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鬼府淫事

12.16 01:58

岁入寒冬,忽地一场瑞雪,纷纷扬扬下了几日,便使得满眼素白。
雪光初霁,鬼府巍峨的屋宇耸立在雪光中,显得威严肃穆。
南鬼府,北神宫,武林中人无人不知,谁人不晓。
几百年来,鬼府神宫一直统御着南北武林,分庭对抗。而近些年来却是鬼府颇为引人注目。其一,话说十七年前,年届五旬的鬼府府主与天下第一美人联姻。老夫少妻,却因鬼府府主天纵英才,倒也是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只可惜红颜薄命,这天下第一美人在三年后因产子而逝,使人感慨。其二,便是这鬼府府主与这天下第一美人所生之子。传言鬼府少主容颜绝美,天下无双,纵然是其母再生也要逊上三分颜色,只是生来娇弱,怕也是红颜命薄。

鬼府府主一世英雄,老来得子也免不了儿女情态。将这小娃儿视若掌上明珠,宠溺非常。这鬼府少主倒也非恃宠而骄之辈,聪敏过人不说,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文才风流,见者莫不心生喜爱,恨不得是自家孩儿。万般皆好,只是先天不足,体态娇弱,常年抱病,却又因此凭添了一份病弱之姿,让人心生怜爱。

这鬼府府主更是宠爱异常,捧在掌中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在鬼府府主万般宠爱下,这少主倒也是平平安安地长至了一十四岁。
鬼府后园,有一处梅林,内植有千株奇梅。一场瑞雪,催开了这满园梅树,一夜之间碧蕊微绽,幽香暗藏,使得满天雪景凭添了几分秀色。
“玉容,你自八岁起服待少主,至今已是过了一十四年。你已过了婚嫁之年,叔叔看在眼里急在心底,前些日子为你说了一户人家……”粗壮的汉子得了个空,便拉着一清丽少女寻了个僻静的角落,悄声问询。

那清丽少女满脸不愿:“玉容打小失去爹爹亲娘,幸得姑奶奶收留才得以留在鬼府。少主降世之时夫人便亡故了,姑奶奶便担起了抚养少主之职。而玉容也因此陪伴少主身侧。少主三岁时姑奶奶便染病身故,玉容受姑奶奶所托,尽心陪伴少主。天可怜见,玉容不负姑奶奶所托,少主而今长得粉雕玉琢,人见人爱。”

“这是玉容的功劳没错,只是你年岁已大,再耽搁下去,叔叔又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那粗壮的汉子满脸焦急。
少女轻叹一声:“玉容有幸得以服待少主,爹娘在九泉之下也会含笑瞑目,叔叔不必多言了,玉容还要会少主添置新衣。少主肌肤娇嫩,寻常衣料穿在身上定会痛痒难当,眼见天色不早,少不得要耽误一些功夫。叔叔,玉容先行告退了。”

粗壮汉子看着清丽少女施了个礼便径自离去,不由地不甘地跺了跺脚。长吁短叹一番也只得摇头离去。
待得曲终人散时,一抹纤细身影忽地自满园子的梅花中现出身影来,只见来人身躯袅娜,态度娉婷。鼻倚琼瑶,眸含秋水。眉不描而自录,唇不抹而凝朱。生成秀发尽堪盘,娇委最可爱,桃花雨颊,姿容艳丽,端是个倾国倾城绝色佳人。体态修长略显羸弱,却添显几分柔弱姿色,益发诱人心神。若不是一身男装,真的要让人以为是个美貌佳人了。

只见那绝世人儿黛眉轻颦,瑶鼻微皱,现出几分不满神色:“连老五又来多事了。玉容在我身边好端端的,竟然要唆使她离我而去。自小便是她在我身边张罗惯了,一时离去怕是有许多不便,我得想个法子才是。”

