬,把小依压倒在床上,推开她软绵绵的双腿,紫红怒张的龟冠重新顶在翻肿的嫩穴口,用力送入湿滑的巨棒。

  “哼……”小依激烈的哀吟一声,山狗十指紧紧扣住她的手掌压在床上,快速的抽送起肉棒。

  “哼哼……嗯嗯……”小依在床上挺腰扭动,肥嫩的屁肉和雪白的乳团被撞击的力量顶得前后晃动。

  “哦……我要来了……我们……一起丢……”山狗浑身肌肉的身体在小依身上激烈伏动。

  “不……行……你……不能……在……里面……射……”小依保持最后一丝理智苦苦的哀求。

  “来……不……及了……你……准……备帮我……们的……小孩……想……名字……吧……”山狗自私的只想从她身体享受高潮的欢愉,随着肉棒愈插愈舒服而狂抽猛插,那会管她受不受孕1

  玉彬气急败坏的吼叫:“不!停下来!你答应过我不在她体内射精的。快住手!”他想冲向前,但是马上被阿宏和麦可压倒在地上。

  “啊……玉彬……对……不……起……唔!……”小依的高潮已守不住,灼烫的卵精洒在山狗的大龟头上。

  “哦……我……我也……来了!”山狗激烈的冷颤,酥麻的快感从会阴部快速麻痹到龟头,在嫩穴内暴涨的肉棒一抖,熔浆似的浓精淋满了小依的花心和子宫。

  “啊……”被烫得阴户几乎熔化的小依激烈的叫出来。山狗压在她身上抱起她,巨大的肉棒又在窄紧的阴道内突涨一圈。“哦……”两人的身体一起抽搐,更多的浓精射进去,小依紧紧的抱着山狗的背不断娇喘。

  “你的身体……真好……”山狗激动的抓抚着她的秀发和臀部,像尿尿一样抖了一下,把剩下的精液全数注入小依体内……

  “你……禽兽……”玉彬颤抖的看完山狗在小依体内射精完事,一股崩溃的愤怒和绝望让他连动都动不了。阿宏再度把他拉回椅子上捆起来,受到可怕打击的他竟不知道反抗,傻愣愣的任由阿宏将他和椅子捆在一起。

  山狗射完精后仍舍不得从嫩穴内拔出肉棒,让肉棒留在湿滑的阴户内慢慢变软,搂着几乎虚脱晕过去的小依继续温存。深深射入子宫内的浓精正慢慢地往外流,整条阴道滑润润、热呼呼的,浸的肉棒好不舒服。

  袁爷对山狗说:“把她抱起来,让大家看看小嫩穴被干成怎样了吧!”

  山狗扶起她的身体,湿滑滑裹满浓精的软肉棒从穴口掉出来。小依晕沉沉被山狗扶搂着,两条腿在床上胡乱的张开,娇嫩的穴口翻成一个小小的红肉洞,黏黏白白的精液从洞缘慢慢的流出来。

  “来!抱过来让她老公欣赏。”山狗抓着她的腿弯将她抱起,小依像小女孩尿尿般的任他捧着,走到玉彬面前。

  “你们……这些……禽兽……”玉彬咬牙切齿、怒眼几乎要喷火。

  麦可用手指压了压小依肉缝上端的柔软部位,一缕浓白的精液从翻开的嫩穴下缘滴落;他又压了压两侧的耻丘,昏过去的小依“嗯”的喘了一声,肉洞内粉红的黏膜轻轻的缩蠕,更多浓精热呼呼的流下来。

  “还真多呢!大哥,你怎么射那么多进去?我看她不怀孕都很难哦!”泉仔淫笑着道,玉彬气愤绝望的说不出话来。

  “嘿!忘了还有这个家伙呢!”阿宏凑进小依张开的屁股叫道。原来那条粗大的蚯蚓还在小依的肛门上蠕动,但虫身只剩一小段露在外面,想必前端已经深入到直肠了。

  “把它抓出来吧!”袁爷对着阿宏说。阿宏取了一个尖嘴镊子夹住露在肛门外的那一小段虫身往外拉,“哼嗯……”小依发出哀吟,脚趾头都握了起来。蚯蚓一被夹到就更激烈的窜动,搅得小依的直肠和肛门又酸又痒,而且虫身紧紧的吸在肛壁上,硬拉出来让整条肛肠有强劲的抽离感。

