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不伦舞台

08.25 12:28

不伦舞台



发言人:W&M






**********************************************************************
  ? ?本篇文章含有不良成份,十八岁以下青少年请勿观看。
**********************************************************************



           ★★★ 不伦舞台(一) ★★★



  魏子扬,现年二十五岁,毕业于大学外贸系,年纪轻轻就担任某大企业公司
的总经理,可算得是年青有为的才俊。



  其实说穿了也不过如此而已,因为某大企业公司不过是他老爸所拥有的公司
及数家工厂的总机构,父业传子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时刻苦耐劳才有今天,成为家财万贯的大富翁,因
只有子扬这一个独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读外贸系,将来在他年老退休之后,能接
掌他庞大的事业。



  故此先交付子扬一家贸易公司,学习一切外销等业务的经验,以后才能担负
大任。



  魏子扬也未使他老爸失望,书是读得很好,生意上的业务也办得很好,亦可
欣慰其老爸老妈的心愿了。唯一的缺点就是魏子扬生性风流,完全一副花花公子
的作风及大少爷的派头,花钱如流水一掷千金毫不变色。



  自从担任总经理的职务后,生意上的交际应酬,每天都出入歌舞酒榭脂粉丛
中,学习了很多调情手腕及床第工夫。再加上他生得体健高大、英俊潇洒,又是
魏大老板的大少爷,有钱的花花公子,不知爱煞多少风尘女子。



  魏子扬在歌台舞榭脂粉丛中玩过一、二年后,总觉得风尘女子为了是钱,毫
无情趣可言。



  有一日,听了朋友老刘一席谈话之后,于是改变了玩乐的方向,开始以良家
妇女为猎色对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过数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
多玩几个女人,尤其是要嚐嚐不同年龄的女人,各种不同风味的鸡掰,否则,等
到七、八十岁,人已老化性机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动了,那才丧气要命呢!
更何况凭自己现在的条件,还怕找不到下手的对象吗?」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公司里的女职员还算不少,因此魏子扬兴起由公
司女职员下手的主意,况且自己是公司的主管,要製造与她们亲近的机会也较方
便。



  过了不久,机会终于来临了。



  「劳动节」的那天,魏子扬一大早到公司,因为他为公司及工厂员工安排了
三天旅游的假期,自己必须提前来到公司门口,等候参加旅游员工。



  公司旅程的地点是:台中-台南-高雄。第一天往台中游览日月潭九族文化
村、看日出;第二天到台南参观名胜古蹟赤崁楼;第三天往高雄游览澄清湖。



  八点三十分準时出发,十余辆游览车浩浩蕩蕩的扬晨而去。



  车队在高速公路上奔驰,沿途风景怡人。员工们在游览车上愉快的唱着、笑
着、闹着,相当的兴奋愉快。



  当天傍晚到达了日月潭,晚餐时又是表演、又是摸奖,直闹到午夜大家才就
寝。天一刚亮,大家都起来看「日出」那光辉耀眼的美景。



  用完早餐,开始出发第二目的地-台南。



  游览车到达台南市运河街那家预订好房间的大饭店,男女员工分别进入预订
的通舖房间,卸下旅行包休息一会后,就出发游览台南的古堡及古迹。



  魏子扬先把员工们集合起来,当既规定了几项守则,游览的範围、归队的时
间、以及返回宿地的时刻,一一宣布明白。到达目的地后,员工下车分别去游览
观光,不受任何拘束,员工们欢呼一声,找着平日熟悉的同事作伴,三五成群结
队的自寻游乐而去了。



  林美娜是魏子扬的女秘书,生得美豔绝伦、活泼大方,她对魏子扬英俊的仪
表、健壮的体格、风趣的谈吐、聪明的才干,早已心仪多日,只是苦无机会向他
表示爱慕之意。



  这次公司举办「劳动节」郊游活动,有三天的旅程,这是她唯一能亲近他的
机会,决不能错过,她因是子扬的女秘书,当然是顺理成章的寸步不离开他的左
右。



  魏子扬和林美娜二人一同欣赏风景古迹、谈天说地、倒也欢愉。



  在返回饭店的途中,林美娜很大方的把手干入子扬的臂弯里,说道:「总经
理,我的两条腿都走酸了,请你搀扶着我走好吗?真累死了!」



  「好啊!大概林小姐很少运动的关係,才会觉得累。」



  「就是嘛!真谢谢总经理!」



  「林小姐,我们到运河边坐一会、歇一下脚,再走吧!」



  「好啊!」



  他们二人在岸边的树荫下坐在软软的草地上面,这是台南地区恬静的岸滩、
蓝天白云,映在河水上,令人心矿神怡。



  「总经理,公司及工厂的全体员工都很感谢你在董事长面前为他们争取到很
好的福利,及这一次大规模的郊游活动,他们大家準备回台北后,送一件纪念品
给你,表示全体员工的感谢之意。」林美娜依偎在他身边说着。



