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修仙门派

12.16 01:58

此时血
饮邪神不回来,只怕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暂时不会回到此处了。想通这一层,苏
辰逸便掐了个指诀,向着上次群雄聚会的客栈奔去。他与血饮邪神打过一个照面,
知道若是交手,自己未必不能将其拿下。可当他再次来到客栈时,那客栈却大门
紧闭,不见一人。苏辰逸暗道:「看来是那些人不敢再在此居住了。」失望之余,
也是心念一动,有了主意。

  他找了家颜料铺子,买了几桶颜料,用一把普通人家清洁宅院的拖把在街道
墙边泼墨写到:

  血饮天魔狗娘养的缩头乌龟,有种便出来与你爷爷一战……

  苏辰逸前世经常上网与人互喷,如今骂起血饮邪神自然是手到擒来,写了百
十句也无一重复。而修士多少有些傲气,像这种无赖式的辱骂,想来能将那血饮
天魔激出来。

  正当苏辰逸回味着前世与人对喷的感受时,突然看到街角处有人正一脸惊愕
地看着他。定睛一看,却是惊雷剑门的小姐上官风。苏辰逸知道上官凤对自己印
象不佳,也不行礼,只是将颜料桶和拖把一丢,向着上官凤走了过去,打趣道:
「我把这魔头骂了一顿给你师兄出气,上官小姐觉得如何?」

  上官凤冷冷道:「临阵时贪生怕死也就罢了,人都有胆怯的时候,但胆怯只
有还在此故作豪勇,在这里哗众取宠,难道那血饮邪神是怕了你才躲起来的?」

  上官凤正待再呵斥苏辰逸几句,却突然听到一声桀桀怪笑:「原来只是个初
出茅庐的雏儿,不知你得了那宗门的几分传承,敢来寻老夫的麻烦。」

  上官凤心中大骇,瞬间祭出法宝春绽剑,将两人护在剑围之内,大喝一声:
「还不快走!」

  只是这剑围的作用极为有限,带着怪腥味的血雾如水银般向着剑围之内倾泻
而来,上官凤顿时难受欲吐,心中不由后悔:我堂堂惊雷剑门大小姐,天赋卓绝,
前途不可限量。今日为什么要管这无名小卒的死活,却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苏辰逸却是心情大好,心道终于将你这魔头引出来了,便鼓动全身真力,暗
运玄功,一下将血雾挤出了剑围。一边的上官凤顿时觉得压力一轻,不敢置信地
向身旁看去,只见苏辰逸黑袍鼓动,那道身影略显清瘦,但此时却显得如此高大
可靠,这感觉让上官凤心头忽然一震,脸颊也微微绯红,心底不知是什么滋味。

  就在上官凤胡思乱想期间,苏辰逸蓦然化作一道青虹,向半空冲去,狠狠撞
向隐匿在空中的血饮邪神。血饮邪神自认境界比苏辰逸高上一级,没有料到苏辰
逸竟敢用如此硬碰硬的打法,顿时失了先机,被苏辰逸一击得中。

  其实苏辰逸的修为比起血饮邪神还是略有不如,只是之前由妙奴出手破去灵
血阵,对他本人也有很大伤害。此刻,便如同先由一位合体期(第八阶段)高手
将他打伤,再由苏辰逸这位修为与他相当的修士与他对战。更兼此刻他过于托大,
被苏辰逸一击得手,顿时口吐七八口鲜血。苏辰逸此刻得势不饶人,揉身而上,
连打了血饮邪神七八掌,将他打到了数丈之外。

  此时血饮邪神全身已经被鲜血浸染,眼神也有些暗淡。他向着朝自己冲过来
的苏辰逸嘿嘿一笑,喘息着道:「多年前我寿元将尽,机缘巧合之下得了那门残
缺不全的功法,已经延寿多年,此时死了,也无什么遗憾了。」

