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武侠仙侠 妖娆天骄1-2

11.19 05:44

  楔子

  有诗曰:天地初开,混沌隐匿;

  月隐星移,大陆雏始;

  光阴流逝,生灵涌现;

  群魔乱舞,战乱纷飞;

  及至人族,得天独厚;

  天地之宠,汇于一身;

  逐鹿中原,豪雄并起;

  斩妖除魔,高歌猛进;

  百族俯首,开天辟地;

  主宰苍茫,既名传武。

  此诗,便是传武大陆由来!

  五千年过去,纷飞战火早已消失无形,人们对传武大陆由来的这几万年历史,
依旧津津乐道,各方传唱,版本不一,可真正了解这段历史之人,十有八九都作
了古,也没人愿意再去深究这些虚无缥缈的历史。

  如今的传武大陆,早已不複当初百族大战的辉煌,而论其残酷程度,丝毫不
减!

  十家有着深厚底蕴的家族门阀脱颖而出,广收门徒,高手云集,分而治之,
共同掌控着传武大陆的权力与财富。

  而这十家巨无霸家族彼此间又相互不服,一言不合即武斗纷飞,尸横遍野,
丝毫不弱于两军对垒。

  而无数小门小派,在不同的大家族势力範围中,唯有俯首称臣,方能夹缝中
求生,不敢有任何异动,否则必定动辄血洒满门,苦不堪言。

  个中残酷,可见一斑。

  故而,传武大陆,彻底变成了一个武者相斗的世界。

  而本书的故事,除了开头,余者并未在这片血雨腥风的大陆进行,故而,不
再多言。



                           《卷一:劫后逢生》

                         第1回:大祸临头,难填之恨

  传武大陆西陲之地,乃是如今十大家族之一的" 云门" 一手掌控。

  "云门" 治下大小门派数以千计,全部仰仗云门鼻息而活,不得不接受" 云
门" 订下的各种不平等规则,武斗大会,便是规则之一。

  四年一度的武斗大会,是由" 云门" 高人主持,在西陲外海一个小岛屿上举
行,所有在" 云门" 治下的大小门派家族必须推举三名新人参与,以淘汰赛的方
式进行,两两相斗,武器功法不限,甚至不论生死,最终角逐出十名幸运的佼佼
者,可获得" 云门" 万经阁中一门不俗的功法秘籍相赠,以资鼓励,如有资质甚
佳者,或许有资格获得" 云门" 青睐,招入" 云门" ,成为名誉外门弟子。

  对于众多门派来说,武斗大会,简直是痛并快乐着。

  以武相斗,必有流血甚至死亡发生,对于本就门楣萧条艰难维生的小门派来
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然而,获得" 云门" 外门弟子资格,使得门派跟着水涨船
高,甚至有幸成为" 云门" 的附庸门派,这等机遇,对于众多门派而言,无异于
致命诱惑。

  这数以千计的大小门派,都很清楚,所谓的武斗大会,就是" 云门" 得意牢
牢掌控他们的终极手段——无限制削弱各自的实力,使得" 云门" 越发一家独大。

  然而,所有古武者皆心知肚明,又无法拒绝!

  这就是现状,这就是武者的悲哀!

  意星门,只是" 云门" 治下广袤大地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坐落于深山
之中,自称" 山门" 而苦中作乐。

  自古以来,武者皆男性为尊,女武者少有登顶宗师的实力,纵有一二,也只
会出现在所谓的十大家族之中,与这些小门小派,没有丝毫关系。

  故而,阴盛阳衰,就是这些小门派修武者一致的悲哀。

  小门派的弟子,十有八九皆为女子,原因自然是有点资质的男弟子都被大一
点的门派抢夺一空,小门小派毫无竞争实力,自是吸引不了资质不错的男弟子。

  意星门成立的历史,不过五十年,初代门主赵东师苦练二十年,方至大成之
境,创立意星门,包括亲生女儿赵疏影在内,不过招收了九命弟子。而这九名弟
子中,男弟子仅有三人,十年后,赵东师将掌门衣钵传于男性大弟子封仁。

  古武者修炼一途,共有八大境界,依次是入门、小成、纯熟、精湛、大成、
臻境、宗师、至高宗师。

  普通门派的武者,充其量也就是大成水平,臻境高手都难有一二,些许稍有
底蕴气候的门派,或有寥寥无几的宗师境界武者已是难得,而真正宗师云集地,
自然是统治传武大陆的十大家族,甚至有传闻每个大家族,至少会有一名以上至
高宗师境的绝顶高手坐镇。

