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修仙门派

12.16 01:58

啊……啊啊……」隔壁房间又传来了母亲酥麻诱人的呻吟。不知道是不
错觉,苏辰逸觉得这些日子以来母亲似乎妩媚了很多,与父亲行房的频率也增加
了不少。搅得苏辰逸这几个月都不得安寝。

  「苏神君,令夫人被我调教得不错吧?」一道阴鸷的男声兀地传进了苏辰逸
的耳朵。

  苏辰逸心中一惊,这不是父亲的声音,什么人竟然在自己父母行房时在旁观
看,而且似乎做了什么对母亲不利的事情?苏辰逸其实是来自异世界的穿越客,
比同龄人成熟不少,发现情况不对,便偷偷下床,来到父母房间外,透过门缝向
内看去。门缝里的情况,却让这位两世为人的穿越客也惊得大脑一片空白。

  只见母亲骑跨在父亲身上,右手揉捏着自己丰满的右乳,左手环着父亲的头
部,将自己的左乳送进父亲的嘴里,纤细的腰肢则随着下体的不断起伏而淫乱地
扭动着。如果苏辰逸仔细观察,还会发现母亲略显空洞双眸呈现一种诡异的紫色。

  「我要……我要……快给我……」母亲嘴里吐出的淫乱话语更进一步刺激了
父亲。只听父亲低吼一声,霎时达到了极限。好像失去了所有力量,父亲一下子
软倒在床上,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喘息之声。

  媚笑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丈夫,母亲欲求不满似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干燥的
嘴唇,双手十指温柔地摩挲两粒红肿至极的乳头,原本玫瑰色的乳头上竟冒出了
丝丝乳白色的浓稠液体。母亲一只手将粘着白色液体放进了父亲的嘴里,另一只
手则将白色液体涂抹在父亲已经半软的阳物之上。

  「唔唔唔唔!」随着父亲一阵低吼,刚才还垂头丧气的肉棒瞬时又重展雄风。

  「尊夫人的两粒乳头,已被我改造成类似男性龟头的器官,分泌出来的液体
也与正常母乳大相径庭。」神秘男人眼中泛起得意的神色,似乎在炫耀自己最满
意的作品。「我将这液体称为精乳,同时具有精液与母乳的特点,兼有强烈催情
成分。无论男女,长期服用或涂抹,都会慢慢沉沦,最终被欲望支配。不知苏神
君感觉如何?哼,名满九州,冰清玉洁的寒莲仙子又如何,被本座炮制过后,还
不得乖乖变成人尽可夫的荡妇!」

  这时苏辰逸才注意到说话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相貌很英俊但带着
病态般的阴暗神情,留着小胡子,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
精致的白玉发冠中。浑身显得干净整洁,不过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气质。更不
寻常的是,男子左手无名指上那枚黑色的戒指,正缓缓放出粉红色的妖异雾气,
将整个房间笼罩其中。

  听男人提到自己原来的身份,本来眼神迷离母亲似乎清醒了一点,脸上露出
一丝挣扎的神色。

  「君昊,快走……嗯哈……嗯……带上辰儿……啊啊啊啊啊?」

  几个不成句子的词语仿佛耗尽了母亲灵台所有清明,随着父亲硕大乌黑的阳
物在母亲两片花瓣里凶猛地抽插,母亲再一次失去了自制,身体剧烈地痉挛起来。

  「啧啧啧,被本座炮制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还能有反抗的意识,寒莲仙子真不
愧被认为是水月庵近五十年来最优秀的弟子。可惜你叛出师门,遭到师门追杀。

  哼哼,若是遇上功体十全的尊夫妇,本座想下手还真不容易。可惜,有了你
最信任的师妹帮忙,本座自然手到擒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你丈夫慢慢脱阳而
死之后,你便乖乖做我的性奴吧……什么人!「

  苏辰逸一惊,暗叫不好,可未等他有进一步的反应,黑衣男子便急速转身,
未带黑色戒指的右手猛地掐了个手印,向他原本靠着的墙打去,身体则飞快向后
退去。挨实黑衣男子掌力的土墙并未倒塌,只是泛起道道涟漪似的波光,待到波
光渐渐散尽,一位素衣女子缓缓现身。

