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一家人的一些事(外甥女、姐姐和女儿)

02.29 03:25

刚刚参加工作1年多,家裏发生了一件人间惨事。大我8岁的姐姐和姐夫在
一次开车旅行中发生的车祸,二人双双遇难。余下刚满9岁的侄女——刘婧儿,
由于姐夫家已经没什幺亲人了,而我的爸妈都已年老,而且体弱多病,无法带孩
子,所以爹妈决定将婧儿交由我管教。今天下班到爹妈那裏接婧儿过来,回到家
裏,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回到家裏,给婧儿收拾房间,这对我这个男孩子来说
费力不少,好不容易做好,自已累得不行。这时我才发现婧儿今天很沉默。

  婧儿平常是很活泼的,特别和我亲近,每次见到我都粘在我身上不下来,这
也是爹妈决定把婧儿交给我的原因之一。打量了一下婧儿:她继承了姐姐的美丽
一头乌黑的头髮,向后梳拢束成马尾(这个发式简单爽快,比较适合婧儿,要知
道以后都是我给婧儿梳头了)额前留着流海,面容俏丽,白色的公主裙把她更显
得粉装玉琢,再加上雪白的肌肤,看上去就象春天裏的小白花一样可爱!

  遗憾的是她沉闷的表情,眼眶裏还蓄着泪水,一眼看去就让人心裏发酸,真
是可怜孩子。我说道:「婧儿怎幺了?舅舅给你收拾房间冷落了你,怎幺生舅舅
的气了?你可不要哭啊,哭就不漂亮了。」

  话刚说完,婧儿眼裏的泪水就掉了出来:「妈妈和爸爸去了……」

  唉!我心裏想:怪不得说女孩子懂事比男生要早,爸妈都说了无数的谎话骗
她,说她爸妈出国旅游去了,看来她什幺都懂!我心裏也乱成一团,在学校时我
也谈过一个女朋友,也哄过女孩子,不过这幺小的女孩子我可没哄过啊,婧儿已
往看到我都是笑逐顔开的,从不用哄的。怎幺办?对懂事的孩子还是说实话吧!
我把她揽到怀裏道:「婧儿,爸妈去了你还有舅舅、外公和外婆啊,我们一样的
爱你,以后你就和舅舅一起生活了,舅舅一定对你好好的,不哭了!」

  她把头埋进了我的怀裏,并不说话,幼嫩的双肩抽动。看来我这次劝解是失
败的,不过从她主动把头靠在我怀这点来说,她对我还是信任的,怎幺说我也是
学医的,心理学虽不精通,但还是略有涉猎的。接着我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让她笑
出来,不过她不哭了就行,毕竟丧失双亲的悲伤不是几句话就能宽解得了的,以
后只能让时间淡忘这一切吧!

  给婧儿梳洗好后,把她抱到她的房间,把她的小熊放到她的怀裏,再细心的
给她盖上被子。接着就是很有挑战的工作了——给她讲故事,这对向来口拙的我
太难了,断断续续给她讲了两个故事,婧儿还张着乌黑的眼睛,我自已却快睡着
了。(看来这种方法给我自已催眠还不错)看了一下手机,快12点了,明天还
有很多工作要做呢!就对她说:「婧儿,闭上眼睛睡了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婧儿乖巧的闭上眼睛,紧了紧怀中的小熊,总算让我松了口气。

     ***    ***    ***    ***

  给她关了灯,我回到了自已的房间,躺在床上却怎幺也睡不着,一边想着婧
儿,一边思念着姐姐:姐姐大我8岁,在我小的时候,身裁高挑丰满、美豔绝伦
的姐姐曾是我的性幻想对象。

  年少的我常常偷看姐姐洗澡、换衣,在卫生间找寻姐姐换下的内衣裤和卫生
巾,借着向姐姐撒娇时在她身上乱摸,乘机吃豆腐的事我可没少干。记得最深的
事就是在我12岁时,姨妈一家到我们家走亲戚的,家裏的房间不够,姐姐被爸
妈安排到我的房间和我一起睡,睡到半夜时我被小便涨醒来,小弟弟涨得难受,
上了WC回来就睡不着了,凝视着姐姐的娇豔的脸庞,情不自禁的亲了一口,缩
回来后发现姐姐没什幺反应,看来姐姐睡得很熟了。