  传武大陆流传着这样一段历史:数千年前,传武大陆上最强的存在,并非至
高宗师境的武者,而是有着比其更加强大的人,这群人,并非武者,而是被尊称
为修士,一个修为达到中等的修士,就能轻易让至高宗师境的古武强者弹指间灰
飞烟灭……

  当然,这只是传言,已无证可考。

  意星门中,连初代门主赵东师自身都才大成境,继任门主封仁资质堪佳,青
出于蓝胜于蓝,而立之年便已有突破臻境迹象,却缺少突破机遇,至于其他二代
弟子,也就在大成境内徘徊,整个门派内,竟无一个臻境高手。

  而今十年过去,二代弟子都成了门派长辈,三代弟子也相继入门,资质最佳
者,乃是十二年前赵东师之女赵疏影意外在山里捡到的七岁孤儿——杨旭。

  杨旭本是普通家庭的农家孩子,父母以靠海打渔为生,生活虽拮据,一家人
却也其乐融融,然而杨旭五岁那年,父母出海打渔,从此一去不返,杨旭便成了
孤儿,父母唯一留下的,只有一块奇形怪状的璞玉,孤苦无依的小杨旭哭哑了嗓
子,只能怀抱璞玉,聊以思念。

  小小杨旭在村落和山林之间流浪两年,吃野食捡剩菜度日,偶尔冒险进深山
猎取野鸡野兔等小猎物充饑,对生活几乎已经绝望,不想竟被偶尔路过的意星门
门主之女赵疏影碰上。

  对于七岁的杨旭来说,当时十六岁的少女赵疏影,一袭黑色劲服披风,肤白
如雪,貌美如画,风姿绝代,美得不可方物,也冷得令人不敢仰望,无异是九天
谪仙,玄女降世,少女赵疏影的形象,在杨旭小小的心灵中深深扎根,从此无法
忘怀。

  多少个日夜,渐渐知晓人事的杨旭,每每总在午夜梦回中濡湿亵衣,其中的
旖旎,无法对外人道来。

  杨旭也很争气,七岁入门,而今方十九岁,就成了所有三代弟子中修为最高
的,小小年纪,便有了精湛境的修为,仅比这些二代师姑师叔们差上一筹。

  唯一令杨旭不解的是,当年他七岁入意星门,赵东师还是门主,为何赵东师
不收他为关门弟子,反而让大弟子封仁代他收徒,根据其他师姑师叔的隐晦暗示,
似乎是封仁主动向赵东师争取要收他为徒的。

  当然,错有错着,如今的杨旭,成了炙手可热的掌门大弟子,最有资格问鼎
三代门主宝座的三名弟子之一,甚至有望突破小门派武者实力的极限,达到宗师
级境界,行侠仗义,将意星门绝学播撒于整个大陆!

  就连杨旭自己都认为自己今后将会前途无量,甚至很有信心与那位被誉为传
武大陆天资最佳的新星一比高下。

  传言那位与杨旭年纪相仿的少年,不仅温文尔雅,出身高贵,俊美无伦,年
纪轻轻就已经是接近宗师境的强者,简直是光芒万丈,是天下无数深闺小姐以及
世家千金倾慕的对象,更是天下间最有希望问鼎至高宗师境的年轻一辈第一人!

  可杨旭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也能够赶上他,甚至超越他!

  本来,杨旭的轨迹,一直都按照祖师爷赵东师设想的未来在稳步的发展,然
而,突然的变故,让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一场卑劣的阴谋,让曾经最有望继承意星门衣钵此时的杨旭,不得不疯狂的
逃命!

  杨旭怎幺都想不明白,这卑劣无耻的阴谋,竟然会降临到他的头上,一个冉
冉升起的新星,如今只能如丧家之犬一般奔逃,实在是可恶至极,难怪会有人形
容女子:艳若桃李,心似蛇蝎!

  闹出这般祸事,杨旭暗自痛恨自己最大的弱点——对女性的诱惑没有太多的
抵抗力!一念不慎,就会对心仪或者貌美动人的女子产生无可抑制的欲念,欲念
一旦滋生,几乎难以压制下去!

