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师兄弟的大家伙

12.16 01:57

小子,忍了很久了吧?都怪老子刚才太舒服,把你给忘记了。」丁剑右
虚按解开了高达的哑穴,同时也解开绑着李茉双手的红绳,高潮后无力的李茉如
同软肉瘫坐下来,却被丁剑从身后楼入怀内,双腿伸进她双腿间使其大大张开,
那根让她快乐得上天的肉棒,如同归家游子般从股后温柔插进温暖的小穴中,两
人下身交合画面完全暴露高达眼中。

  这次丁剑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狂风暴雨般抽插,而是慢慢的轻轻抽插,感觉着
李茉阴道内

  的嫩肉缓缓的蠕动,一层层的褶皱温柔地按摩着不断进出的大龟头。双手扶
着她柔弱

  无骨的细腰,引导她的娇躯微微的上下耸动,爱液顺着肉棒淌到他的大腿上,
两人身下被子都湿了:「哈哈,这个『碧波仙子』真是人如其名,胸又大,水又
多,真爽。小子,刚才李丫头说你在树林中趁她小解时强奸了她,活生生强插了
她一刻时间,然后就被他丈夫吓射了?真没用啊,那天你要把这个丫头操爽了,
她哪里会追杀你呢?上次我教你的本领,你都学得哪去了。」

  「淫贼,你不得死……呜呜……」李茉忍不住抽泣起来,先前高达昏迷时候
自己被这个淫贼以高深淫技弄得欲火焚身,迷糊间就被对方肉棒插了进来,还没
等她反应过来,就丁剑以狂风暴雨地抽插送了高潮,这种不属于丈夫的肉棒给她
带来刺激和快感,根本不是平时夫妻之间交欢可比,她根本没有招架之力,随后
又被丁剑数度送上高潮,灵魂神游神天外间被对方套出当日被高达强暴的情形,
现在被丁剑拿来挤兑高达,她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高达仅仅只有脖子能动弹,不禁怒道:「淫贼,你到底是干什么?」

  丁剑哈哈一笑:「你把头偏到一边去,看别的。」

  高达依言转头望过去,却发现跟床缘接触的墙上竟有一个拇指大的小孔,透
进小孔看进去前面正好是一张梳妆台,台上有一块窗户大小的黄铜镜子,镜面上
印入一张巨大床上,床上却是空无一物。

  「那里面什么也没有啊?」高达甚是不解,转首寻问丁剑,丁剑却是不理不
睬,他将李茉的脸强侧转过来,强吻着对方的樱唇,双手更是把李茉身上唯一肚
兜也解了下来,「好大啊!」高达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美乳,如同两只木瓜的
美乳被丁剑握手中,不停搓揉着变换着形状,纵使他使再大的劲也立刻变回原状,
如此弹性和雄伟直把高达看得口水都差点落出来。

  看着看着,高达脑海中竟然浮现当日他与丁剑前后抽插程素的画面,隐隐
生出一种待会要是和丁剑一起前后夹击这个『碧波仙子』能有多好。「该死!」
这念头一闪即逝,高达理智地将这个淫荡念头压下去,自己当日已经伤害过凌清
竹一次,不能再伤害其他女人了,只得转首闭目,暗暗调运真气冲穴,好杀丁剑
一个措手不及。

  「坏蛋,都是二位哥哥害的,偏偏要人家带你们来这种风月之地,害得人家
被当猴看?」

  正当高达暗运真气冲穴时,忽然一阵如黄莺般的撒娇女声从对面房间隐约传
过来,这间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了,若非墙上开了个小孔,高达靠得又近,又正
在全力运动冲穴,根本没可能听到隔壁房间的声音。他的脑海一下子就想起飘逸
的长发,淡淡的柳眉,多情的眸子,还有那瓜子型的小脸,蛋清般白嫩的肌肤,
江南女子温柔与娇小玲珑,那一个夺走自己处男之身的女子。

  「是素素!林师弟不是说她回家了,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高达此刻心
乱如麻,急忙睁开眼睛朝着那小孔看进去,只见铜镜出现了两男一女的身影,他
们正走向那张大床,落日余光对面房间的窗户射里面,让高达对三人看得尤是清
楚。

  这两个男人一个高高瘦瘦的,脸如马脸,皮肤有点细皮嫩肉,可长在这一张
马面上却出奇的怪。另一个长得肥胖硕大,獐头鼠目,鼻子极大,个子极矮,好
像比身边的女子还要矮点,走起路有点像一头猪。两人的年纪约莫四十左右岁,
从两人的面相来看长得十分之相似,不但长丑,还满脸相似的淫秽之色,应该是
一对亲生兄弟,而他们中间是一个身穿丝绸青衣百褶裙的绝色妙龄少女,不是凌
素素还能是谁?