  脸对脸的看着姐姐,由于是热天,姐姐就只有下半身盖了被子,看着姐姐那
山峦起伏的胴体,心跳不由自主的越跳越快,伸手在姐姐的乳房上轻轻按了按,
丰软而又弹性十足。

  小心的看看姐姐,仍然在沉睡着,如兰的香味喷在我的脸上,心跳更快了,
双手慢慢的伸进姐姐的睡衣裏,隔着乳罩轻轻的抓捏着,一边动作一边观察着姐
姐,她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我不由得更大胆,把姐姐的乳罩向上推,一对雪白细嫩的乳房暴露在我的眼
前,姐姐的乳房是吊锺型的,乳房的体部比根部还要粗,但仍然挺立着,丝毫不
下垂,两颗比黄豆略大、豔红的乳头出现在我的眼前,乳晕很小,紧紧的挨着乳
头。

  我抓捏双乳的手越来越用劲,阴茎也越来越胀,接着我用颤抖的双手轻轻撚
动两颗红豆,它们也由柔软变得坚硬起来。我浑身越来越燥热,吐气越来越重,
不禁张开嘴含住了一颗乳头,吮吸起来,边吸边用舌头围绕它转动,另一只手慢
慢伸进姐姐的被子裏,轻轻揉动姐姐丰满的臀部,随着阴茎越来越难受,我用的
力量也越来越大,嘴也轮流着吸两颗红豆,时不时的用牙轻咬它们。

  我实在无法忍受了!左手拉开姐姐的内裤,右手伸了进去,同时嘴上也没停
着。入手的是一片丰软的肌肤,我无法满足,再向下摸下了一片草从,在草从裏
胡乱抓了一会儿,进入姐姐的双腿之间,感觉进入了一条滑湿的肉沟,我用食指
顺着沟上下滑动,沟裏越来越湿,我好奇的把手拿出来,手指上沾满了液体,撚
动了下,手指之间毫无摩擦力,我想我找到了姐姐的小穴了。

  我兴奋的再次伸手进去,加大劲顺着肉沟摸索,终于我找到了一个肉窝,手
指轻轻下压就能陷进去,这一定是姐姐的小穴了!我用中指用劲向下按,大概进
了一个指节,手指便碰到一层膜,我正想用力穿过它,这时姐姐双腿轻轻内收。

  我手指停在那不敢再动,小心的看着姐姐,她还没醒,但脸上布满了红云,
呼吸也快了很多。我收回手指,不敢再动,一会姐姐的呼吸平静了下来。我不敢
再动姐姐的小穴,看来姐姐的小穴很敏感,再动她会醒的,但小弟又胀得难受。

  我想了想,用双手慢慢地把姐姐推平躺着,看着姐姐那平躺着仍然傲立的双
乳,我脱掉内裤,双腿跪坐在姐姐的腰旁,让屁股擡高,不压着姐姐。双手抚上
她的乳房,一边揉捏着安们,一边用舌头去舔动乳头,小弟越胀,我大脑越热,
双手用力的揉动它们变幻各种形状,动作越来越快,突然下体一阵痉挛,一股白
色的精液汹涌而出,喷在姐姐的胸上,有几滴射到了姐姐的脸上,这时我才发现
姐姐的呼吸比我前面摸她小穴时还快,我急忙下床,用纸小心的给姐姐擦干净,
边擦边看着我的战绩。

  姐姐丰满的乳房被我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心裏升起一股成就感:姐姐的
双乳被我尽情的玩弄了!同时,心裏又急又怕,怕姐姐醒来,而我做完了一切工
作,姐姐也没醒,我心裏又轻松又失望,轻松的是姐姐并不知道我玩弄了她,失
望的是如果姐姐醒来,看到我在她胸部射精那有多刺激啊,但更怕她真的醒来后
骂我。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在姐姐的额头亲了一下,慢慢的睡了过去。再次醒来,
弟弟好胀!感觉有只手在我内裤裏捏着我的小弟弟,而我的背上有两团柔软的东
西顶着,前不久我才玩过它们,当然知道它们是什幺。姐姐捏着我的弟弟上下滑
动,时不时的用力弯了弯它们,我全身都爽利了起来:姐姐捏着我的弟弟啊……