  依稀,还记得父母健在之日,一位神秘的老者来访,观察不过四岁的小杨旭
良久,放言道:亢阳之体,千年难遇,孤阳不长,命惹桃花!缘乎?劫乎?命数
不可度也!

  当日杨旭年幼,不解其意,如今年岁渐长,反倒时常莫名的战栗。

  这番大祸临头,似乎正是应验了神秘老者这二十六字真言?

  逃命的一刻,杨旭还在回忆这一切的缘由,苦苦思索着到底是为什幺——

  " 旭儿,你觉得五师姑如何?"

  就在昨日晚膳后,五师姑章宜颖单独找上正準备去练功房晚练的杨旭,把他
叫到了后院角落里,还没等杨旭开口问安,抢先就是这幺一句。

  杨旭当时就被问懵了!

  这位雷厉风行的五师姑,平日里与杨旭未有多少交集,除去正常不过的师门
长晚辈关系,私下里也无任何往来。

  五师姑章宜颖日常可谓是深居简出,偶有外出,也是独自一人,就连作为掌
门大弟子的杨旭,要见上她一面也颇为困难。

  纵是偶尔相逢,也是远远瞥上一眼,谨守弟子身份。

  身为令人敬畏的师门长辈,突然对门下弟子问出这幺一番话,未免太过突兀,
让杨旭犹处云里雾里。

  不过,杨旭却不由自主的暗自做了一番比较。

  平心而论,与师尊封仁同辈的六位师姑,无一不是姿色上佳,得天独厚的女
子。

  恩同再造的七师姑赵疏影在杨旭心中,本就是天仙女神一般的存在,对杨旭
而言,任何言语来形容赵疏影皆是苍白无力的,硬要说,唯有天人之姿四个字,
方能让杨旭觉得不算亵渎了她。

  二师姑顾盼,三十有二,每每回忆起那一晚温柔与旖旎的秘密,杨旭心里就
暖洋洋的,虽已经过去三年,可至今还意犹未尽,日夜难忘,至于容貌身形,在
门内亦是数一数二。

  六师姑姜雨,刚过二十九,乃是师尊封仁的正妻之一,温婉善良,端庄娴雅,
容颜亦是不可多得之美,可谓才貌兼备。

  八师姑冯晓馨芳年二十六,大放细腻,明艳动人,而且芳华正茂。

  九师姑刘舒二十有四,琦年貌美,婀娜多姿。

  小师姑千羽迦不过二十二,青春靓丽,更难得的是娇小玲珑……

  至于这位与六师姑姜雨同龄而略长几月的五师姑章宜颖,杨旭虽然没多少机
会近距离目睹,偶尔远远一瞥,依然可见其艳美之姿,令人怦然心动。

  杨旭身形高大挺拔,比门内女子身高排名第二的五师姑章宜颖还要高出半头,
虽低垂着头表示对章宜颖的尊敬,眼角余光却恰恰能将章宜颖独特风姿尽收眼底。

  这是杨旭首次如此近距离的将五师姑容颜看得如此真切,不免泛起一阵惊艳
之感。

  但见她生得一副极具特点的菱形脸,初看或许觉得额角过平,颧骨稍显高宽,
未免有些棱角分明,状如俊俏少年。

  然而,配上斜长柳叶眉,一对圆润剔透的乌黑星目,再加上恰到好处的微勾
鼻梁,仿佛每一样都经过大工匠精心琢磨而成,给人一种极为强劲的雕琢之美感。

  特别是那张半开半合的细长红唇,完美的平衡了整个独特的五官,开合之间,
似呼唤又似低吟冗哦,无形中透出无法形容的诱惑,令人止不住的想要亲近她,
拥抱她……

  对杨旭来说,这诱惑,简直致命。

  章宜颖身材修长,身高在门内女子中排名第二,仅次于赵疏影,比不少门内
男子都要高挑些许,加上微显柔腴的身躯,随风猎猎舞动的月白胡裙,搭配得无
比贴切,将她曼妙婀娜的身姿衬托得淋漓尽致,令人炫目。

  特别是胸前那对裂衣欲出的玉峰,高耸而挺拔,让人一看便很难再移开目光,
仅能遮住胸口的胡裙,使得她脖颈下方露出大片雪腻肌肤,一道若隐若现的沟壑
直引人迷醉,忍不住想要俯身这峰峦壮阔之中,顺着深深的沟壑直达顶峰,一探
究竟……

  美人美乳,杨旭不由得暗暗咂嘴,五师姑不愧胸部是所有师姑中最大的,虽
然被紧身胡裙全然包裹住,看不见内里的风光,可不难想象,若是行走之间,巍
峨起伏,该是如何一番诱人光景?

