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VB同人里番-神龙少女的悲歌

11.19 05:36

依稀从一些轮廓上可以看出,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位少女的闺房,房间不大
但是非常整洁,结合上墙上挂的一些地图和桌子上摆放的书册,看得出这个房间
的主人应该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知性少女。

  可是,现在的这座房间,却像是被什麽邪灵给吞入腹中一样,变得森然起来


  血红色的生物肉壁爬满了整个房间,从上面生长出来的节肢状的触手张牙舞
爪,宛如老树般盘根错节,将这原本干净整洁的少女闺房弄得一塌糊涂。

  除了恶心之外或许不会再有什麽别的感觉。至少,每一个正常心智的人类都
不会想要再在这个房间里待下去——甚至连靠近这里都不想。

  但是在那张床——因爲触手的黏液也已经变得湿乎乎的泥泞不堪的床上,却
出人意料的有着两位浑身赤裸的少女拥抱在一起。

  其中一名少女提醒稍大,有着一头淡褐色的长发,另一名少女体形稍小一些
,看上去的年纪也比较小,引人注目的则是一头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

  两人都很漂亮,而且从面型、轮廓等方面依稀看得到有些相似之处,就像是
——一对母女在赤裸着拥吻在一起一样。

  「嗯……嗯嗯……妈妈……妈妈的嘴里好香……啾咕……和爸爸的……唏噜
噜噜……有些不一样……」

  褐发少女贪婪的吮吸着黑发少女的嘴唇。

  她一只手拥着黑发少女的头部激情拥吻,另一只手则抓在黑发少女平坦的乳
房上,手指尖颇爲挑逗的,拨弄着那粉嫩的红豆。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明明是这位褐发少女的年龄看上去更大一些,她却
反倒称呼那位黑发少女爲自己的「妈妈」。

  「米……苏……别这样……米苏……」

  黑发的少女缇菈——她的身体就好似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动作无比僵硬,
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板成一块。

  唯独还能动弹的地方,似乎只剩下那流露出哀求神色的宝石黑瞳孔,以及颤
抖不止的粉嫩双唇……

  「说什麽呢妈妈,明明妈妈也很快乐不是麽?」

  面对「母亲」的哀求,米苏像是浑然不在意一样,嬉笑着,更加激烈地和自
己的母亲拥吻在一起。

  女儿火热的嘴唇紧紧贴在母亲颤抖的唇上,灵巧的舌头蛮横地撬开了母亲的
牙关,探入到母亲的口中,有如征服者一般掳掠着母亲的香津。

  「嘻嘻……好甜哦妈妈……以前都不知道……原来妈妈的嘴巴里是这麽甜的
啊……比吃过的所有的糖果都要甜……」

  「呜……」

  母女两人的乳房紧紧挤在一起,柔软而坚挺的两对胸部互相挤压,时不时的
,粉嫩而敏感的乳珠相互擦过,在母女两人的体内激起一道道酥麻的电流。

  女儿的身体已经完全压在母亲的身上,泛着些许湿气的小穴早已贴在母亲那
同样敏感的地方,甜美的呻吟声从女儿口中不停婉转,宛如沈溺在快乐的海洋之
中。

  「嘻嘻……妈妈的那里……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麽……好高兴啊……第二次
,能第二次摸到这里了呢,妈妈……」

  女儿调整了一下姿势,稍稍把身位放低了一些,嘴里咬着母亲的乳头,就像
一个婴儿那样吮吸那早已断奶的生理器官。

  而另一只手,那尚显些许冰冷的指尖,则是抚上了那并无遮挡之物的敏感地
方。

  「呜……」

  立竿见影,被女儿这样轻抚蜜处——哪怕仅仅是「轻抚」——那种冰凉的触
感就已经让身爲母亲的她身体颤抖不止。

  试图冷漠的面部也因此出现些许迷人的晕红,让这位体形娇小的黑发少女,
在自己女儿的眼中变得更加具有别样的魅力起来——

  「嘻嘻……盖娅——主人她没有骗我呢,就算是妈妈这样的人,现在也会变
得很容易发情……很漂亮哦,妈妈……这种拼命想要压抑欲望,却又不得不在身
体上享受快乐的表情……光是看着妈妈这样的淫态……就已经让我忍不住的……
哈啊……要高潮了啊……妈妈……」