  太爽了……太刺激了……但我不知出于什幺原因,竟不敢稍动,装着仍然熟
睡。

  最后我终于在姐姐的手裏射了,精液射了她满手,她收回手,歎了口气,起
了身洗干净。回来把我抱在她的怀裏睡了。我连射了二次,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闹锺将我吵醒时,自已仍在姐姐的怀裏,一口含着她的一个乳头,一手紧抓
着另一只乳房。我鬆开嘴,擡头便看到姐姐红着脸注视着我,我胡乱我说了声:
「早安」,便慌慌张张的跑去了卫生间。我心裏隐约觉得我玩姐姐时,她并没有
睡着,但又不敢问她,后来我和姐姐都互相回避着。在那2年后姐姐就认识了姐
夫,和他成了婚。

  到上了大学和女朋友发生关糸后,我才知道:我当时这幺激烈玩弄姐姐的双
乳,还差点弄破了她的处女膜,这都是女性很敏感的地方,不可能还能睡着,而
且姐姐当时小穴一定吐了很多的淫液,一定是被我玩弄时刺激的。

  她只是装睡而已,特别时后来她给我手淫,在我射了以后的那一声歎息,她
明明就是被我挑起了性慾,也愿意把身子给我,如果我当时懂事一些,姐姐的处
女之身就是我的了。

  每次回想起来,都捶胸顿足,恨不得给自已两个耳光:姐姐这种倾国绝色,
自已那幺好的机会居然放过了。那时姐姐已经有了5岁的婧儿,我更不敢去挑逗
她了,而姐姐一往既往的关心,更让我汗顔!回想到姐姐对我的好,现在却天人
永隔,我不禁悲从中来,一滴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    ***    ***    ***

  这时我的房门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慢走近,揭开我的被子钻了进来。是
婧儿,我装着刚醒揉眼睛的掩饰,擦干自已的泪水,问她:「婧儿怎幺不自已睡
呢?」

  她看看我,低下头说:「我一个人很怕,不敢睡!」

  我心中一酸,抻手把她搂到了怀裏,说:「舅舅抱着你睡,不怕!」她没说
话,转过身体,用背紧紧靠在我的怀裏,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一会传来她均
匀的呼吸声,我静静的听着,慢慢的进入梦乡。

  清晨被闹锺吵醒,发现我的坚硬的弟弟伸进了婧儿的双腿之间,虽然我知道
这是男性夜裏「精足自举」的现象,并不是我对婧儿还没有发育的身体産生了性
欲,我的脸还是不由得发烫,屁股向后退了退。轻拍婧儿,把她唤醒,给她穿好
衣裤、洗脸后,再扎了昨天那个式样的马尾。先把她送到了学校,再回来医院上
班。想想自已笨手笨脚给婧儿所马尾的窘样,我虚心的向护士请教扎头的手法,
虽然免不了被几个开放的护士取笑,心裏还是对学到几个手法而开心。

  晚上辅导完婧儿的学习,唤婧儿去睡觉时。婧儿说:「舅舅,我想洗澡。」

  我问她:「婧儿会自已洗吗?」

  她摇头说:「在家都是妈妈给我洗的。」说着眼睛开始泛红。

  我心裏一痛,急忙说:「舅舅象妈妈一样给婧儿洗,婧儿不哭。」进了卫生
间,开了取暧灯,脱光了我和婧儿的衣服,先给她洗好头。

  洗到胸部时,发现婧儿两个小小的乳头下都有硬块,这当然不是什幺肿瘤,
女孩子在乳房刚开始发育时都是这样。我微微一笑,想不到我的婧儿开始发育了

  她现在就是美人胚子,几年以后婧儿一定会成为堪比姐姐的大美女,而我这
舅舅也为她感到骄傲。向下洗的时候手避开她的会阴部位,洗完大腿,婧儿指着
她的三角区说:「舅舅,这裏还没洗呢。」

  我说:「婧儿能自已洗那裏吗?」婧儿摇摇头。唉!男性都有暗黑的心理,
我不想洗,就是怕在洗那裏毛手毛脚,那就成了猥亵女童了。但现在想不洗都不
行了,我把婧儿抱到腿上,分开她的双腿,她身上肌肤和我大腿摩擦时,感到一
阵幼滑,我不知道是所有的小女孩的皮肤都这幺好,还是婧儿的皮肤比较独特。

  记忆中和大学的女朋友上床时,她的肌肤可没这幺滑嫩!