  “不……”小依从昏厥中一下子清醒一大半,低头看见一条黑褐色的长虫正从自己括约肌中央的小洞拉出来,这种恶心的景象几乎让她再度昏过去。

  “好难拉!这虫钻得很深呢!”阿宏小心使劲的拉,有弹性的虫身被拉得长长的,但是出来的有限。“呜……”小依害怕的全身紧绷颤栗,使得肛门又把蚯蚓夹得更紧、反而更难拉出来。

  “妈的!我不信拉不出来!”阿宏满脸通红的骂着,夹子夹紧虫身,转了几圈,猛然往外抽,“啊……”小依哀号一声,蚯蚓“啵”的被拉出肛门外,小小的肛门竟像吹破般的“噗吱噗吱”喷出黄黄的稀粪。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已让在场看到的男人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换我了!”“我也要上!”“我老二快暴掉了!让我先来!”……

  阿宏、泉仔和麦可三个年青人早已忍不住,争先恐后的抓着小依往自己身上拉。

  “不……不要……救命啊……玉彬……”小依悲伤又惊慌的哀求,他们粗暴的拉扯她的手臂和双腿,惟恐她被别人先占有,却不顾她的娇弱的身体受不受得了。

  抱着她的山狗大声的喝道:“你们有完没完!把她放床上你们一起上不就得了?”小依闻言更痛苦的抵抗和哭喊:“不要!……你们走开……不要碰我!”玉彬也气愤的拼命挣扎:“你们不准再碰她!听到没!……住手!……”但是小依还是被山狗重重丢在弹簧床,三只禽兽马上赤条条的扑到她身上。

  “啊……救……命……你们……住手……呜……”

  小依还来不及挣扎,手腿立刻被紧紧的压在床上,阿宏已经握起白嫩的乳房拼命舔着上面那颗跳动的樱桃。

  “呜……住手……求求你们……”

  小依的手虽然还用力的握着拳头想挣开男人的压制,但可能已经知道自己没机会逃掉,所以不再像刚才那么激烈的乱扭乱动。泉仔和麦可两人分别抓着她一条胳臂压在床上,看着露出深窝的性感腋下,泉仔忍不住凑近鼻尖、轻轻的磨擦那里汗湿的肌肤。

  “哼……”

  小依手臂反射性的想往内缩,泉仔使劲压住她的膀子不让她乱动,粉嫩的腋窝有淡淡狐骚汗味,这种少妇的体香引起他强烈的兽欲,他索性把小依的手臂推得更高压在床上,让整个腋下完全展露,然后慢慢的吻着雪白的内臂到腋下的肌肤。

  “不……不要……”小依颤声忍耐的轻喊,两条腿不安份的在床上踢动。

  “真香……”泉仔沉醉的深吸一口气。

  “呜……”小依害羞的转过头,她知道在这种热天加上流了满身汗后,腋下一定或多或少有些异味。但是泉仔非但不在意,反而还被这种性感的味道深深迷住,他吐出舌头仔细的舔柔嫩的细皮,小依已有几天没整理腋下、点点的新毛稀落的布在腋窝、舌头舔起来带点刺痒。

  “求求……你们……停……下来……”她颤抖的哀求着这些禽兽,敏感的腋窝被湿滑的舌片舔的麻痒难耐,而麦可又那么粗暴的抓着她的奶子吸吮、害她只能淫荡的在床上扭动身体。但是这两个男人却是愈舔愈够味,小依两团乳房和腋窝都被唾液濡得黏呼呼的,泉仔到后来还索性把脸埋进沾满唾液的腋窝内、稀哩呼噜的乱舔。

  “啊……不要!……停……下来……呜……不要了……啊……”

  喘不过气来的小依激烈的在床上扭动挣扎,一双玉足把床单踢得乱七八糟,抓着另一条胳膊的麦可见泉仔舔得那么够味,也推高她另一条手臂,如法炮制起来。

  “呜……不行……不……行……求求……你们……”小依拼命挣扎,到最后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

  可恶的阿宏趁她再也没有力气抵抗时推开她两边大腿,抓着勃起的肉棒、将怒张的龟冠顶在湿红的小肉洞上用力送入。

  “啊……”小依扬起下巴哀叫出来。

  “唔!果然很紧,里面又滑又烫……可是真的很紧!好像原装货……”

  阿宏结实屁股开始前后推送、深紧的股沟随着肉棒的进出而用力缩放,从他绷紧肌肉的感觉,就足以见得嫩穴套住的力道相当紧实。

  “不……不行……”小依痛苦的在床上挣动。

  “慢慢来……放松屁股……很舒服的……”阿宏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缓抽深送。对女人颇有经验的他,知道要先解除小依抗拒的心防才能达到协调的快感,所以不是一上来就狂抽猛插。

  “哼……嗯嗯……哼……嗯……”

  果然不一会儿,小依就被阵阵甘甜的撞击弄得无法抗拒,柔美的身子已渐渐能配合上阿宏抽送的节奏。

  “很舒服吧!喜不喜欢呢?”