  苏辰逸不置可否,淡淡道:「月丘国金丹修为者不过十指之数,你应当也是
在此称霸一方的人物,我不为难你,你自尽吧。」

  血饮邪神黯然道:「我死后,只怕我身后的势力会失去庇护,我看你虽然修
为不凡,但孤身一人,做事也会多有不便,不知你是否愿意庇护我的徒子徒孙们
一番。你放心,这绝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你以后自会知晓原因,到时再做决断不
迟。」说罢,便掏出一枚芥子环,抛给了苏辰逸。接着,血饮邪神全身精血像是
萎缩了一般,慢慢变得干枯,直至四分五裂,只留下一块血色晶石。

  苏辰逸用神识扫了一遍芥子环,发现这血饮邪神的收藏竟然极为丰富,只怕
身后的势力很不简单。不过最重要的是,第一个历练任务就这样完成了,苏辰逸
颇为意外,不过很快收敛了心神,捡起晶石,打算前去查看一下上官凤的情况。

  虽然这女子对自己冷言冷语,但生死一线时好歹也回护了自己一番,更何况,
自己还需要借助他的身份,将血饮邪神已死的消息告知月丘国其他修士。

  上官凤此刻正被一群修士簇拥着,看服饰是上官凤的同门。她呆呆地站在自
己师兄弟中间,双目望向苏辰逸刚刚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凤儿,你刚才说那少年将一位金丹级的邪修打退了?」说话的是一中年男
子,他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目光如电,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正是惊雷剑门
掌门,上官凤的父亲上官桀。他此刻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把问过的问题又问了
一遍。

  「不错,血饮邪神已被我击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苏辰逸缓缓从天而
降,并将那块血色晶石抛给了刚才问话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接住血色晶石,用神识一扫,即刻面色大变。这是金丹级高手的血
晶,而且不是普通的金丹,而是金丹巅峰。从晶石上残余的灵力来看,这位金丹
真人显然是刚死不久。

  「你杀死了一位金丹真人?说大话也要注意分寸吧!」说话的是一位穿着惊
雷剑门服饰的青年。话一出口,就得到了其他人的应和,这些人具是惊雷剑门年
轻一代的男性高手。上官凤容貌绝美,又兼身份高贵,天资绝伦。不少惊雷剑门
的青年弟子都对其仰慕不已。只是碍于其身份,只能默默暗恋。他们刚赶来的时
候,就有人察觉到上官凤神色与往常那种清冷,倒像是少女怀春一般。看得他们
心醉不已。可是刚才她与其父的一番对话,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他们如何会
察觉不到不,小姐的心思怕是系在了眼前这位少年的身上。对此他们哪会甘心,
都纷纷声援。

  那位青年得到声援,又见到双管桀并没有阻止自己说下去,便对着苏辰逸喝
道:「在我惊雷剑门面前出言不逊,便要付出代价!」抽出随身佩剑,向苏辰逸
攻去。

  苏辰逸对这个等级的攻击并不放在心上,随手一挥,便将他的剑锋带偏。不
过苏辰逸突然面色一变。那青年冷笑道:「你已经中了我的九炼雷符,雷气入体,
若是想要我解开雷气,先为你刚才的大言道歉!」

  忽然,所有面前一花,一道雷光从苏辰逸掌心直奔那青年而去,轰的一声,
胸口顿时一片血肉模糊。上官凤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她自认识苏辰逸,便自
持身份,对他颐指气使。但此刻看他出手,才意识到苏辰逸必然身负极为强大的
传承,这种传承,即使是她所在的号称月丘国三大势力的惊雷剑门,也不过是一
颗可以随意踢开的小石子。心中不由后悔万分。

  上官桀最先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对苏辰逸道:「想来你就是苏水彤苏庄
主盛赞不已的苏辰逸少侠了,难怪能得到苏夫人的垂青,将女儿都许配给了你。」

  「什么!这事我怎么……」正当苏辰逸要开口询问,妙奴的声音却突然在心
中响起:「新手任务完成,奖励两仪八极大法第一卷,门派积分五百。开启主线
任务。主线任务一:调教苏水彤母女,利用苏水彤女儿苏思雨的天阴绝脉,打通
第一道极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