  放眼望向婧儿的阴部,虽然她还小,阴部还没开始发育,不象姐姐那幺的丰
厚,但小女孩一根毛都没有,一眼望去有非常干净的感觉。我已经很大角度的分
开她的双腿,她的大阴唇紧紧的闭合着,把小阴唇和小穴紧紧的裹在裏面,两片
大阴唇沿着大腿根部向前的彙聚的地方有个几乎令人忽略的小小突起,那就是阴
蒂了,是女性阴部对性慾最敏感的地方,在医学上,这是阴部神经最密布的地方

  伸出两指分开大阴唇,入目的是一片粉红,中间的一个突起上有个小孔,那
就是尿道口了。再向后是个层峦叠障的肉窝,我知道那就是她的小穴了,如果用
手指分开肉壁,就能看到婧儿的处女膜了。我心跳开始加快,我想我的暗黑心理
开始活跃了,我得停止它!我放开对大阴唇的侵犯,它立即紧紧合拢。

  我开始规规纪纪的给婧儿清洗下身,随着手指隔着毛巾的反複摩擦,婧儿的
脸开始变红,她说:「舅舅,你洗得真舒服,比妈妈洗得好。」我想我是不是摩
擦到了婧儿的阴蒂了,但婧儿这幺小,应该不会有情慾啊?好奇心的驱使,我扔
掉毛巾,直接用手指轻轻拨动她的阴蒂,婧儿的身体不由得扭了扭,嘴裏也轻呼
起来:「嗯……嗯……」婧儿真的有情慾了!想到这我的小弟慢慢胀起来,顶在
了婧儿的屁股缝裏,从婧儿的阴部能看到它从婧儿的缝的后面冒出头,紧挨着她
的肛门。

  我把视眼移到了婧儿的肛门,它呈粉红色,比婧儿肉缝裏的顔色稍浅,但呈
漩涡的形状,处处透着娇嫩。我手指轻划着婧儿的肉缝,时不时分开大阴唇轻压
她的小穴,婧儿的脸越来越红,呼吸声也变重了,我轻轻分开小穴的肉壁,但它
们闭合太紧了,仍然看不到处女膜,我心裏一急,手上稍加重了力道,婧儿一声
轻呼:「舅舅,疼!」我心裏一惊,从情慾中惊醒过来,心裏暗骂自已变态,婧
儿的穴那幺小,闭合很紧,最多能容纳一指,我再用力分,很可能就破坏了她的
处女膜。清醒后给婧儿洗干净阴部,把她放到热水裏泡着,自已几下洗好。然后
给她擦干身体,快速抱到房间盖好。

  我上床以后婧儿以昨天的姿势投入我的怀中,还没软下来的小弟也伸进了婧
儿的双腿之间,向后退了退,阴茎退出了婧儿的双腿,没想到婧儿又主动把屁股
靠了上来,说:「舅舅给我洗澡好舒服,以后舅舅都给我洗啊。」我应了一声,
调整心理,想想别的事,让阴茎在她的双腿中软了下来。

  然后象昨天一样轻抚她的头,让她进入梦乡。半夜被一阵快感刺激醒来,发
现坚硬的阴茎在婧儿的双腿之间做着抽插活动,内裤裏一片濡湿,我急忙退了出
来,匆匆到卫生间清理干净,换了内裤,刚回到床上,婧儿便把娇躯靠了过来。
我不由得一阵苦笑,这小妖精啊,我知道她是因为父母逝去,没有完全感,在梦
中也要靠着我的身体才安心。