莺声燕语,清脆悦耳,言语之间尚带几分孩童的任性,却让那绝美容颜更是娇憨可爱。
心下打定主意,可人儿便自身边的梅枝上折下一株红梅来,慢慢地走向梅林尽头的一处小楼。
行至小楼门前,早有几个清丽女子立在门前侯着,见到绝美人儿,便齐声叫唤:“少主,您去哪儿了,让丫环们担心死了。若是玉容姐姐回来,不见了你,又要责罚我们了。”
绝美人儿方要开口,便听得一声清脆的声儿笑道:“我怎么又要责罚你们了?”
绝美人儿回眸,却见刚才那清丽少女正手捧着几块上好的锦缎站在身后。一见少女容颜,也不顾身上满是积雪,便迎了上去将那清丽少女抱了个满怀:“玉容,我冷!”
那清丽少女将手上的锦缎交予其他丫头,捏住那绝美人儿一双纤纤素手,秀眉皱了起来:“怪不得你们说我要责罚你们,明知少主经不得寒,还不快关上门,燃好暖炉,给少主取暖。”

那些丫头们听罢便自散开,而那绝美的人儿便眨着一双点漆双瞳,笑看着清丽少女:“还是玉容疼我。”
那清丽少女打小服侍这绝美人儿,哪里不知这小人儿的诡计,便笑捏了那小人儿的玉鼻:“你又去外面偷听我与叔叔谈话了。”
小人儿不乐地除下身上的狐皮袄,然后径自入到内室,坐在雕花大床沿侧:“玉容若是去了,舞儿便要寂寞了。”
“玉容不去,少主莫要担心。”那清丽少女见着小人儿万般不愿,不由地笑了起来,虽然少主聪慧绝顶,却终究只有十四岁,少不了几分孩子气。心下也有些感伤,少主恋她也只是因为打小便习惯了她的服侍,若是她离去也只是一时不适,过些日子惯了便会将她忘了。

见着少女眼中忽现出几分愁苦之色,小人儿的眼眸里忽地现出几分狡黠之色。只见他眼眸咕碌一转,一双小手便环住了那清丽少女的细腰:“玉容,舞儿有些冷,你陪我歇着吧。”
“好。”因少主自小体寒,少不得人暖被窝,少女便将那小人儿抱至床中,然后自个也除去了外裳陪着小人儿睡下。
睡了盏茶时分,那被窝便暖了,那小人儿便闹着喊热,清丽少女便稍稍掀起锦被,腾出一丝缝隙,让自己的背凉了,才又盖上锦被,将背贴在小人儿的身上。如此反复了七八回,清丽少女已是冻得牙关打颤,却忍着不说,只是抱着小人儿不动。

小人儿聪慧绝顶,怎么不知,一双纤纤素心便在清丽人儿的身上来回搓弄。那清丽少女年过双十,身体早已成熟,被这小人儿一双素手上下抚摸不由地暗动了春心,不由地红了一张清丽的容颜,她自八岁时服侍这年少主子,主子日渐长成,容貌丰美,举世无双,遂情根早种,故而对于亲叔说亲之事百般推辞,而那小冤家尚值年少,此番举动定是无意而为之,却挑动了她心底的那根情弦。

心下忽地起了私心,若是趁此机会,与年少主子有了肌肤之亲,沾了夫妻情谊,日后少主长成,不是正妻当个侍妾也是甘愿。拿定了主意,这清丽少女便颤着一双玉手,慢慢地滑入锦被中,颤悠悠地解开了自家的衾衣,光了个身子贴近那小人儿。

小人儿虽然年少,但已年满十四,身量事物也已长全,且平日里博古通今,所学甚猎,得空时也曾看些杂书,对于男女情交之事也略为通晓。察觉那泛着处子幽香的柔软身子贴了上来,心知那清丽少女动了情心。

思忖少主年少,清丽少女便红了一张脸,咬着牙将一双玉手伸入身旁小人儿裤裆中,颤悠悠地捏了小主子娇小光洁的事物轻轻搓弄,不多时便觉手中那物变得火烫坚硬起来,一抬眼便见一双绝丽黑眸正紧盯着自己,不由地红了一双白皙耳垂。

身子被清丽人儿的一双手撩拨的热辣难忍,也不由地红了一张无双的丽容。也学了清丽人儿的模样,把手伸至那清丽少女腿间,触着那成熟的私处,被那柔软的体毛扎得有些手痒,不由时暗道一声奇怪。他尚未成人,自然不知人若长成,不论男女兼有此物,便好奇地撩开了被子,拿开细看,只见那雪白臀儿,细细缝儿,乌黑柔软的浓密芳草柔顺地覆在腿间,好奇地拿手去捋。