  「师妹,杀了我,啊啊啊……哈……」看到这位女子,母亲脸上露出了复杂
的神色,似痛苦,似愤怒,似恳求。不过素衣女子并未理会母亲,径直朝向黑衣
男子,淡淡道:「寒莲仙子与天风神君千里追杀魔教蓝田天魔,三人最终同归于
尽。」

  「哼!」黑衣男子冷哼一声,「想黑吃黑?就凭你?」

  「若你完好之时,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可这些天调教我师姐耗费了你至少
五成法力,再加上布置这法阵的消耗,你还剩多少实力?三成?两成?或者一成
都不到?」话音未落,素衣女子周身突然泛起阵阵金光,房间内也想起缥缈庄严
的吟唱之声。

  黑衣男子心知不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好像做了什么重要决定。只见他忽
地化作一道黑烟,急速向苏辰逸略来。而素衣女子却似好整以暇,不紧不慢地跟
了过来,经过苏辰逸母亲时,随手往她额头一指。

  美妇忽然浑身剧颤,脸上的表情又妖媚了几分,下体的淫汁像决堤一样从两
片花瓣中涌出。而她身下的男人顿时高吼一声,双目泛白,又一次达到了绝顶。

  只是与前几次不同,男人的身体忽地膨胀,又急速收缩,皮肤干枯,肌肉瘪
陷。

  随着一道道白光从下体阳物汇入美妇体内,被黑衣男子称为天风神君男子渐
渐失去了呼吸。

  「啊啊啊啊……不要啊……」仿佛知道一切不可挽回,苏辰逸的母亲发出了
似极乐似惊恐的凄厉喊叫。一阵阵黑色烟雾凭空出现,像是有自己意识般,覆盖
住女子从头到脚的全身裸体,形成像木乃伊一样的黑色人形雕塑。

  苏辰逸目眦欲裂,可还没等他回神,黑衣男子就出现在了他面前,飞快将左
手那枚诡异的戒指戴到了苏辰逸手上。

  苏辰逸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屋内的空间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处类似汉白
玉石块铺成的广场,中央空空荡荡,周围则是一片片粉红色的云雾,让人看不真
切更远处的景象。苏辰逸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竟被转移了空间!苏
辰逸并非没有听说过这种神通,只是根据父亲生前的说法,这是合体期高手才能
有修为!而且就算是合体期,也只有精通空间变换之术的几位顶级高手能有此能
力!轻轻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难道说,这戒指里有合体期高手留下的印记?

  当!

  就在苏辰逸惶恐之时,一阵悠扬的钟声响起,引得他不由向前看去。

  「欢迎来到天欲冢~ 」

  娇媚入骨的声音随着钟声飘来,即便苏辰逸此时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儿童也不
由得口干舌燥,心跳加快。只见粉红色的云雾中缓缓走出一个披着轻纱的女子,
她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勾人,雪白修长的美腿随着轻纱的摆动若影若现,
让苏辰逸不愿移开眼睛,呼吸之间,尚未发育完全的下体竟是一阵激射。苏辰逸
心中有无数疑问,但此时的他通体酥软,却是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女子走到苏辰逸面前,缓缓打量了一番,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容貌天成,
心如赤子,元阳充沛,身具名器,兼且灵根与本派心法相符,有继承本派绝学的
资质。」

  淡淡幽香扑鼻,苏辰逸脑袋一阵晕眩,眼前事物如梦似幻,让他几乎忘记了
思考。恍惚之间,苏辰逸觉得身体的感官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下身的阳物好像
进入的一个温暖湿润的腔道,那种绵软舒适的感觉,让苏辰逸想大声呻吟,然而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口腔被塞进了一根管状物,正在强制灌入某种使他浑身酥
麻燥热的液体。突然,苏辰逸的乳头上传来一阵冰冷的刺痛感,还没等他反应过
来,菊道又被一根滚烫的异物侵入,饱满的充实感让苏辰逸兴奋得浑身颤抖。层
层叠叠的刺激,让苏辰逸瞬间就沉醉在了快感海洋里。