  女儿脸上那迷醉的殷红更加诱人,瞳孔深处的欲望之火,因爲母亲那娇羞的
美图画而变得难以自抑地沸腾到极点。

  甚至于,她的小腹——明明没有人碰到她那里,都紧紧缩成了一团,再猛烈
地抽搐了几次之后,才慢慢回到了正常状态下的松缓。

  与此同时,少女秘处的花园口中,几滴几滴的透明黏液,在光滑无毛的蜜肉
上顺溜了几厘米之后,才在引力的诱导下往下滴落,滴在早就潮湿不堪的床被上


  「呜……妈妈你看……米苏现在真的已经变得好淫蕩了啊……只是看到妈妈
的这种样子而已就忍不住高潮了……」

  少女苦恼的向母亲抱怨,语气就像是在向母亲抱怨自己上课听不懂一样。

  不过,话音一转。

  「嘻嘻……不过还差得多呢妈妈,托妈妈你和主人的福,米苏现在可是经曆
过了最~~~最最厉害的高潮,能让米苏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的剧烈高潮呢……品
味过那种快乐的滋味之后,这麽点小小的高潮,可满足不了现在的我了呢……」

  「谢谢你……真的要谢谢你啊妈妈。要不是妈妈你让米苏我变成这种……呜
……看到爸爸就会走不动路的小淫娃,想到爸爸就会接近高潮的小淫娃……如果
不是妈妈你赐给米苏这麽一副敏感淫乱的身体的话……米苏也品尝不到这种快乐
啊妈妈!!」

  「所以,作爲感谢,妈妈~~和米苏一起堕落下去好不好嘛,妈妈~~~~
??」

  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的身上逞淫,听着自己的女儿口中那不知廉耻的淫语
,缇菈的心中一片冰寒。

  盖娅……你这个混蛋!!!

  她不由得在心中痛骂造成这一切祸端的罪魁祸首。

  她是这个国家的帝王。

  她是守护这个世界未来的守护者。

  她是米苏的母亲。

  可是在那一天之后,一切的一切都烟消云散。

  她败了。无论是实力,还是算计和心性,都败给了这个世界的「混沌」——
那个以盖娅爲名四处活动的女恶魔。

  如今,还要被那个人这样羞辱,实在是……

  「啧啧啧,应该说真不愧是你麽缇菈,本来给你下的药都够让莉迪那个大笨
蛋直接变成只知道要肉棒的傻子了,结果下在你身上居然只是让你微微动情而已
?」

  「……咕,盖娅你这家伙……」

  在听到那声恶意的戏谑之声后,黑发少女的眼神倏然变得憎恨起来,用一种
强烈的愤怒瞪向房间另一旁的那名——安然端坐在座椅上,欣赏着眼前这处母女
淫戏的水蓝色衣群的少女。

  盖娅脸上有着惬意的浅笑,特别是,当缇菈用这种愤怒的眼神瞪着她的时候
,她从缇菈身上看出来的那种弱小与无助,更能让她扭曲的内心感到最高的愉悦


  「卑鄙。」

  缇菈恨恨道。

  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她就是一切的元凶。

  是她洗脑了自己的女儿,让米苏对自己犯下这种乱伦的罪行,也是她掌握了
黑暗的力量,要将这个世界拉入淫欲与混沌的未来。

  「哼,看来你真的很讨厌我啊,缇菈。」

  盖娅冷笑一声,缓缓走近缇菈二人。

  「那也是当然的,我是意图毁灭世界的」混沌「,你则是守护世界的」光明
「,这麽讨厌我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呜……」

  少女柔细的指尖拨开了紧紧封闭起来的两瓣蜜肉,敏感处突然被人抚弄,让
缇菈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哈哈,怎麽了怎麽了缇菈?你不是很讨厌我吗?那爲什麽你这里还这麽欢
迎我?像是要咬住我的手指再往里面去一样?」