无意的举动更加挑动了清丽少女的炽炽情火,只觉私处湿热,低头一瞧只见那处津液汩汩竟湿了臀下一片被褥。拿眼偷瞧身边人儿,见那粉白臀间的那物虽小却已灼灼抬头,便将小人儿推倒在床上,欺身而上,颤悠悠地将物含入体内。那物虽小但在她的揉弄之下也已坚硬无比,好似一根肉棒槌,狠狠地戳进了她的花心之内,破了她的处子之身。当下疼得她珠泪滚滚,一口气险些岔了过去,白生生的身子险些压在小人儿身上。连忙深吸一口气,撑住身子,俯看身下那小人儿。

小人儿只觉那处有些紧窒夹得他那地方有些生疼,有些害怕地往后缩了缩臀,想要抽出自己的物体,但又觉清丽人儿里面火热,湿热湿润,又有些不舍,遂而又进了些许。那清丽少女却被这一动逗弄的情欲大炽,忍着些许破身之痛,便抬起臀儿裹着小主子那小小玉茎套弄了起来。两片雪臀上下抽动,不多时便将那小人儿逗得情火大炽,也不自地挺起丰臀顶着那温润所在。

顶了约摸五六百回,小人儿的身子便一阵痉挛,便将泄了初精在那火热体内。
清丽人儿见小人儿泄了,便急忙小心侧卧在小人儿身侧,将锦被为其盖好。小人儿那物一泄便软了下来,径自便滑出了她的体内,为了不惊动那小人儿,清丽人儿虽觉身上有些不适,但也强忍了下来,便粘着那小人儿睡了下去。

待得小人儿睡熟,清丽少女才偷偷下得床,穿好衣物自行回房收拾。收拾妥当,清丽少女才回到小人儿的房内,坐在床沿做些女红,并不时地为小人儿掖被免得小人儿因踢被而受寒。

待得小人儿醒了,清丽少女才服侍小人儿梳浩妥贴。
此后数月,一经入夜,小人儿便缠着清丽少女如此耍弄一番才跟入睡,只苦了清丽少女。却原来,那少女已有三月未行经期,偷偷出府看了大夫,竟然已有三月喜脉,思量时日竟是初次交欢便落了种。看完大夫,一路正自烦恼不知该将此孽种留下还是除去。哪知一回府中便被鬼府府主叫去问话,胆战心惊地进了议事大厅,却见府主面带喜色,而他身侧竟站定了为她诊治的大夫。

却原来那大夫乃是鬼府中人,认得这清丽少女是少主身边贴身丫头,一诊断是喜脉,心知此种定是少主所留,故而便急急地前来禀报鬼府府主。而那鬼府府主因其独子自幼体弱,早就有意为其择妻生子,又见清丽少女容颜秀丽,举止大方得体,也不追究其引诱少主之罪,竟招少女亲叔,取其生辰八字,择了良辰吉日将少女娶进了门。

少女亲叔无故攀上鬼府府主这门亲家,自然是喜出望外,满口同意。
故而少女也就成了鬼府的少夫人。自知身份卑微,少女不曾想到自己竟然做了那小人儿的正妻,心下自是欢喜异常。更加小心地服侍那小人儿。
一转眼到了来年十月,UU1001词语替换吐蕊,秋桂飘香,已然到了鬼府少夫人产子之时。
鬼府府主因其妻产子而故,便在儿媳怀孕之时命人前往各地采取仙草灵药,为其培本固元,以期壮儿媳之体。却不料弄巧反拙,灵药药力皆为腹中胎儿所吸收,使得胎儿发育过大,临产之际弄得那清丽少妇几番昏死过去。最终在产下一子之后香消玉殒。