  「呵呵,这么高的契合度,百年来还是第一个,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女子素手一挥,两道蛇头状的触手,开始一左一右、十分迅速的侵入她的耳
朵管道内。不,应该是通过深入耳道咬住了他的大脑表面。被异物入侵大脑,本
应该是十分恐怖的感受,但蛇头上传来的阵阵精神波动却让苏辰逸感到一种奇异
的酥痒感,就好像置身云端,轻飘飘得舒适异常。同时,苏辰逸的脑海中也想起
了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

  「天欲宗,千万年前叱咤九州的修仙门派,只因修行方法不为世俗接纳,在
其他门派的不断围剿下渐渐灭亡。末代宗主结合前代所留,以无上大神通开辟一
方独立空间天欲冢,并留下本门传承。任何人只要获得传承信物,视资质与灵根
属性差异,可以与看守天欲冢的天阶灵宝——妙奴,做不同程度的沟通,并完成
妙奴发布的任务,最终获得完整的天欲宗传承。」

  「嘻嘻,小弟弟,你无名指上那枚戒指便是传承信物,上一任主人蓝田天魔
临死前将它给你,你就成了新一任试练者。你便乖乖听姐姐的话,只有获得足够
的传承,你才能报你的杀父辱母之仇呢,嘻嘻。」

  「啊啊啊啊啊啊……」妙奴话音刚落,终极的快感终于让苏辰逸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辰逸霍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喘气。忽地,他
感觉自己胯下一抖,往下看去,自己的阳物已狰狞勃起,上面似乎还浮现着紫色
铭文,让本就粗大的阳具更显淫异。

  「灌顶非常成功,你已经有了虚丹中品修为,算是初步接受了天欲宗的传承,
可以开始试炼了。」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让苏辰逸一下回神。

  「什么?虚丹修为?就这么短的时间?」

  似乎怕苏辰逸不懂,妙奴这次解释的非常详细。「现在的九州大陆,将修行
的境界划分为九个等级,由高到低分别是第一阶段的锻体,第二阶段的练气,筑
基,虚丹,金丹,元婴,化身,合体,大乘(不用记,以后提到的时候会注明是
第几阶段的)。每个境界的入门称为九品,巅峰为一品。第四阶段的虚丹中品
(中品是四五六品的合称,上品和下品类似),的确在大多时候能独当一面了,
自然没那么容易修到。所以我花了十年的时间为你灌顶,算是送你的入门大礼。」

  苏辰逸惊道:「十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材修长,肌肉匀称,果然
已经是少年的体格了。

  「不错,已经十年过去了。以后,天欲宗不会再给予你无条件的庇护,更不
会再为你灌顶功力。你必须在一次次任务中证明自己的价值,获得任务积分。只
有用积分才可以用来换取天欲宗宝库中的功法、丹药和法宝。我想,你也会很有
动力提升自己的修为。你资质不差,应该看得出你的父母是被人追杀,追杀你父
母的人事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你现在并不安全,也急需提升实力来自保。这也是
我破例为你灌顶的原因。」

  苏辰逸定了定神,心中想道:「不错,过去就有所怀疑,不过父母不愿多讲,
我也就没有多问。现在想来,父母似乎是极厉害的人物,却因为某种原因在被追
杀,不得不带着我躲躲藏藏度日。那白衣女子看功法是正道人物,且似乎与母亲
相识。只是,这天欲宗的功法似乎要靠不断调教身负极高修为的女子来提升自己
的修为……这种女子的后台一般不会简单,要是被发现了,难免会落得一个人人
得而诛之的境地。唉,头疼。」作为穿越者,苏辰逸对父母的感情没有那么深。

  但他的父母毕竟在他初到这个世界,最脆弱的时候给与了他保护,并悉心教
导,传授了不少功法和知识。况且,斩草要除根,追杀他父母的人恐怕不会愿意
放过他。长舒了一口气,苏辰逸坚定地对妙奴道:「确实,现在提升自己的力量
是最要紧的。我不是迂腐的人,这力量怎么来,我不会那么在意。发布第一个试
炼任务吧。」

  「孺子可教也。弱肉强食永远是这个世界的根本法则。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
你就能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而当你的力量不够,就只能接受强者施加给你的一
切。这道理你会慢慢明白的。」说到这里,妙奴似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苏辰逸一眼,
又接着说道:「天欲宗的一卷《灵血养傀术》的秘籍遗落于月丘国,你的第一个
任务,便是想办法断绝这卷秘籍的传承。任务期间,除非必要,我不会出手助你。」