  但是男性在睡觉时阴茎都会勃起,再加上她的睡姿,我的阴茎自然会伸到她
的双腿间,有了她的双腿挤压,更容易让我在梦中産生快感而梦遗。看来明天要
让她自已睡了,现在她还没来月经,倒没什幺,如果以后还这样,我梦遗时乱耸
动,万一插到她的穴裏射了,会让她怀孕的。

  当天夜裏,我给她洗好后,就把她抱到她自已的房间,她疑惑地问我:「舅
舅,这不是我们的房间。」我晕,在她的印象裏,这还不是她的房间了。

  我说:「这是婧儿的房间啊,以后婧儿自已睡好吗?」

  她说:「可是我要和舅舅睡!」

  我说:「婧儿快成大人了,女孩子不能和男孩睡的。」她的脸一皱,双眼泛
起水花,然后低着头,也不说话。

  我看到她的泪水,知道她还不能离开我,但一起睡下去,我怕我控制不了自
已的暗黑心理,万一出个什幺事,怎幺对得起姐姐,怎幺向父母交待?我硬着心
肠,站起身想离开她的房间,婧儿一下子扑到我背上,小脸靠着我的背,大哭起
来:「舅舅也不要婧儿了……婧儿没人爱了……」我看到她这幺伤心,心想现在
就让她一个人睡会不会残忍了一点。

  现在她已经没过去活泼了,再让她没个心理依靠,万一以后得个什幺自闭症
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想到这儿,心裏一寒。转过身体把她抱到了怀裏说:「谁
说舅舅不爱婧儿了?婧儿是舅舅的宝贝啊!」

  她说:「舅舅都不要我了……」

  我说:「舅舅很爱婧儿的,好吧,那就和舅舅睡吧。」

  她立即破哭为笑,脸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滴,怕我反悔似的,紧抱住我的
颈部,说:「那以后舅舅都要和我一起睡,每天给我洗澡,还要给我买好多好吃
的。」

  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娇面,我头一昏,捧起她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说:
「舅舅都答应你。」抱着她回到我的房间,头才清醒,这小妖精啊,这幺小就能
迷惑我了,长大的怎幺得了!


 不知不觉间2年过去了,现在还是我给她洗澡,和她一起睡觉,也常常梦遗
射在她的双腿间。当然,她的房间仍然保留着,那是给爹妈和外人看的,2年以
来她就没在自已的房裏睡过,连午睡也要我紧紧的抱着她。我知道她这是恐惧心
理,怕失去了我这个依靠,要我一直宠爱着她,才能安心。

  现在婧儿的胸部已经长大了,盈盈一握,呈纺缍状,乳头和乳晕都像我姐一
样,红豔豔的,一样的小,可是她才11岁啊,以后她的乳房一定象姐姐一样长
成挺立的吊锺型,而且皮肤和过去一样幼滑。

  我给她洗澡时都情不自禁的揉捏她的双乳,每次洗胸部都要花半个小时,她
兴奋的叫着舒服。现在她还是象过去一样背向我,紧靠在我的怀裏,和过去不同
的是:她现在都不穿胸衣睡觉,要我每晚都抓着她的双乳睡觉。开始我不同意,
她就大哭大闹,吵得我头晕,后来我抓着她的双乳睡也成了习惯,嘿嘿,丰软弹
性惊人的双乳抓在手裏是很大的享受。11岁却有着成年女性大小的乳房,这可
能和我长期亲密有很大的关糸。

  有文章提过:丈夫经常亲吻老婆,能让她的肌肤更嫩滑,因为长期有男性的
接触,可以促进女性雌激素的分泌。而婧儿和我的生活和亲密的夫妻差不多,她
还在发育期,雌激素对她的影响就更大了。在以后我更是注意调整她的饮食,加
了很多丰乳的食品。当然这些我不会对她说的,让她乳房发育得更大,只是为了
满足我睡觉时双手的享受,满足我的暗黑心理。

  今天下班比较早,回来早早的做好婧儿爱吃的菜。敲门声响起,看了一下手
机,现在才16:22,婧儿怎幺回来这幺早?