这处鬼府少主白了一张绝丽姿容,握着那贴心人儿一双柔荑昏了过去,弄得阖府上下又是一阵忙乱。那处鬼府府主抱着刚刚临世的孙儿却发现那小娃儿甫一出世便具有浑厚无比的内力,一摸骨骼不由地老泪纵横,其孙骨骼清奇,竟然是个天生的练武奇才。独子年已十五,虽然天生聪明过人,但因天生心脉残缺而且无法习武,而他因爱妻亡故也不愿再续弦,故而他一直担忧鬼府后继无人,这也是他听闻独子身边丫头有喜而将其纳为儿媳的原因。

天可怜见,上天终于赐他一个继承之人,他不由地唏嘘感慨老泪纵横。可是欣喜之情一升起却又坠入谷底,原因仍是其孙那带出娘胎的浑厚内力,因其年岁过小,故而那内力便在其体内横冲十撞使得那小小娃儿几番面红耳赤失去知觉。

当下鬼府府主便交待贴身亲信了一番之后,就携着甫出世的孙儿出了鬼府寻一僻静之处好好地教养这鬼府继承人。
而那鬼府少主苏醒之后,却冷静异常,命人办理其妻后事。一日之间便似长大成人一般,稳重了许多。又因为他本聪明之人,只是因为年岁尚幼,还未显其锋芒。经此一变故,倒显出其才能来。

其父离开鬼府之后,鬼府上下便由他作了主,虽然他不会武功,但是凭其过人才智,倒也将鬼府上下打点的井井有条,让人心服口服。
只是有一点颇遭人非议,便是那鬼府少主其妻亡故不到一月,他便又娶了一个绝色女子为妾,数月之后此妾又怀了身孕,而妾室有孕其间,他又娶了一个女子,不过他原本就是风流相貌,又是鬼府少主,三妻四妾倒也没有人在意。

只是这鬼府少主偶然会想念那因为难产而亡故的妻子,然后也会连带想起那被父亲带走的长子,只是他天性凉薄,纵有想念也是稍纵即逝,又复入了温柔乡,沉醉在暖玉温香中。
而故事,却只是刚刚开头……
第一章

阳春三月,江南春光无限好。
风景妍丽的小镇,因家家户户种植百花,每天春日但见每户墙头花团锦簇,秀丽非常。故而这小镇就被人称做百花镇。
百花镇每年都要在阳春三月,百花盛开之期举行一次斗花大赛,虽然斗的不是什么牡丹之类的绝色国花,倒也是清丽雅致的秀丽之物。更兼百花镇家家户户都取百花酿酒,故而在阳春三月之时,常常吸引大批人潮前来观花更兼品酒。

又到了三月春光明媚时,家家户户早早地便将自家精心酿制的美酒与精心栽培的鲜花摆放在自家门前。美酒过往行人只要出一文钱,便可以喝个尽心尽意,若是再出一文钱,便可以带上一坛。酒虽便宜,却是绝顶美酒,故而每年这个时节便会有许多人前来品尝美酒,而来年你依旧可以见到这些人的踪迹。鲜花是让人观赏的,若是想买便要过了斗花节。

过往行人,在此时都可见家家户户大门敞开,门前叠满了封口的酒坛子,而门槛处放着一只瓷碗,碗内堆着为数不少的铜钱却无人看管。此处民风淳朴,镇民们平日里以种地为生,养花酿酒只是闲瑕乐事,故而也不甚在意那门前的瓷碗内铜钱多寡,一文钱也只是小小心意。不要以为家里面没有人,若是酒不够了,你叫唤上一声便会有人笑呵呵地捧着酒坛子出来。

一位白白净净的胖老头将一文钱扔进一只瓷碗中,然后便从一边拎起一坛子酒打开封坛硬泥,仰起脖子往口中倒。正喝得痛快,又来了几个人,然后也是将一文钱扔在碗中,端起酒就喝。其中有位年轻的娘子,看着门前的娇艳的花朵看得喜欢,便开口叫唤:“有人在家吗?”