  月丘国,苍溪州西南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国内的王室白家,惊雷剑门与青
影山庄并三大势力。修为最高者为当代月丘国王的叔父白卲海,金丹(第五阶段)

  巅峰修为,惊雷剑门掌门与青影山庄庄主稍次,皆是金丹中品。就在苏辰逸
闭目查看元神中妙奴留下的信息时,忽然听到耳边响起嗡隆的嘈杂人声,睁眼一
看,苏辰逸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客栈的门口,而嘈杂的人声是楼上传来的。

  这时,又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向着客栈走来。少女约莫十六岁上下,筑基
(第三阶段)中期修为,生得清秀脱俗,娇俏可爱,但神情中却带有一分拒人于
千里之外的冷淡。男的二十五六岁,身着黑色官服,显得颇为沉稳,大约筑基初
期修为。

  「这位小兄弟也是为了除魔卫道而来?」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苏辰逸,那黑衣
男子笑着问道。

  苏辰逸心中一动,朝他拱了拱手,道:「小弟师从一位隐世前辈,此次是奉
师尊之命来此历练,只是临行前师尊只说机缘之事不可说透。但此刻想来必与这
魔头有关,不知兄台可否详言?」

  那黑衣男子倒是颇为热情,道「在下七省巡捕万玄青。这位姑娘是惊雷剑门
掌门的独女上官风,也是我的师妹。此次召集月丘国附近的修士,是因为三十年
前肆虐月丘国的血饮邪神又出世了。他血洗了几个村落,犯下数百桩命案。他修
为极高,寻常捕快不是对手,这才有我出面,召集有除魔之心的侠士,务求诛杀
此魔,不让其再危害人间。」

  苏辰逸忖道:「妙奴将我传送至此,且这魔头绰号中带有血字,料想便是他
得到了那一卷《灵血养傀术》。只是我的任务是断绝了《灵血养傀术》的传承,
倒是不能让此魔落在了别人手上。」便问道:「这么说来,如果是我出手的话,
可以直接斩杀了此人?若是我斩杀了此人,那么战利品会如何分配?」

  这话一出口,倒是让万玄青和上官风吃了一惊。二人皆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尤其是上官风,更是号称惊雷剑门百年难遇的天才。以他们的修为,尚无几分把
握击杀此魔。而其他修士听闻是围剿那个大魔头具是能推则推,生怕被他盯上。

  眼前这位少年倒好,直接把这位老魔当成了散财童子。

  万玄青心中苦笑:「这年轻人看上去倒是修为不俗,却没想到是个自大狂,
这种人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请他帮忙却是我失算了。」不过他为人圆熟,脸
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干笑了几声,正待开口解释,一边的上官凤却突然开口道:
「你斩杀了这魔头,战利品自然都归你。」

  她声音清冷悦耳,如切冰雪,但此时却带上了一丝嘲讽的语气。万玄青与她
相熟,知道师妹这是故意拿话挤兑苏辰逸,好让他在围剿中不得不冲在前线,吃
点苦头。而苏辰逸也不是笨人,知道上官凤话里有话,不过他并不在意,月丘国
最强者不过金丹巅峰修为,而他身负上古传承,实际战斗力并不输给普通金丹,
等他斩杀了血饮邪神,这些人对他的看法自然改变。因此也不多说什么,随着二
人上了楼。

  二楼众人见到万玄青和上官凤,顿时停止了嘈杂,有几个像是各门派领头模
样的人走上前来,向着二人行礼道:「万捕头,上官小姐,人都到齐了,只待那
魔头泄露踪迹,我们便能前去剿除。这位小兄弟是?」

  上官凤清冷道:「散修,来帮忙的。」她对苏辰逸印象不佳,不愿多说。万
玄青也并不认为苏辰逸是什么值得重视的人物,便也顺水推舟,引开了话题:
「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剿除魔头的细节,毕竟……」话音未落,人群之中忽然传来
了一声张狂的长笑,接着,一道充满着血腥气味的掌力便直奔万玄青而来。万玄
青和上官凤大惊,急忙运功抵抗。但血腥掌力的主人修为明显更胜一筹,掌力如
刀切豆腐一般破开万玄青的护体罡气,正中胸口。万玄青脸色顿时血红一片,直
直倒在了地上。