  「不!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错……」高达紧紧地闭上眼睛,现在他已经不是
什么纯情初哥了,光看两男一女共处一间,而且程素面上带着那媚态,不用明
说也看得出三人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但高达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对面的
女子就是程素,她在自己心中有着不一般的份量,但是对面说话却不断传过来。

  「嘿嘿,你说呢?当然是要安慰好妹妹哪颗春心萌动少女的心。」

  「谁要你们安慰了,谁萌动春心了,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如果不是昨天义
父趁着和人家敦伦时蒙住人家的眼睛,人家哪里会给你们这俩个不知从哪里冒出
来的丑八怪插人家的小穴和后面的。」

  「嘿嘿!好妹妹,其实你早就知俺俩兄弟躲房间了。虽说俺俩兄弟的肉棒跟
师父大人差不多一样够大,但外形是有分别的,你是感受出来的,结果还是叫爹
爹,义父人家要肉棍,嘿嘿……」

  「坏蛋,你再敢说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你们了。」

  对面那淫秽的男声和女子撒娇的嗲气之声,那熟悉而又陌生,高达的呼吸变
的急促,一阵气血翻涌,心若死灰再也提不起念头冲穴反击,死死盯着圆孔中的
铜镜,他要看清楚那人到底是不是程素。

  他,看得目瞪口呆。太美了,她是程素,却是一个他从来没有看到的凌清
竹,她满面羞红地靠在马面瘦子怀内,两人侧坐在床边,头上发钗被摘了下来,
如云的秀发分开,三千青丝分垂搭在胸前,淡青色的百褶裙,一只修长的小腿在
床前调皮晃动,在裙下勾勒出来,不时用它轻踢旁边那个胖子的双腿,这动作说
不出的可爱,若说以前往的程素是一位绝色高贵的千金大小姐,只可远观不可
抚摸,那现在即是一个调皮邻家小女孩,平易近人。

  不止高达,对面对胖瘦兄弟也像被程素此时表演出娇态迷住,好长时间才
反应过来,胖子那如老鼠般的双火光四射的眼睛看着程素说道,「好妹妹,你
实在太美了,让大哥好好疼爱你!」说罢他那双胖圆的短手在程素的身上左摸
右捏,隔着布裙抚摸程素的一双秀腿,同时马面瘦子从程素颈后伸脸过来,
捏起他那张大嘴讨吻,程素竟然真的转脸和他吻在一起。

  程素清纯秀丽的容颜,百褶裙下凹凸有致的身体,还有两双在她身上游移
的大手,让一切显得淫靡而不真实,高达顿时一阵天旋地转,「这?这是怎么回
事,素素什么时候跟这两个男人搞在一起,难道他们……」

  此时对面程素一边瘦子热烈地亲吻着,一边向轻轻移动身体,两人身体分
开了一点间隙,她的小手摸向马面瘦子胯下,温柔地解开对方腰带,拨开衣物掏
出一条完全不逊色于高达的黝黑的肉棍出来,一手急切的上下撸动,另一手来回
揉捏着比她小手还要大的卵蛋。

  两人肆无忌惮的缠绵与热吻,还有一个鼠目胖子抚摸着她的大腿,最后隔着
百褶裙按在那高高鼓起阴阜上来回搓动,身体敏感的程素已经气喘吁吁,螺首
轻昂,放开对方的大嘴:「哦……不要……啊……不要。唔……好难过,不要再
弄了……」那低声的呻吟,娇柔滑腻的声音透着绵绵情欲。

  「嘿嘿,好妹妹,太阳才刚刚落山,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这么急躁做什
么!」马脸瘦子嘿嘿笑着,隔着衣服抚摸着程素的一对玉乳起来,「好妹妹,
你跟你娘长得直像哟,连叫床的声音都像,小穴也是那样喜欢咬人。当年可是俺
俩兄弟给你娘亲开苞,那晚你娘的小穴就像你昨天一样紧紧咬俺的鸡巴不放。」