那胖老头见那年轻娘子满脸喜爱之色,便唱了个偌道声小娘子:“小娘子,可是要买花?”
那年轻娘子点了点头,道:“奴家见这花长得娇艳可人,想要买几盆回家……”
“小娘子,这花不卖的。”胖老头抹了一把嘴边的美酒,然后将手指放进口中吮啜,一幅贪酒模样。
那小娘子脸露讶异之色:“老人家可是这户人家的甚么人?”
“老头什么也不是,不过老头知道这花不卖。因为这花是用来……”胖老头憨笑着间这户人家的主人已经走了出来。
看到老头显然是熟识,笑着先打了个招呼,然后面对那小娘子问道:“可是小娘子叫唤?”
年轻娘子点了点头。那家主人便道:“可是酒水不够?”
小娘子摇了摇头,笑道:“不是,奴家酒量颇浅,叫主人出来只为买花。可是这位老人家说是这花不卖。”
那主人笑盈盈地望了一旁的胖老头,然后低下身捧起小娘子所指的花:“小娘子可是喜欢这盆?只要小娘子十文钱,便可以买去了。”
那小娘子心喜,忙从荷包里掏出十文钱递与主人,然后便欢天喜地地捧着花远去了。那胖老头讶异,抓住欲往内行的主人家问道:“文老哥,往年这花未过斗花节都不卖,今年怎么?”

那主人笑着对胖老头说:“白老哥,今年斗花节,花魁早已在定在了镇尾燕老爹家的一株桃花上,故而我们也不等斗花节了,有人喜欢便卖了罢。”
“哦?燕老爹?是何等人物啊?”那白胖老爹捋了捋白须,眼睛泛着一抹淡淡的醉意。
“燕老爹仍是三年前从别处而来的一个怪人,他就住在镇尾的一处竹舍中,你一直下去便可以看到了。他家栽种的那株桃花实在是漂亮,故而大家都心服口服。”那主人家指了个方向,便入内去了。

那白胖老头抹了抹嘴,继续饮酒,喝了三坛酒,然后又抛了个铜钱扔在瓷碗内,端了一坛酒就往镇尾走去。
遁着所指方向寻去,行约一里路,便可见一处竹篱围成的院墙,内种百花,只见那百花竞秀,万卉争妍,红笔合营兼。拴不住满园春色,妖妖争艳治。扫不开,边地腿脂。几阵香风,频送下几番红雨。一群啼鸟,还间著一点流莺。觅蕊游蜂,两两飞来枝上,寻花浪蝶,双双获列梢头。数不尽,半开半放的花花蕊蕊,捎不来,又娇又嫩的紫紫红红。好一幅春光百花图。

推开竹篱,就见一稚龄小童蹲在地上专心地侍弄着面前的一株盆栽。白胖老头蹑足靠近,却见那小童左手轻台,一只挖泥用的竹签便呼啸破风射向那老头。
白胖老头吃了一惊,直觉侧身然后用手上的酒坛子一挡,只听哗啦一声,那酒坛子便四分五裂掉在了地上。白胖老头看着流满地的美酒不由地叫声可惜,然后咋着舌转头看着射在门框上的竹签,只见签身入木七分,尚自不停地颤动着,足见发签之人功人深厚。

他皱了皱眉,再次转头看着那蹲在地上的小娃儿,连声道着奇怪,这小娃儿不过三四岁,功力却不止三四十年,此一奇。这小娃儿没有回头,随手一扔那竹签便似长了眼睛眼睛一样朝他飞来,奇准无比,此第二奇。第三奇便是他自信功力不弱,却逃不过那小娃儿的耳朵,可见这娃儿的耳力之佳。

“不归,有客人到了吗?”茅舍内,一声浑厚的声音传入白胖老头耳内,又是吃了一惊。茅舍离他所在之处有十丈距离,而发话之人中气十足,就似在耳朵所话一样,此等功力又是举世罕见。更让他吃惊的是,这声音竟有些几分耳熟。想以适才为其指路镇民所语,燕老爹……燕老爹,难不成是指他?