  苏辰逸头次对敌,不敢怠慢,将功力运至十成,准备先挡住这必杀一击在做
图谋。可那人似乎不愿多做纠缠,击倒万青后变急速后退,随手杀了几个挡路之
人后就长笑一身,冲霄而去。

  「血饮邪神,竟然敢来此行凶!」众人一起议论纷纷,好多人的脸上都露出
了惊骇之色,显然刚才那人的威风煞气,让他们都惊惧万分,甚至生出了恐慌之
意。

  苏辰逸缓缓撤下护体真气,心中有些后悔,初次对敌难免紧张,那血饮邪神
虽然厉害,但还不值得自己用十全功体防御,若是刚才自己出手抗下血饮邪神,
众人围攻之下,说不定这魔头已经授首了。

  上官凤面色冰冷,一边检查万玄青伤势,一边对还在愣着的众人道:「是血
饮邪神,他比我们想象的更强,至少有金丹下品修为。此事已经不是我和师兄能
处理的了。我即刻写信,请父亲前来。」不过她心下也略感奇怪,若是血饮邪神
有金丹修为,直接将在场之人屠杀干净也不是难事,为什么会伤了领头的万青就
急急退走了呢,大概是对自己身后的势力有些忌惮吧。说罢,她鄙夷地看了一眼
还在魂不守舍的苏辰逸,心中对他大为不齿,刚才血饮邪神来袭,这人就像被吓
傻了一般动也不动,还好意思妄称击杀此魔?于是便对着苏辰逸道:「你且将这
些修士们的尸身收拾一番,再送去城外义庄,等他们师门前来认领。」她此时怎
么看苏辰逸怎么不顺眼,只想快些将他打发走,眼不见为净。

  苏辰逸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快速收拾了几人的尸身,就急匆匆往义庄而去
了。上官风只当他是被吓怕了,想赶紧跑路,心中鄙夷又多了几分。

  苏辰逸来到义庄时,天色已近黄昏。义庄周围廖无人烟,只有十几口棺材摆
放在门口,更显阴冷。苏辰逸并不急着进去,只是缓缓闭眼,将神识外放,细细
探查起了义庄内的情况。过不片刻,苏辰逸,轻出口气,心道:看来那魔头还没
有回来,不知去了哪里。

  义庄的门虚掩着,一推就开,但苏辰逸不敢大意,隐匿了身形和灵力,小心
翼翼地走了进去。只见义庄的院子中央有一颗红色怪树,围绕着怪树摆了八口棺
材,每口棺材上都铺着一张男子的人皮。

  「果然是血灵养傀术。」看了一眼那棵红色怪树,苏辰逸便找了个地方隐匿
了起来,打算守株待兔,在义庄中等那魔头回来。

  到了夜里,乌云蔽月,天色漆黑。苏辰逸屏气凝神,将灵觉提升到极限。忽
然,他似乎听到怪树那里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吸。就在这时,怪树突然开始扭
曲变形,竟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美艳妇人,她的双手双脚仿佛被无形的绳索束
缚成一个大字形绑在空中,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性感的玉足微微拱起,仿佛
在遭受着巨大的折磨。苏辰逸还注意到,女子的臀部有一朵妖艳的花朵纹身,这
是普通人被改造成灵傀的象征。

  「啊……享受……享受服从……」美妇嘴里吐出甜美的呻吟,像是受到了感
召,周围的八个棺材里分别伸出了一道血红色的触手。女子的阴户和后庭分别被
一根触手侵入,这两根触手都在一伸一缩地蠕动着,好像将什么东西注入了女子
体内。随着这些不知名液体的输入,女子的乳头迅速勃起,变得如小指末节般粗
细。这时,又有两只触手覆盖到了女子的双乳之上,与那前面三根不同,这两根
触手顶部呈花瓣状,花瓣内还带着许多细小的丝状物。随着这两根触手覆盖上女
子的双乳,女子纤腰猛得向后拱起,浑身剧烈颤抖了起来,阴户处大量的淫水喷
涌而出,看来是到达了快乐的巅峰。正当女子放声浪叫时,又有一根类似于呼吸
罩的触手封住了女子挺翘的琼鼻和小嘴,并释放出红色的雾气,钻入女子的口鼻
之中。女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圆睁的双目也变成了半闭,露出迷离的神色。另外
三根触手在妇人周身游动爱抚的同时,还分泌出了一种红色的液体,并很快被皮
肤吸收。此刻的女子已是一脸媚态,双眸仿佛能滴出水来。