  阿宏把粉红的奶头夹在指缝、手掌揉着雪白的乳肉,技巧的扭着屁股进行活塞运动。

  “哼……嗯……哼……嗯……”小依眼角还噙着泪、随阿宏的撞击而规律的呻吟,当肉棒塞入时,屁股还会自动抬起来迎合。

  阿宏见她已沉沦在美妙的交合快感中,当下更是使出浑身解数,让小依的嫩穴充份享受前所未有过的塞拔撮揉,搞得她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娇吟。

  “你那里……好湿……你知道吗?……”阿宏兴奋的喘着气问小依。

  “知……嗯……知道……啊……”小依迷迷糊糊的回应着。

  阴道内都是山狗残留的精液,使得润滑的效果比第一次更美妙,而且先前经过山狗大肉棒开发后,黏膜对磨擦的刺激变得更容易敏感,搞不清楚是残精还是穴水、一直从阴户深处涌出来,弄得两人生殖器湿滑不堪。

  “来!坐着干!”

  阿宏弯下身去抱起她,小依屁股插着湿棒坐上阿宏大腿、两腿夹着他的腰。

  “哼嗯……”这种姿势交媾让龟头顶得更深,小依辛苦的抱着阿宏的后颈呻吟。

  “我们激烈点……”阿宏搂着她的嫩背上上下下的动起来。

  “哼哼……嗯嗯……”小依咬着唇不住的哀哼,阿宏的脸正好比她乳房的高度高一点,就低下头去啄起上下跳动的乳头。

  “唔……”小依辛苦的蹙紧双眉、身体向后仰弯,如此一来却更方便阿宏吸咬乳头,他扶着小依弯成性感弧度的细腰,用牙齿啮起娇嫩的乳粒左右拉扯。

  “呜……”小依不但不反抗、反而还自虐的摆动乳房,让乳头被咬扯的更疼痛。

  长长的乳头根部被扯成细筋,但是咬得愈痛、下体被充塞的快感就愈激烈。在一旁看得欲火难耐的麦可,忍不住猴急的央求阿宏。

  “好了啦!玩够了也先让我play一下嘛!等一下再轮回来……”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阿宏不舍的扶着小依的腰,轻轻放下她,从翻肿的嫩洞内拔出红通湿滑的怒棒,嫩嫩的小穴被插成鲜红色,麦可迫不急待的抓着她的腿弯向两边打开,肉棒在湿滑的穴口来回磨擦了几下就顺势往洞内插入。

  “嗯哼……”小依又激烈地挺高腰身。

  虽然已被干了好几次,但不管被插几次,她都还是会这样柔媚的哀吟,让男人玩她时充份享受征服的快感。

  “里面……真的好紧……我第一次……玩到这么紧的……快受了了……”

  麦可浑身冷颤的直爽叫,他双臂撑在小依两侧的床上、整个人霸在她身体上方慢慢的伏动屁股。

  “嗯……”小依咬着自己的手指发出哀吟,被肉棒扩张的小嫩穴反射性的紧缩。

  “喔……我不行……要射了……”

  麦可看着她含羞带浪的迷人神态、还有大肉棒被滚烫黏膜紧紧套住的致命快感,才在里面动没几回就一阵酸麻冲到炮口,他刚急着想拔出肉棒时,一泡浓精就已一发可收的迸出来。

  “喔……”“唔……”麦可压在小依身上,两人同时一抽一抽的冷颤,浓浓的热精全数灌入小小得阴户内。

  “干!真没用!”

  “你是不是和她老公一样早泄啊!”……

  大家一言一语的取笑麦可,麦可恼怒的推开小依,从濡满黏白精液的嫩穴口拔出软掉的肉棒,其实不能怪麦可,他第一次上这么美的女人、加上年纪最轻血气方刚,才会忍不住就丢出来。

  “换我了!”

  小依的嫩穴还在流着白白的精水,泉仔就等不急得提着肉棒绕过来。此时王叔看麦可已败下阵,也过来补位。

  “来点不一样的姿势吧!”