  带着疑惑起身迎了上去,婧儿一看到我就扑到了我的怀裏,我伸手抱着她。

  她脸上带着恐惧,难道是受了什幺委屈?我问:「婧儿怎幺了?快哭了的样
子?」

  婧儿轻轻的说:「我下面流血了。」我心裏一急,手向下滑到她的屁股,轻
摸了一下,有点湿润。把她转过身,看到她的裤子红了一小片。

  我问:「有没有受伤?」

  她说:「没有啊,无缘无故的就流血了,好害怕!」说着向我怀裏挤了挤。

  听说没受过伤,我心想:应该是月经初潮来了吧!婧儿11岁,来得也不算
早。

  把她带到了卫生间,给她捡查起来:婧儿这两年阴部也发育得很好,大小阴
唇都非常厚实,而大阴唇仍然倔强地紧裹着小阴唇,臀部也变得丰硕性感,展现
出了女性的优美曲线。大阴唇周围都是暗红色的血迹,分开了大阴唇,裏面也没
看到什幺伤口,而小穴口还在向外渗血。我心中一松,为了进一步查明原因,先
擦干净血迹,她的小穴已经能放进两个手指了,我把两个手指已经能伸进去了。

  她的阴道很紧,我费力地分开阴道壁,终于看到了两片薄膜,我才放了心,
就怕婧儿被人搞破了处女膜引起出血。擡头看着婧儿,她双手紧抓住我的衣服,
紧咬下唇,我问:「疼吗?婧儿。」

  她说:「不疼,有些舒服!」

  我呵呵大笑,顺手颳了颳她的阴蒂,让她双腿一阵收紧。说道:「我的婧儿
成熟了,这不是受伤流血,是来月经了。」说着给她详细解释了月经的来曆,并
教了她月经期的注意事项。

  然后叫她等着,去给她买了包「护舒宝」,回来后婧儿感得身上不舒爽,让
我给她洗了个澡。其间花了半个小时洗胸,一个小时洗阴部。出来的时候,婧儿
四肢无力,双脸潮红,这小丫头在洗澡时来了平生第一次高潮。

  可能有些隐约的害羞,我抱她出来后,一直把头埋在我的怀裏,呵呵。喂她
吃饱了饭,她才含羞擡头问我刚才她是怎幺了。

  我没回答,反而问道:「婧儿刚才是什幺感觉。」

  她说:「好舒服啊!从来没这幺舒服过,刚才我还认为我会死去了呢!」说
着又把头埋进了我的怀裏。

  我说道:「刚才婧儿是来了性高潮了,是因为舅舅给你洗澡抚摸你的性器官
引起的。」接着便给她解释了什幺叫性交。我是学医的,说这些自已觉得也没什
幺,但小丫头却记在了心裏。

     ***    ***    ***    ***

  过了7个多月,今天是婧儿12岁的生日,我却因为有急诊手术,下班已经
22:00了,急忙赶回家。一开门,一股子酒味直扑过来,这小丫头,看来我
回来晚了,她可能是生气喝酒了。客厅裏没人,我一进房间,就看到婧儿喝得大
醉,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我急忙把她抱在怀裏,叫着她的名字,婧儿睁开惺松的双眼,看了看我,头
一软,又睡了过去。看到她还有神志,我放了心,就怕她喝得太多,酒精中毒。

  给她擦干净身子,回到客厅,看到还剩大半瓶酒,自已胡乱吃了点,干掉了
半瓶酒回房搂着她睡了。半夜醒来,感觉自已的阴茎在个湿滑的腔道裏滑动。

  我心中一惊,怕自已睡着时干进了婧儿的阴道裏,起身揭开被子一看,头裏
面一阵恍惚。一幅淫糜的画捲呈现在我眼前,婧儿满脸通红,一张小嘴费力的含
着我粗大的阴茎耸动着嘴,嘴角还流着液体。把阴茎从婧儿的嘴裏退了出来,一
把搂着她吼道:「婧儿你干什幺?」她说:「我要给舅舅性交,我要你爱我!」

  大概是喝了酒的原因,她不象平常时低声和我说话。我火冒三丈:「谁教你
的?知道你在干什幺吗?」

  她倔强地说:「没有人教我,我知道我们性交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