  「咦,二哥骗人。」程素小手在在马脸瘦子那坨沉甸甸的硕果上想用力掐
一下,但又像是一件心爱的东西舍不得,只在表皮上用指甲掐了一下;「人家怎
么听娘说了,当年娘亲是在外面一个山潭洗澡的时候遇到『猪马双怪』的袭击,
她那个时候没有穿衣服被困在潭水中,就在这个时候被爹爹路过出手相助,爹爹
因为了看娘亲的身体,所以他对娘亲负起责任,娶娘过门,他们非常恩爱。」

  鼠目胖子笑道:「你娘只说了一半,没跟你说全。没错,白天她上官芸是被
你爹救了,但是晚上你爹爹与她同住一间客栈,与她喝酒,她也打算将身体交给
他,结果你爹喝醉了,身为初哥的凌天南迷糊间把她的菊门当成小穴插进,结果
只插进半截就泄了,他人也因此射精的快感昏睡过去。你娘的菊花疼得受不了跑
了出来,结果苏州大街上遇着我俩兄弟,我俩兄弟就在大街上给你娘破处,还完
成菊花破处,你娘插得一边想浪叫,一边又怕吵醒街坊的样子太美了。」

  「原来是这样!」程素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但又摇摇头:「娘又怎么可
跟你们搞在一起,你们的三脚功夫连人家都打不过?」

  瘦胖兄弟同声淫笑:「嘿嘿……因为我们好历害啊,昨天你不尝到了。」

  程素小脑袋可爱地摇晃着:「我还是不信,除非真眼所见,或者娘亲承认,
胡说八道谁不会。」

  「到时操一次你娘上官芸给你看,到时你就相信了。」

  「嗯,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也无妨。但是你们要偷偷来,我不想别人破坏
爹娘之间感情!」

  「遵命……」

  「好妹妹有命,做哥哥的岂敢不从……」

  听着从小孔传来的声音,高达又是愤怒又是嫉妒,不由回想那几天与程素、
丁剑的三人行,还有现在被丁剑操得认不清天南地北的李茉:「难道这才是女人
的天性吗?其实男人与女人都一样喜欢追求欢爱?」此时他脑海再响丁剑说过的
『极乐教』教义,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侵袭了他的身体,他浑身开始发热,裤铛
的肉棍不能自抑地膨胀起来。

  「嗯……啊……啊!大哥你怎么手伸进人家裙里了,还脱人家的裤子,哎哟
……」

  鼠目胖子撩起百褶裙,将里面那条青色丝绸中裤脱了下来,程素用小腿踢
着胖子娇骂。清纯的面容,嗲嗲的声音,配上淫荡的动作,程素全身散发着一
种无比诱惑的性感,踢打鼠目胖子之时丝绸百褶裙受力飞扬,圆润白皙的大腿和
纤细的小腿完全展示在三人的眼前,那白白嫩嫩的两截,让人根本无法移开眼睛。

  鼠目胖子抓住程素双腿微微分,一对鼠目紧紧地盯着裙内的风光,听到凌
素素的话,「好妹妹,大哥不但要伸手,还要伸头。」说完当真把头没入了她的
百褶裙之中,从布料勾勒出形状,好似正用力的啃咬吮咋着什么。

  「大……大哥,啊……你弄得人家好酸哟。」程素说着身体忽然一颤,胸
前衣襟被马面瘦子往两边拨开,青衣抹胸也被扒下来,两团晶莹剔透的粉白稚乳
蹦跳而出,天生丽质的酥胸没有一点的下垂,如两个成熟的大蟠桃,洁白似雪的
乳肉托起又小又浅的乳晕,乳晕则托起俏丽的粉色小乳头,颤巍巍映花了男人的
眼,虽没有这边李茉的那样硕大,但有一种青春的味道。

           ***  ***  ***

  「不,不,我恨,我恨你们毁了我心中那个程素!」淫靡的景色让通圆孔
偷看的高达心跳更加剧烈,裤里的肉棒已经硬得有点疼,这时他的内心异常之混
乱,他恨这些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使让程素变成这个样子,但内心却对这样的
程素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他已经不知该怎么办了,这个师弟的未婚妻,夺走
他处男之身的女人,第一个让他有着异样愫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在他心中占有
一席之地了,他只希望现在看到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

  『扑』然而此时,高达却感觉得有什么东西趴在自己身上,胯间肿疼的肉棒
隔着一层衣料感受到阵阵热,回首一看原来是李茉前身不知何时趴在自己胯间,
她如同母狗交欢那跪趴着,屁股高高翘起来,丁剑正埋首在她屁股上舔着什么。