  泉仔将她的屁股往上推、一直到背脊都离开床面、两腿展着露出夹在胯股间的肥穴为止。

  “唔……”身体被弯成一团的小依忍不住辛苦呻吟。

  “我来帮你抓住她的脚!”阿宏在另一头帮泉仔抓住小依的脚踝,将她腿拉直往下压住。

  “呜……”身体被弯成脸对屁股的姿势,可怜的小依几乎无法喘息,努力的张着小嘴辛苦的呼吸。

  “嘿嘿……真美的大腿和屁股”泉仔兴奋的抚摸着圆滑的臀丘。

  “唔……”小依焦促的喘动,翻肿的唇缝间不时挤出白白的浓汁,泉仔忍不住把手指插入湿烫得肉缝内。

  “哼……”小依辛苦的闷吟,一圈浊浊的残精从手指周围涌出穴口、一直流到她的肚子上。

  “里面又烫又湿,好像火山一样!”泉仔兴奋的叫着:“小骚货!看我怎么玩你……”

  他站起来转身一腿跨过小依,手握着胯下那条还没完全硬起的半软肉棒,在小依嫩滑的阴唇和湿缝上来回磨擦。

  “呜……”小依辛苦的哼吟。

  泉仔沾着涌出的滑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不一会儿整条肉棒就被滋润得红红亮亮,而且变得又硬又粗,龟冠也透露出饱满的色泽。

  “要插进去了……嘿嘿”

  泉仔一手按住小依的臀丘,一手握着肉棒、将龟头抵在红润的肉缝慢慢往下压入。

  “哼嗯……”可怜的小依又开始颤抖哀吟,硕大的龟头以略斜的角度被肥软多汁的黏膜吞入,泉仔继续让整根肉棒都完全进入,而且开始推送。

  “呜……嗯……呜……嗯……”

  小依胸口被压郁得喘不过气而辛苦的呻吟,泉仔这种交媾姿势果然十分罕见而淫乱,味道有点类似某些动物屁股黏着屁股在交配一样,看得在场男人心里头痒痒的,阿宏的手抓着小依弯曲的脚掌,手指顺便抠起她的脚心。

  “不……要……呜……求……求……你……”

  小依张着嘴几乎呼吸不到空气,想激烈的扭动抗拒,偏偏身体弯成一团、腿被紧紧抓着根本逃脱不了。泉仔愈插愈快,皱嫩的阴唇不断被肉棒卷入拉出,残留在阴道内的浊精混着蜜汁,被快速冲捣得变成细细的白泡,黏满肉洞周围和不断进出的湿棒。

  “呜……”小依扭着屁股不断哀鸣。

  这种性交体位让肉棒磨擦的力道和位置都和以往不同,不过泉仔这样站着插穴,膝盖必须不断用力,不一会而也开始有些吃不消,他放慢速度满头大汗的喘气。

  “好……好了,放开她的脚吧……”他对阿宏说。

  阿宏松开小依的脚掌,小依两条腿立刻弹回来、弯曲的举在空中。

  “嗯……嗯……”可以稍微较顺畅呼吸的小依拼命的吸气。

  泉仔突然整个人往前趴在床上,肉棒形成往后弯曲倒插入嫩穴,然后前后的动起屁股,真的像狗黏着屁股交配一样的干着小依。

  “哼……哼……”小依手指扯着床褥不住的呻吟。

  两个人的屁股不停的撞击在一起,悬在空中的两条腿和脚ㄚ,也随着碰撞而乱晃,在一旁的男人对于泉仔这种高难度的动作都佩服不已,其实泉仔的肉棒不粗但相当长,因此弯曲弹性佳,所以比较容易作到这样的姿势,小依两腿间的肉缝被阴茎倒插进入的景象一清二楚的看在他们眼里,嫩红的黏膜裹着湿滑的怒棒不停作活塞运动。

  看得肉棒挺得受不了的阿宏在一旁催促着:“好了!好了!换回我了吧!”泉仔又用力的撞了两、三下,再让小依哀叫几声,才向前爬让肉棒从嫩穴内弹出来。快被玩到昏迷的小依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气,挺立的酥乳和平滑的小腹激动的起伏。

  阿宏搂着她的肩膀、抱起她的腿弯道:“我们几个人一起和她洗鸳鸯浴、慢慢的再干她。怎样?”

  “好主意!”