  因爲过量的药物而发情的少女,她的身体早已经背离了自己本身的意志,即
便是来自于敌人的羞辱,饑渴的蜜肉也依然紧紧咬住伸入其中的手指,渴望它来
填满更加深处的空虚。

  更加过分的是——她的女儿,本该坚定不移站在她这一边的女儿,现在却露
出淫靡的笑容,助纣爲虐一样的,将自己母亲的双腿分得更开,让其更方便迎接
盖娅的羞辱。

  「嘁……仅仅是……这麽一点邪门歪道而已……别以爲……呜……我有这麽
容易屈服,盖娅。」

  曾经有很多女人在盖娅面前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可惜,后来的她们现在已经
一个个化爲了贪欲的母兽,俯首在盖娅的脚边,以此乞求哪怕只有一丁点的令人
神颤的快乐。

  可是,缇菈说这句话,分量则又不一样。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缇菈。就算你是神龙,我也有的是办法来收拾你—
—更别说,你现在只是一头被折断了所有爪牙,被牢牢困在我的掌中的泥鳅。」

  盖娅嗤笑,「我有足够多的时间来让你意识到,在你身爲尊贵的、不吃任何
洗脑术式的神龙之前,你首先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很容易被身体的欲望所支配的
女人。」

  「呜……」

  背后的女儿托起了母亲的半身,让母亲的蜜穴轻易就能被眼前的敌人插入到
更深的地方。

  虽然已爲人母,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特殊性,缇菈的秘处内部比任何一个未
经人事的处子都还要更加纯洁,几数条肉褶被陌生的异物所抚过,就像是小女孩
在害羞一样剧烈颤抖了起来。

  「啊、啊啊……呜……」

  少女迷乱的呻吟着,虽然想在别人面前摆出一副甯死不从的贞洁模样,但是
可能身体底下传来的感觉确实太过于剧烈了一点,让她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哈哈哈……喂缇菈,你有感觉到吗?湿了、全部都湿了啊!我的手指才刚
刚插进去啊,居然就被你的淫水全部打湿了?就算是发情,也未免发情得太厉害
了一点吧?尊贵的陛下?」

  「呜……只是因爲……你给我下了药而已……!!」

  「是吗?可是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麽说的啊?」

  「咿啊啊啊……你、你干嘛……不要……不要伸到这麽里面来……呜呜……
会变得奇怪的……!!」

  手指在湿泞的小穴中一路畅通无阻,顺利的齐根没入到蜜穴的深处。

  突如其来的快感——尤其是那最隐私地方被外物所突然造访的惊慌,就算是
曾经的帝国女皇,也差点忍不住尖叫起来。

  仿佛……那根手指上带有什麽奇怪的魔力一样,被它拂过的地方,每一个细
胞都开始变得躁动,每一根神经都开始变得火热。明明短暂的填充了身体内部那
难耐的空虚,得到短暂满足的身体却更加变得如饑似渴起来。

  「嘿唉唉~~~效果好像比我预想中还要好啊?」

  「你……果然……对我做了什麽……」

  「嘛嘛,说话要讲究证据啊,亲爱的陛下。您可是高贵无比的高位神龙,堂
堂灵枪沃德的真正器灵。一切的精神扰乱手段都对你无效,一切的生理性药物也
会被压抑到万分之一的效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可能对您的身体做什麽手脚麽
?」

  「咕……」

  「所以说,好好接受现实才对啊,亲爱的缇菈陛下——你的身体,本来就是
一个渴望被人爱抚,甚至被人当作肉便器一样去暴虐的对待——才能够得到满足
的淫乱身体啊!」

  盖娅的话音刚落,缇菈身后的米苏就仿佛早已迫不及待一样,越过母亲的肩
膀,主动向自己的母亲索吻起来。

  「呜、米苏……你清醒……」

  女儿的双唇堵住了母亲的言语,贪婪地湿吻着眼前这位赐予了自己生命的女
性。

  她的一只手紧紧把握住母亲娇小的乳房,略显粗暴的揉捏着,食指与中指夹
紧了那颗粉嫩的小红豆,手掌控制着乳房揉出一波波的乳浪。

  「我好开心……我好开心啊妈妈……原来……妈妈、妈妈和我一样是个淫乱
的女人……嘻嘻,这样的话,感觉离妈妈又更近了一步呢……」

  「呜……」

  被女儿吻住,被女儿玩弄乳房,特别是——被女儿亲手掰开自己的双腿,将
自己的秘处完整暴露在最应该去对付的敌人面前。这样的屈辱,这样扭曲的画面
,让缇菈心中燃烧起一种莫名的情绪。

  是对眼前这个始作俑者的愤怒吗?