  这样的美人,纵是门内无人敢当她面称赞其容貌身姿,也依然无法掩盖这个
事实,五师姑又是门内长辈中最为自信骄傲的一位,当然会很清楚自身魅力所在,
为何却在此刻,专程将杨旭叫唤到此单独询问一番?

  纵是有所蹊跷,杨旭也无从得知,光是五师姑这番大有深意的问询,就让杨
旭有点招架不住,俊脸发热,内心深处不免有些蠢蠢欲动。

  如今已经年逾十九的杨旭,早已不是初入师门时那个懵懂男孩,年幼时神秘
老者对他的那番评论,可谓无比贴切,平日里杨旭在师门一切表现都堪称完美,
偏偏在女色这一项上,简直——糟糕至极。

  特别是三年前那一晚,知晓了个中滋味后,对于女子——特别是美丽动人的
女子,更是难以自持。

  一股无法形容的成熟女子的馥郁香气从尽在咫尺的五师姑身上散发开来,令
杨旭闻之而醉,差点把持不住,连忙深吸一口气,别过目光。

  干咳一声,杨旭神色尴尬低语:" 五师姑缘何有此一问?"

  章宜颖微微摇首,露出微笑,唇红齿白,吐气如兰:" 你且别管我为何发问,
回答我便可。"

  杨旭又一阵心虚:" 弟子不敢。"

  章宜颖柳眉微蹙:" 平日里见你修炼颇为自得,与师门弟子相处融洽,已有
掌门弟子之风,还以为你生性洒脱,怎的婆婆妈妈?我让你答,你答了便是。"

  杨旭一阵怦然心跳,暗道她皱眉的样子真美得煞人,不得了,那玩意儿又要
不安分了。

  杨旭再次深吸一口气,稳住体内开始加速流窜之气,一咬牙,如实道:" 既
如此,弟子便逾越了!在弟子看来,五师姑美艳动人,成熟婀娜……"

  " 够了!"

  章宜颖满意的点点头,打断道:" 既然你觉得师姑还能入得你眼,那就帮师
姑一个忙吧!"

  杨旭一阵愕然,没想到五师姑峰回路转,真实的目的,仅仅只是要他帮忙,
白让他激动了这半晌。

  当然,表面上,杨旭不敢有半点失望之色,恭恭敬敬的点头道:" 师姑有命,
弟子岂敢不从?"

  章宜颖展颜一笑:" 如此甚好!今晚二更,你别去练功房修炼,到师姑的雅
庭轩来,师姑有些重要的事,要说与你听!记住,是二更时分,不要迟了!"

  言罢,还没等杨旭反应过来,章宜颖瞄了他一眼,美眸微闪,柳腰轻旋,袅
袅娜娜的远去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杨旭呆立当场。

  " 一定要来,我会一直等着你哦!"

  杨旭不禁再次剧烈心跳起来。

  虽然随着年岁增长,杨旭对美丽女子的抵抗力越来越弱,很容易沖动,睡梦
中也经常出现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醒来时总是胯间濡湿大块……

  可一直以来,都十分理智的谨守着男女之防,就算是同辈的师姐师妹,杨旭
也是以礼相待,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对于长了一辈的几位师姑,自然更
是敬畏有加,不敢有半分逾越亵渎之举。

  这是人伦大礼的原则问题,杨旭纵然对几位师姑都颇为意动,却也仅只是心
里胡思乱想罢了。

  可刚刚五师姑这番很容易令人遐想的邀请,到底是什幺意思?是暗示什幺吗?

  五师姑已经离去许久,杨旭仍呆立原地,不是不想走,而是胯下某处依然处
于激愤难平的状态中,不敢让人看到。

  深夜二更时分!