  丁剑见高达目光转回来,心中知道接下来刺激要更加激烈点:「小兄弟,看
了半天是不是胀得难忍了,让『碧波仙子』伺候一下你如何。」

  「什么?」高达百思不得其解,却感觉得胯间的裤子被人缓缓扒了下来,转
首一看竟然『碧波仙子』李茉颤抖地为自己脱裤子,一直被困在裤裆内的肉棒如
蛟龙出海,一柱擎天,巨大块头丝不逊色丁剑与对那个马面瘦子,直把李茉吓个
不轻。

  「愕着干什么,没看到小兄弟已经被难受这么久了?」丁剑用力拍打几下李
茉玉臀,发出清脆响声,催促她快点的动作。

  自懂事以来就没再被人打过屁屁的李茉,此刻羞得无地自容,真想一头撞死
在这里,可是这一份羞耻感中却有另一股难以言明刺激,使得她全身皮肤产生一
股赤热感,有一种想让丁剑多打几巴掌的感觉,小手缓缓抓住高达的肉棒,生硬
的套动着,动作缓慢而轻柔,她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住肉棒,整个手掌形成
一个圆筒套在肉棒的棍身上,感到温热柔软,使得高达开始感到全身一阵阵发热,
发酥,发麻。

  「难道这个老淫贼,又要跟我一起玩女人,他是变态的吗?」高达一下反应
过来全身一阵火热,刚刚他就对面程素媚态刺激得不行了,现在丁剑竟让李茉
给自己操,他心中隐隐产生一股感激之情,这个老淫贼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可老淫贼却对此不满意,继续催促:「用嘴含上去,就像刚才含老子的那样。」

  李茉羞耻地说道:「我……我……做不到。」

  「做不到,哪就别怪老子了,这可是咱们说好的。」丁剑从李茉股直身子来,
将巨大肉棒对准哪个满是口水和药膏的菊花刺进去。

  「不要……这是什么感觉。」一个龟头突入菊花之中没有想像的中疼痛,反
而一种完全异于插小穴的感觉,其酸爽程度完全不逊色插小穴,李茉害怕了,她
不是怕丁剑的巨大,而是怕这样太舒服了,以后自己忘不了怎么办?「拔出来,
我含,我含,一切都听你的。」

  「乖孩子,这样听话才对嘛!」丁剑将龟头抽出来,『碧波仙子』最后的一
个处女之地,今天无论如何也是要夺走的,但为了当前气氛,他只能留到压轴戏
头,转而插进下面那玉液横流的小穴,温柔地抽插起来。

  李茉一边忍受住着身后快感,用着一种含羞,恨中带怨地眼神瞪了高达一眼,
缓缓地含住他那赤黑色的肉棒吮舔起来。「噗哧!噗哧!」一双白嫩的小手不停
搓弄着巨大肉棒的粗长棒身,还时不时地捧起睾丸轻揉挤压,并张开娇唇含住粗
圆的大龟头用舌头来回舔弄棱角、吸吮马眼,动作还算到位,但很生疏。

  高达一下子想起当日丁剑教导程素口交的情景来,程素的动作跟她一模
一样。再回看李茉,只见她的小嘴含住高达肉棒最前端部分,香舌卷住粗圆的龟
头「噗哧!噗哧!」地用力吮吸,来回扭头增强刺激感,双手则搓弄着粗长的肉
棒和硕大的阴囊。想来刚才丁剑在自己只注视对面房间时,让李茉给他口交,并
指点了一二。

  一想到程素,高达马上将目光转到圆孔上去,透过铜镜发现对面的三人早
已经变换姿势,肥瘦俩兄弟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两根巨大漆黑的肉棒高高矗立
着。高达暗暗称赞,刚才马脸瘦子的肉棒,高达刚刚虽然见过了一次,但却被凌
素素用手抓着,看到不到全貌。现在看到全貌甚是惊人,不仅长大粗壮,而且盘
根错节,上面有许多突起的筋络,就像一根巨大的树根,特别是黑紫色的龟头,
比自己还要巨大,也就长度稍稍不如自己。

  另外一个鼠目肥子的肉棒则要与高达规型相差无几,龟头也没有马面瘦子那
变态,但却比马面瘦子的东西来的长,足足长了一个龟头的长度,甚至比高达也
长半个龟头,最奇特的是它居是弯的,矗立空中竟像一把弯刀。面对这样的两根
怪东西,高达真没办想像,昨天程素的小穴和菊花是怎么承受得住的?随即自
嘲,前几天程素刚刚破处不就承受自己和丁剑的巨炮了,这两根肉棒自然也承
得往。