“爷爷,是一个老头儿闯了进来。”那小娃儿抬起眼睛,看着白胖老头,老头儿不由地被那双寒光四射的双眸看得心慌意乱,心头突突地乱跳。避开那双眼睛的锋芒,老头儿仔细地看着那小娃儿,只见那娃儿面如满月,眉如新裁,一双眼睛精光熠熠,鼻如刀刻,薄唇犹如涂丹,一付好相貌。最难得是额头莹光灿烂,气蕴紫府,肌肤下莹光灿烂益发衬得那小娃儿晶莹可爱,看去竟然是内力已臻化境。真是奇哉奇哉,普通习武之人练上个七八十年也没有此等内力,这小小娃儿或许连走路也不稳竟然能有此等功力……

“不归,不得无礼!”茅舍内那人喝叱了一声,那小娃儿便撇了撇嘴,瞪了白胖老头一眼。白胖老头被那小娃儿一瞪,只觉那小娃儿气势惊人,不觉退后两步。又见小娃儿不以为然地做了个鬼脸,白胖老头不由地红了一张老脸。心下暗道一声惭愧,想不到他行走江湖数十年,在武林中也小有名声,今日被这小娃儿一瞪竟觉心虚气弱,实在是惭愧。

不过若是那人之后,倒也是不算太过丢人,白胖老头唱了个肥偌,对着那茅舍施了个礼,恭声道:“屋内可是鬼府府主‘云中鬼燕’燕鹤行燕尊主?”
茅舍中人默然不语,却见那小娃儿皱了皱一双眉,脸上泛起几分疑惑的表情。小娃儿终究是小娃儿,这一皱眉已然漏了底细,白胖老头心知茅舍中人便是那鬼府府主,一张白白净净的老脸上泛出几分欢喜:“老朽白不醉多年前与尊主有过几面之缘,不知道尊主可曾记得老朽?”

“原来是不老酒翁。”茅舍中人笑道,只见茅舍紧闭的门慢慢打开,一个粗布衣裳,长发覆面的七旬老者笑着走了出来。
一直蹲在地上的小娃儿见到老者,便叫了一声“爷爷”足尖一点便掠到了那老者面前。白胖老者看得明白,这正是一招“乳燕投林”。因小娃儿功力过人,这招普通的轻功也就看起来威力惊人了。

那七旬老者撩起覆面的长发,只见那老者红光满面,鹤发童颜,蚕眉虎目,鹰鼻丰唇,配上那七尺昂藏之躯,看去威风凛凛气宇不凡。白胖老者暗叹一声,这鬼府府主相貌堂堂,怪不得当年二八年华的天下第一美人愿嫁于当时已过五旬的他为妻了。按下心头感慨,这自称白不醉的老者便对着那老者施了一个礼。

那七旬老者一手揽住那投入怀中的小娃儿,一手微动,白胖老者便觉得身子好像被一道气墙托住,那礼施了一半便顿在那里动弹不得了。讪笑一声,白胖老者便直起身,笑着对那老者道:“原来尊主落脚于百花镇,老朽年年到此品尝百花美酒,想不到竟然如今方得见尊主。”

那七旬老者笑着摆了摆手:“我现在只是一个种花的燕老爹,白老弟切莫如此称呼。”
那白不醉本是个聪明人,自然知晓这七旬老者不愿以真实身份见人,便也厚着脸皮称了这老者一声燕老爹:“燕老爹,这位可是令孙?”
七旬老者抚摸着那小娃儿的头顶,一脸宠爱的神情:“白兄弟所言不差,这是小儿的长子,名唤不归,去年十月刚满三周岁。我那媳妇命薄,生下不归便过世了,小儿又天生娇弱担不起抚养娃儿的重任,所以老头我便把不归带了出去,小心调教,而今聪明乖巧,也算是对得起他死去的娘亲了。”

“三岁?”白不醉还是暗自咋舌,再仔细端详,却见那小娃儿双眸精光敛去,除却肌肤比寻常孩儿看去晶莹洁白之外,倒也看不出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心下更是暗自吃惊,这小娃儿的内力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小小年纪修为已经如此深厚,长大了定是了不得的人物,“恭喜燕老爹有此龙孙,可喜可贺啊。”