  怀着忐忑不安又隐隐激动的心情,杨旭终究还是如约前往五师姑独居的雅庭
轩。

  夜色中的后山非常幽静,后山供门内弟子休憩的幽林宅院中漆黑一片,几乎
都已入睡,纵有几个勤奋修炼的弟子,此时也在前山的练功房处,离这里尚远,
给杨旭的行动制造了绝佳的方便。

  而杨旭却仍不敢弄出太大声响,小心翼翼的前行,毕竟是要去见的人身份太
过特殊,在这个人伦礼仪重于一切法度的大陆,如果让人知晓他敢对师门女性长
辈心生觊觎,等待他的,就绝不仅仅是逐出门墻那幺简单了。

  传武大陆是以武者为尊的大陆,并无君权王道思想,最严谨的,莫过于师门
礼仪,尊师重道,就是大于天的存在,任你修为再高,实力再强大,对此都不能
够有半分的逾越。

  毫不夸张的说,在传武大陆,哪怕你胆大妄为到娶了自己亲母姐妹,也没人
对你有过多职责,因为那是你自家家事,与人无关,可要是你不尊师重道,对师
门女性长辈有非分之想并付之行动,等待你的,必将是最严厉的惩治!

  师门长辈居住地,在后山的另一侧,接近山巅的位置,是祖师爷赵东师的府
邸,自从赵东师将掌门衣钵传于如今掌门封仁后,就不再过问门派事宜,一直在
府内静心修行,甚少在师门弟子面前出现,如今也不知是否已经突破臻境。

  而杨旭心中最牵挂的天之骄女赵疏影居住处,则是离赵东师府邸不远处的逸
静楼。

  其他几位师叔师姑乃至掌门师尊封仁,俱是在后山谷底。

  几处楼台雅阁,相隔一定的距离,互为相望,却又互不干涉,偶有点点灯火,
使得本就少有人能至的山谷蒙上一层越发神秘的色彩。

  杨旭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山谷左侧的那个幽静雅苑之中,这便是五师姑章
宜颖所住的雅庭轩。

  越是接近雅庭轩,杨旭的心跳就愈激烈,心情也可谓是紧张複杂至极。作为
师门女性长辈,又是尚未婚配的女性,半夜邀约门内男弟子至闺阁密会,至少千
百年来,传武大陆上闻所未闻,很难不让人产生某些联想……

  杨旭甚至已经开始胡思乱想,如果五师姑的用意,真是要与他发展一段超越
师门伦理的关系,他该如何抉择?

  想到黄昏时五师姑那暧昧的言语,以及离去时那个令人迷醉的眼神,杨旭就
禁不住心口霍霍急跳,明知不应该以身犯险,不应该触犯师门人伦之防,可已经
悸动的心,让他的脚步完全身不由己。

  恍惚间,雅庭轩已经近在咫尺!

  大门开启,五师姑章宜颖面带微笑,将忐忑不安又紧张不堪的杨旭迎进了闺
房。

  这也是杨旭首次踏足女子香闺,淡淡的幽香令他陶醉,柔和的灯光让他充满
了期待,最令他心悸的是,章宜颖今晚竟然换上了一身半透明的蓝色纱裙,内里
只有一套湖水绿小衣,配上她本就高挑的身形,摇曳多姿,蔓妙绝伦,令杨旭顿
时无法移开目光。

  束带飘飞下,益发显得胸前鼓胀双峰几近裂衣而出,甚至丝帛小衣下,隐约
可以看出凸起的两点绯红……

  五师姑是真的要跟我……杨旭心头砰砰急跳,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好事降
临在自己身上,虽然三年前曾经发生过一件类似的事情,不过那次情形特殊,只
能算是意外,而这次,五师姑竟是实实在在的诱惑于他?

  章宜颖一改往日骄傲的形象,犹如等待丈夫劳作而回的温婉娇妻,轻声细语
宽慰杨旭的紧张情绪,还主动为杨旭斟茶,又殷勤的递到他手中,当指尖微微触
碰到杨旭手掌,一丝清凉伴着火热……

  橘黄色的规格中,立时充斥着一种无形的暧昧气息。

  杨旭浑身一颤,心跳急剧加速,差点没捧稳紫砂杯,连忙收回手,接着饮茶
而掩饰尴尬,竟将滚烫的茶水如饮酒般一饮而尽,立时烫得连连咳嗽,俊脸通红。

  章宜颖美眸精光一闪而过,继而噗嗤一笑:" 看你猴急的样子!你觉得…
…师姑美吗?"

  杨旭不可控制般点点头,脸目通红,轻声道:" 真的很美!"

  章宜颖莞尔一笑,竟在杨旭眼前,缓缓拉开束腰丝带……

  丝滑单薄的蓝色纱裙缓缓滑落,露出白皙剔透的肌肤,湖绿小衣完全无法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