  还是——一种隐隐然的,因爲背德才産生的兴奋?

  「喂——不是吧缇菈?反应真的太大了一点哦?当初你这里明明已经被德拉
干了个爽,早就不是什麽没开封的雏了,里面居然会这麽紧啊?差点连我的手指
都拔不出来了?」

  「还是说——你真的兴奋起来了?被米苏和我一前一后的玩弄这具淫乱不堪
的身体,已经让你从心底处兴奋起来了?」

  不、不是的、我没有——

  然而,争辩性的言语,在铁一般的铁证面前没有任何说服力。

  「看哪缇菈,我的手指上——这麽多水,还在一滴滴的往下掉——这些水是
哪里来的呢?」

  两根手指上布满了黏性的透明液体,让手指在灯光下反射出点点淫光。

  而手指与手指之间拉长的细丝,则更是平添了几分淫靡。

  「很想要吧?下面?」

  盖娅宛如胜利者一般戏言,「不是想要这小小的手指,而是更大的——更能
满足你的身体的东西?」

  ——肉棒。

  都不用直接说出这个词,缇菈的脑中自然而然的闪过图像。

  她回忆起,当初找德拉「借种」的时候,那单方面激情缠绵的一晚——

  确实,无关目的,单纯论肉欲的话,那是令自己最爲回味的一晚。那根肉棒
——

  呜,不对,盖娅在试图诱导我的思考!

  「啊呀,发现了麽?呵呵,果然想让你的理性堕落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缇菈,你的理性能在身体的欲望面前支撑多久呢?」

  她的手就像是挑衅一样,在缇菈毫不设防的大腿上抹了一把。

  没有什麽别的意思,仅仅是通过这抹一把的冷热变化来让缇菈意识到——自
己的大腿上现在已经遍布了从自己的小穴深处流出的淫液。

  「呜……」

  刚刚身体的欲望并没有被盖娅所满足,又回想起那令自己魂萦梦绕的肉欲之
夜,身体最深处的渴望,果然已经被盖娅悄悄的激发了出来。

  她毫不怀疑,自己现在的蜜穴真的在期待,期待着德拉的大肉棒能够再一次
的贯入——

  「你到底……做了什麽……盖娅……」

  她拼上最后的理智,一字一句的咬牙问道,「别想……呜……骗我……我的
身体,根本就不是这样敏感的模样……你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麽手脚?」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身体。

  自己绝不是什麽禁欲主义者,但是更不是这种仅仅稍加挑逗就会忍不住淫思
霏霏的身体。

  可是自己作爲神龙天然免疫洗脑,身体也有强大的抗性不可能会被药物影响
到这种程度!盖娅她到底做了什麽?

  「这不重要,缇菈。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继续保持你那所谓的」理性「。」

  盖娅笑着,指尖从大腿根部一路上抚。

  指尖每划过一处,就必然伴随着那部分肌肤变得酡红,仿佛酥酥麻麻的电流
从哪里涌出,向着四面八方的神经网络传出快乐的信号,渐渐麻痹人本身的思考


  直到缇菈的小腹上,在那光洁平坦的小腹处,盖娅略显深意的划着奇怪的图
案。

  「这是针对你这位」陛下「所特制的特效药,有效期大概七天吧。」

  「在这七天里,你会失去一切的力量,就和一个普通女人无二。但是你的身
体却会发情,就和一个普通女人喝多了春药一样的发情,没有任何区别。」

  「呵呵,那麽,来玩个游戏怎麽样?缇菈?就以这七天爲限?」

  「规则很简单,我会派一个专门的人来负责调教你。你在这七天限定的时间
里不能违抗她的任何命令,无论是多过分的命令你也必须接受。」

  「咕……你这家伙,又来这一套……」

  缇菈狠狠咬牙。

  她最清楚盖娅这一套手法了,故意安排一个时间,立下游戏规则,以自由爲
诱饵给与一线希望,却又用雷霆的手段将这渺茫的希望给掐断,将那人拉入到深
不见底的淫欲地狱之中。

  这种赌约,接不接受都没有区别!