那老者朗笑数声,捻须而笑,也是禁不住满脸喜色:“老头也因为有此佳孙而感到欣慰异常啊。不知白老弟前来此处所为何事?”
“啊!”白不醉想起来访初衷不由笑道,“我听街头的一户人家说今年的花魁已经定了,故而有些好奇,前来看看……想不到遇到燕老爹您了……”
老者含笑不语,而偎在老者怀中的小娃儿却是眼角泛起几分喜色:“爷爷,我种的桃花真的被定为花魁了么?”
“怎么,桃花是……”白不醉惊愕地指着那小娃儿,心下有些诧异,“难道说桃花是令孙所种?”
“正是,不归平日无事时便爱种种花,这点像他已故多年的奶奶……”眼底有些神伤,察觉到老者情绪的波动,那小娃儿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一双小手却是抓着老者的长须抚了又抚。老者敛去悲色又复欢笑,“不归娃儿,你便带白爷爷去看看你种的那株桃花吧。”

小娃儿点了点头,只是朝白不醉点了点头,也不管白不醉跟不跟,便自往前行去了。白不醉暗觉这小娃儿年纪虽小,但是霸气却不小,若是教导得好了,武林福份不浅,若是教导不好,怕又是武林一祸害。

收下思量,脚下却未停步,跟在那小娃儿身后穿梭于花丛中,园子不大,一会便到了茅舍后。未过茅舍,白不醉便已闻到一股极其清雅的花味,转过茅舍,却见一株碧桃迎风吐蕊。那株碧桃花大如碗,清香入鼻,树身犹如一条巨龙飞翔于半空中。凑近细看,那株碧桃花色异于寻常桃花,竟是红白紫三色夹杂,看去果然是不同寻常。

“这花是你种的?”白不醉笑指着那大如碗的桃花,世间怕是再也难见如此巨大的桃花了。
上前摘了一朵桃花,递予白不醉,小娃儿道:“白爷爷,这地下是万年寒泉,此株桃花是自然异种,吸食寒泉精华,我不过是小心照料而已。白爷爷,您收下这朵碧桃花吧,这桃花吸食寒泉精华,功能去火疗毒,您收下这朵桃花就当是不归打破您的酒坛子的赔礼,好不好?”

白不醉笑着接过,只见那桃花入手奇寒刺骨,有些拿捏不住,急忙撕下一幅衣襟,裹住桃花:“多谢小兄弟赠花。”
“不用客气,打破了您的酒坛子,我理当赔罪。”小娃儿扯了扯嘴角,便自行离开了。
白不醉摇了摇头,这小娃儿看去面冷心热,长大了定是武林福星。回到前院,七旬老者正双目慈爱地望着那小娃儿。见到他走了过来,便笑道:“白老弟,我这茅舍没有什么百花美酒,所以不便招待,就不远送了。”

心知是老者不愿他多留,白不醉唱了个偌,就转身离去。甫一推开门,身后忽地闪过一道厉风,侧手伸手,却接住了一块温润如玉的玉牌,正自疑虑,却听那老者的声音就似在耳边:“白老弟,麻烦你去老头家中,叫小儿派人接孙儿回家聚聚,老头不愿他父子二人情份生疏了。”

看了看手中玉牌,只见上刻一只飞燕,心知此仍鬼府信物,当下觉得受宠若惊,于是便笑允道:“老爹放心,小老儿一定在三日内将此话送到府上,告辞。”
“不归,你也该去收拾行李了。三日很快就过去的。”老者抚着小娃儿的脸,笑道,“你若是不惯,再回来吧。”
“是,爷爷。”那小娃儿不是个粘人的孩子,便点了点头,进了茅屋。而老者便坐在院中花树下,笑呵呵地晒着太阳,看去像极了普通的老人家。独舞啊独舞,也该让你见见不归了。


燕不归皱着眉头看着爬到他脚上的小奶娃儿,看着那小奶娃儿张着嘴将满口的口水滴在他的鞋子上,不由地使得他小小的脸上泛起一抹明显的厌恶神情来。他稍稍地弯下身,用手指拎起那小奶娃儿,不假思索地想要扔出去。却见那小奶娃儿不适地四处踢腾,一双手紧紧地攀着他的手,口齿不清地叫着:“地……地……”

贴近那小娃儿的嘴,燕不归才听清楚了那小娃儿叫的是爹爹。
“爹爹?”燕不归疑惑地抬起头,顺着小娃儿爬行的线路看去,却见花丛中一处石亭,亭内并无桌椅有的是一张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