  “走!真是太愉快了。”……

  这些禽兽异口同声的赞同,于是小依被抱到工人洗澡用的简陋浴室内,阿宏坐在马桶上,将小依抱上他大腿坐着,泉仔用莲蓬头在她身上洒热水。

  “嗯……”被水淋醒的小依发现赤裸裸的坐在男人怀里,本能的想逃离。

  “别想跑……大家要一起快乐呢!”阿宏紧紧的搂住她。

  “不……放开我……人家不想……”小依拼命的挣扎。

  “臭婊子!想逃去那里!”阿宏恼怒之下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往前掼。

  “啊!”小依被摔倒在地伏着哀喘。

  “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阿宏抱着她的腋下将她扶起来。

  “坐在我身上!自己把肉棒套进穴穴里!”他命令着小依。

  “不……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小依伤心的哭着求他。

  “少废话!想让我更粗暴的修理吗?”阿宏扯着她的头发对她咆哮。小依激动的哽咽着,反正怎样都会被奸辱,她已不想再抵抗了。

  “快点!”阿宏大声的催促。

  小依忍着强烈的羞辱感,面对着一群垂涎恶心的男人,手伸到后面握住阿宏举起的大阴茎,屁股慢慢的往下坐。

  “嗯……”坚硬的龟头顶到火烫的湿缝,小依闭上眼、仰着脸轻叹一口气。

  “对准后就插进去!别拖拖拉拉。”阿宏粗鲁的催促着,小依抓着肉棒将龟头校准阴道入口,咬着唇慢慢的套入火烫的巨根。

  “嗯……哼……”每一次被插入都是那么紧,小依有时真恨自己的阴道为何要那么窄、让这些禽兽百玩不厌、而且也使自己每次被蹂躏都又痛又涨。

  “哦……真舒服……”阿宏满足的呻吟,小依整个屁股已经完全坐下去,肉棒贯满整条阴道。

  “哼……”她有点踉跄的要往前倒,阿宏搂着她的腰将她抱在身上。

  “我的鸡鸡大不大?”阿宏吻着她性感的后颈问道。

  “大……”小依辛苦的喘着气回答。

  “那你喜不喜欢被大鸡鸡插呢?”阿宏一边问屁股还上下的挺动,小依的臀肉被撞击而发出“啪啪……”清脆的声音。

  “啊……不……知道……”小依被插得根本无法思考。

  王叔在她身上挤下许多沐浴乳,六、八张男人的大手开始大肆的在她身上涂抹。

  “不……要……哼……你……们……嗯……好……讨厌……”

  小依被阿宏的肉棒脔得辛苦呻吟,这些男人又不停在她身上轻薄,美丽动人的胴体一下子裹满沐浴乳的泡沫,不过身体被润滑后,和阿宏交合起来也变得更加顺畅。

  “呜……”小依咬着唇轻轻的叫出声,脚趾踮在地上、屁股夹着怒根上下激烈的动。

  “真好……好舒服……”阿宏也呼呼的喘着气,把她两条腿分别抬上他两边大腿上搁着,让肉棒干入翻红嫩穴的景象完全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沐浴乳的泡沫一直流下他们的大腿根,裹满交媾在一起的男女性器。

  “告诉我……喜不喜欢……被我干……”阿宏蠕动屁股、激动的问小依,粉红的黏膜规律的吞吐着怒棒根部。

  “嗯……喜……哼……欢……”小依闭着眼、张开小嘴激喘着回应。

  全身淋湿又涂满泡沫,水珠不断从黏在一起的发稍滴下来。阿宏头往前伸、肥脸贴着她的嫩颊磨蹭,一双大手搓揉着滑溜的奶子和雪白的大腿内侧。

  “哼……哼……嗯……嗯……”小依被揉得舒服直叫,一条胳臂往后抬勾住阿宏的后颈。

  “亲……我……”她扭着圆润的屁股让肉棒充份在嫩穴内滑动,激情而不实在的满足感,让她只想找男人有力的唇舌狠狠占据她柔软的小嘴、而不管这个男人是谁。

  阿宏兴奋的把她的脸转过来,小依仰起晕红的脸,一双勾人的娇眸轻轻的闭着、两片火烫的朱唇微启,从唇缝间吐出激动而芳香的气息。

  “唔……小依……”看着她被水珠滋润的俏脸,阿宏一颗心怦怦的跳,忍不住轻喊她的名字,低下头咬起柔软的唇片。

  “嗯……”小依喘着气、使劲勾住阿宏的脖子、大胆转过去吻他的嘴唇。

  “哦……小依……你真好……”阿宏激动的吸住她的嘴,两条的舌头开始热烈交缠。

  “唔……啾……”无耻的唇舌交吮声不停响起,小依两条雪白的手臂举起来抱住阿宏的脖子、阿宏一双大手伸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