  而程素则是站立在鼠目胖子和马脸瘦的身上来回踩踏,上身襟与抹胸被扒
开,裸露出那对挺拔玉乳,下身青衣丝绸百褶裙还在,一双美丽赤足踩在肥子胸
膛上,将秀丽如珍珠的脚趾在鼠肥子嘴上晃动,鼠目胖子伸出舌头来舔她的脚趾,
旁边马脸瘦子不时撩开她的裙子偷看里面春光,程素被他俩兄弟弄得她格格发
笑。

  马面瘦子怪叫道:「好妹妹,别踩了,下来给二哥含下,二哥的鸡巴肿得发
痛了。」

  「什么鸡巴?叫得这么难听,你哪东西哪么大,人家含不下啊。」程素低
着头,似是很羞耻的样子,但她依然从两人身上来,跨坐在马面瘦子头上,再伏
身趴马面瘦子胯间,形成一个『69』的姿势,两只白皙的小手颤抖着握向了眼前
那根巨物,那火烫的热度和上面散发淫靡气息使得她沉迷不已,以此同时马面瘦
子又撩她的裙子,一口吻那个粉红的小穴上,程素忍不住发出一丝呻吟,声音
极小,若不是高达运足内功,险些听不到。

  「好妹妹,大哥也要……」那边的鼠目胖子急叫,程素瞟了对面那根像弯
刀的肉棒一眼,小手伸过去握住轻轻套弄。然后香舌已经吐出,缠在马面瘦子肉
棒的龟头上,来回的打转挑逗,舔弄了片刻,又顺着一路向下,将卵蛋吸入小嘴,
上下几次,黝黑的肉棍上顿时多了一层亮晶晶的唾液,那熟练的样子,比前些日
子给高达和丁剑口交时强上数倍。

  舔弄吮吸了一会儿,她努力的张开了小嘴,将马面瘦子那狰狞的巨龟吞入了
口中,马面瘦子被弄得舒服,发出阵阵呼叫声,臀部竟像操穴一般挺动起来,他
也知道自己的巨物就算是久经风月的妓女都吃不消,何况程素这种初经人事的
少女。所以动作非常之温柔,干瘦的屁股缓慢地一上一下,青筋密布的肉棍在凌
素素的小嘴中进进出出,在程素的小嘴内刮擦两腮的嫩肉,一会塞到左边鼓起,
一会塞右边鼓起,就像吃满嘴的零食难以下咽,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

  高达大喘着粗气,他做梦也想不到,平时跟在林动身边那个未来清纯的小弟
妹,竟如妩媚、性感、可爱的一面。肉棒越发的胀大,竟然撑得李茉有些吃不消
连忙吐出来,他吃惊地发现龟头好像胀大了一些,隐隐觉得只比隔壁的马面瘦子
小一点。

  李茉也吃了一大惊,眼前这个小自己十多岁的男子的肉棒也太神奇了,居然
还能再次变大。难道是因为自己魅力吗?想到这里李茉没来由一阵自豪感,自己
当年也是『绝色谱』有名的美女,峨嵋派一支花。这一次不用丁剑催促,她又一
口吐下高达的龟头,缓缓再吐出来,再用舌尖舔住粗壮的棒身「咕叽咕叽」地上
下舔弄,并轻舔着龟头棱角的最外缘。

  高达被她这样的刺激,再加上对面活春宫,发出一阵低吟咆哮声。李茉明知
道这是对方发射的前奏,再次张开小嘴将龟头含入吸吮,一吐一含地反复刺激着
高达的肉棒,揉压阴囊。多路攻击下,高达败下阵来,龟头马眼一开,长久而强
烈地喷出一股数量惊人的滚烫阳精!李茉的小嘴根本吃不下那么多岩浆精华,大
量的白浊色浓液从她的唇角边漏出。



  高达发射过后,肉棒非但没有萎缩,相反却是更加雄伟与坚挺。这让李茉喋
喋称奇,多年以来她丈夫张威交欢经验,男人每次发射完后都萎缩半天,任她怎
样刺激都要很久都能硬起来,但这眼前这小子与丁剑却完全例外,非旦不软,相
反却加巨大坚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天赋异禀吗?可是她只听过某人武骨天赋异
禀,哪有这话儿也是天赋异禀的?