  虽然妙奴已经在苏辰逸元神中留下一些关于灵血养傀术的资料,但此刻亲眼
所见,也难免震撼。「若是任由这改造完成,那对方会再添一战力,这金丹级的
阵法我尚且无法破解。妙奴,你可以打断这进程吗?」苏辰逸在心中向妙奴问道。

  「可以,不过我只是器灵,需要借助你的身体。」

  苏辰逸轻轻点了点头,便感到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从芥子环中传了出来,不
多久就传遍了全身。

  「你只管上前,只需放松身体即可。」妙奴的声音又在苏辰逸心中响起。闻
言,苏辰逸便撤去隐身术,向着血阵中央走去。

  阵中的八只触手亦有所感,刹那间便离开了女子的身体,闪电般向苏辰逸击
来。苏辰逸忽觉自己眉心处闪过一道波动,瞬间覆盖了整个血阵。八个触手像是
遇到了主人,停在了半空,顶端略微下垂,做出了臣服的姿势。

  「啊啊啊啊……」阵中的女子突然惨叫一声,身体一空,摔落在了地上。她
双手抱头,迷离的双眼露出一丝挣扎的神色。随着身体的颤抖,一道道血雾从她
身体里弥漫而出。半空中的触手也渐渐化作了同样的血雾。

  苏辰逸将手一收,如长鲸吸水般将这些血雾纳入手中,形成了一颗透明的红
色小珠子,中间隐约可以看见一朵妖艳的花朵,与女子臀部的那朵一模一样。

  妙奴解释道:「这是血灵珠。一般而言,只有灵血养傀术完成后才会形成。

  你手上这颗只是半成品,虽然不能让她认你为主,但可以一定影响这女子的
心智。

  这女人足有金丹修为,你将这珠子留着,说不定未来会有用。「

  苏辰逸点了点头,向院子中央看去,那女子似乎已经清醒,但脸上的春色还
未完全褪去。她一手环胸,一手遮住下体,有些羞恼地看着苏辰逸。苏辰逸撇过
头去,从介子环中取出一套换洗衣服扔了过去,道:「那魔头的阵法已被我破去,
请夫人快换上衣物,血饮魔君随时可能回来。」

  听到血饮魔君的名字,那妇人眼神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却并未多说什么,
只是默默的披上衣服,并掐了个指诀,她的头发和身上的衣服便自行整理,不多
时,就恢复了端庄的模样。苏辰逸感觉到法力波动,知道她已整理完毕,便转头
看去。只见那妇人外表三十多岁,风姿绰约,眉若远山含黛,肤似凝脂白玉,凤
目如水,红唇紧闭,双颊微红,一双眼眸清亮无比,更带着三分怒气。她此刻穿
着苏辰逸的黑色劲装,少了一分妇人的妩媚,多了几分热烈。

  「是青影山庄苏夫人。」妙奴已将月丘国所有高手的资料印入苏辰逸元神,
此刻,苏辰逸却是认出眼前这位美妇乃是月丘国三大势力之一的青影山庄庄主,
苏水彤。也是月丘国唯一的女性金丹级高手。

  苏水彤似乎有些尴尬,便率先开口道:「我不慎着了那魔头的道,此刻已无
力再战。需要暂时会青影山庄的据点修养,先告辞了。」说罢,变化作一道流光
而去。

  苏辰逸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思忖道:「如今月丘国三大势力之二的
首领已被惊动,必须快些解决那魔头,免得灵血养傀术被这些人所得。」便又隐
匿了身形,默默等待血饮邪神回来。

  一晚过去,血饮邪神像是忘记了这里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这血阵已经到
了关键时刻,若不是妙奴出手,说不定昨晚便能将苏水彤彻底调教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