  「不,我认真的,缇菈。」

  「……?」

  盖娅的表情超乎想象的认真。

  「和莉迪、莉雅芙她们不一样,完全不一样。缇菈,你和她们完全不一样,
你是这个世界仅存的希望,而我则代表这个世界的无限绝望。如果你能在我设下
的必然能令你堕落的局中找到本不可能存在的生机,成功的在我的陷阱中保住自
己的理性。那麽,我就能够相信,等待着德拉的未来之中,或许可能存在一缕渺
茫的希望。」

  「你……?」

  「如果你能在七天后依靠自己的理性走出这个房间,而不是向我臣服的话—
—我以我的母亲的名义起誓,我将放弃我的」混沌「,世界可以重新迎来光明与
和平。」

  盖娅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狠人。

  但她同时——唯独在她的「母亲」面前,是一个孝顺的女儿。

  缇菈没有选择,更何况,她也不需要去选择。

  「好,我答应你,盖娅。」

  强忍着心里一波接着一波的剧烈的躁动,缇菈勉力维持自己所剩不多的理性
。「我会坚持下来给你看的。七天之后,要是我能凭借自己的意志离开这里,你
就必须放弃」混沌「的一切!把哥哥——德拉放出来!」

  「啊,没问题,如果你真的做得到的话。」

  盖娅嘴角略弧了些许,向一旁撇了撇嘴。

  「记得,按照我们的约定规矩,是你」必须要听从「调教者的一切指令,直
到七天结束之后。」

  「……可以,不管是什麽羞辱我的指令,我都会做出来给你看的。」

  「哼,希望你七天之后还能有这幅好精神吧。」

  盖娅浅笑着,掏出一块奇异的沙漏出来。

  「」七日永恒「,不会陌生吧,缇菈?帝国特産出来的,专门用以计时一个
星期的沙漏。等到这沙漏里面的沙子流光到下一层,就算计时结束。到时候你如
果还能维持自己的理性,那麽就算你赢下这个赌约。」

  「……好,我接受。」

  在缇菈点头之后,盖娅便不再说什麽,转过身去,略显意味深长地对米苏说
道:

  「那麽,米苏,你的母亲就交给你了。记住,她无法违抗你的任何一个指令
,你可以用一切想得到的办法来羞辱、调教你的母亲。直到她和你一样堕落下去
。」

  ——果然,这个盖娅,无论什麽时候都不安好心!

  这个所谓的「调教官」是自己的女儿米苏,换做平时的话,缇菈可能会心中
暗喜。

  但是现在,看到一脸兴奋,身下还隐隐有蜜水外滴的女儿,缇菈只觉得接下
来的七天,可能日子不太好过了。

  不过,自己必须扛下来才行。爲了,守护这个世界的光明与正义!

  就算眼前的未来是99……99%的可能都是我承受不住而堕落,我也要,爲
了那0.01%的可能!

  「哼,这个傻逼,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走到暗处暗中观察的盖娅看到缇菈的表情,忍不住冷笑一声。

  傻逼缇菈,你也不数一数,多少个姬骑士里番在面对这种「赌约」的时候,
结局会是happy-end的?

  好好看着吧缇菈,你那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宝贝女儿,会让你好好知道什麽叫
做「惊喜」的。

  …………

  被自己的女儿亲手调教,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

  她会让自己躲在街角巷的黑暗处,冒着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危险躲在那里偷偷
自慰麽?

  还是会——被她蒙住面貌,送到光明正大的广场上,作爲最廉价的妓女,任
由这个国家的公民以几个铜币的代价就能和这个国家的曾经的女帝干上一炮?

  抑或是——让自己不知廉耻的……主动去向曾经的部下们求欢?

  不管哪一种……仅仅是自己想得到的,就已经让自己……呜……

  米苏……米苏……我的女儿……求求你……

  「喂~~妈妈~~你在怕个什麽啊~~?小穴收的太紧了,东西都插不进去
了哦?」

  「!!?」

  之前的担心,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不过是些许噩梦而已。

  等到醒来的时候,噩梦远远不及现实来得更令人绝望。

  「米苏,你——唔噢噢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