  「小子,丫头,老子教你们一种新玩法,打奶炮,包你们玩过后乐不思蜀。」
丁剑见李茉看着高达肉棒着迷,便停下来向两人传授一种新玩法『打炮奶』,但
两人皆是摸不着头脑,尤其是高达这种初哥:「打奶炮?是什么啊?」

  「嘿嘿……」丁剑淫笑一声,便将『打奶炮』详细说明,故名思义,『打奶
炮』就是用女性的乳房包裹肉棒磨擦,达到类似抽插小穴的效果。但对女方的乳
房大小有一定要求,像程素那种蟠桃大小的奶子难以夹住像高达和丁剑这种粗
长过人的巨棒,倒是李茉有如木瓜般美乳则能够毫不困难地夹住他俩的巨棒。

  高达听完讲后兴奋之极,肉棒再次胀疼跃跃欲试,李茉觉得手中高达的肉棒
跳动,明白俩人的心思,但是她的女性今持让她拒绝:「这怎么可行,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丁剑抽出肉棒,对准菊花缓缓插进去威胁说道:「做不到,我就不客气了。」

  「别插,我答应,你们想怎么样都行,啊……拔出……来……」李茉大惊失
色,插入菊花恐惧感使得她再次屈服,可以她的内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放了下来,
心情也异常之舒畅,一想到接下来的『打奶炮』,身体一阵刺激,浑身莫名升起
一阵鸡皮,那感觉非常之奇怪。

  「听话才是好孩子!」丁剑的肉棒离开的菊花,重新插入小穴内不动,拍打
几下她的玉臀。『啪啪』的声响羞得李茉满脸通红,有些不敢看他高达,死死地
低头向前挪动下身子,抓着自己那两团鼓胀得木瓜般的乳房,将肉棒夹紧在中间,
徐徐地上下摩擦。

  两团雪白的乳肉就好像初生婴儿的皮肤那样柔软,光滑,再配以香汗的的润
滑,敏感的龟头一点也没有滞涩的感觉,反而一股凉丝丝,酸麻麻的感觉由龟头
传至足底,刺激得高达几乎要呻吟出来,雪白的乳峰间那一根粗黑的肉棒,禁不
住遍体青筋凸现,怒态勃发。

  见李茉掌握了乳交的基本要领,丁剑开始进一步教导,教她不单用乳沟夹住
阳具套弄,还用乳房外侧摩擦肉棒、用乳头挑逗龟头。同时由于不像小穴甬道分
泌的爱液润滑,乳交时需要加点润滑剂,否则容易擦伤皮肤。幸好先前李茉给高
达口交一次,肉棒上面满是她的唾液,到现在为此还没有出这种大煞风景的事情。
丁剑让李茉张开小嘴吐出香沫垂流在肉棒上起润滑作用,并含住龟头舔吸增强刺
激。

  由于高达的肉棒实在太长了,每一次磨探到根部,那巨大龟头都顶在她到樱
唇上面,巨根顶端的粗圆龟头抖动着散发出强烈的雄性气,刺激得李茉的脸蛋如
发烧般滚烫,小嘴张开发出「啊……啊……」的春情娇喘。舌头不自觉地伸出,
向狰狞的龟头舔去,心里越来越兴奋,时而双乳乱舞着,将龟头藏摄其中,时而
双手快速律动着,重重摩擦肉棒,时而又用双乳紧紧夹住茎身。

  「对对,做得不错,丫头悟性不差。还有张开嘴把肉棒吃下去,味道会更加
的不错哟。」丁剑见李茉渐入佳景连称赞,这他对李茉进行潜移默化的调教,在
不知不觉中逐步开发她的肉体,使得她明白男欢女爱的真正乐趣,享受过极乐的
快感后,日后自然而然地会向往这种快乐,他相信经过他的慢慢调教,李茉最终
正视自己的是一个自由的女人,而不是一个活在清规礼义的女人。

  听着淫贼的称赞,李茉羞涩无比,以前她的丈夫张威也迷恋她这一对美乳,
私下多次想自己给他打『奶炮』,自幼深受正经礼义教导长大的她自然是拒绝的,
乳房这种东西是用哺育下一代的,哪能用来做这种脏事,为此她还被张威骂过好
几次,使得她伤心不已。可以现在她被两个淫贼逼迫着『打奶炮』,却有一种异
样的报复快感,一种踏踩道德的快感,叫你凶我,当初你好声相劝,我不就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