  「哦!那真不好意思!衹因家父的思想比较保守落伍一点,我自接长总经理
一职之后,盛感对员工的福利和奖惩一定要改善,以提高员工的工作士气,及精
神和物质的享受,我这样的做法,是赚之于员工身上,再用之于员工身上。使老
闆伙计皆大欢喜。到年终时,以公司所赚的盈余,除了年终金之外,再分给大家
或多或少的红利。这是我第一步的改进。只要他们大家好好的干,我是决不会亏
待他们的。」



  「我真想不到、你的作风和董事长大不相同啊!」



  「时代不同了,赶不上时代潮流,就会被陶汰的,一个大企某公司它所赚来
的钱,都是员工替他赚的,员工辛勤的工作,老闆虽已给了他应得的代价。在有
所盈余时也应该分给员工大家同享。林小姐,妳说是吗?」



  「总经理,我好佩服你的领导能力。公司将来的业务更能蒸蒸而上了,全体
员工都要托你的福了。」



  「这不是我个人的力量,必需要全体员工的贡献才行。」



  谈谈说说两人的距离似乎拉近了许多,以前那种上司和部属之间的严肃感,
现在已一扫而空。



  「总经理,你年轻有为,又体恤员工、而且……」



  林美娜现在倚偎在他强壮的臂湾里,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壮男的体温,加上
男性身上流出来一股异味的汗水,动得她芳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毕竟她还是个处女、难免多少有点顾虑和羞怯,但是又捨不得放弃接近子扬
的机会,内心充满了矛盾和複杂的思绪和不安,羞红的低头不语。



  「而且什幺?林小姐,妳怎幺不说下去了。」



  「我不好意思说!怕你会笑我!」她娇羞的说。



  魏子扬一看她那含羞带怯的模样,知道小妮子那处女之心,已动春情,急需
男性的安抚,于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肥,那种富有弹性而且有柔软感的触觉,
使得子扬心里立刻有点震慄。



  他本想把手缩回来,低头看看美娜,她却咬着樱唇,娇羞的笑着,并没有表
示厌恶或闪避。



  魏子扬觉得很有意思,乘机再试探她的反应一下,将手开始轻轻抚摸起来。
问道:「我不会笑妳的,说吧!我的林小姐!」



  林美娜感到他那温暖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臀部上,有一种舒适感,所以她并
不闪避,装着没有事的人一样,让他尽情去摸。



  「我是说,你长得那幺英俊健壮,风流潇洒,家世又好,为什幺还不找对象
结婚呢?」林美娜娇声问道。



  「那幺早结婚干嘛!现在的年轻人,那个不玩他十年八年的才谈结婚。『人
不风流枉少年』这句古话你都不懂吗?」



  魏子扬的手越抚越用力,不但抚摸而改为揉捏着她的屁股肉,他知道她是不
会反抗的,于是再试探的,手向下滑落,移到了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那里轻
轻抚磨。



  林美娜顿时觉得有点痒,连忙羞怯的移动一下,但并不是挣扎,因为那只温
暖的手掌,好像从一股电流里面产生出一道磁力般,把她粉吸住了。



  「嗯!嗯!」林美娜猛吞了一大口口水,轻轻嗯了两声,就没有再动了。



  魏子扬好像受到鼓励一样,索性撩起她的裙摆,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轻轻
的抚摸起来。



  林美娜为了少女的矜持,不得不移开他的手,忸怩地说道:「不要嘛!难为
情死了……」



  「林小姐!不要紧嘛!给我摸一摸!怕什幺呢?」



  「不行!给人家看见……才羞死人呢!」



  「那幺我们不要回去晚饭!另外去别家饭店开个房间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就
不会给人看到好吗?」



  「不要!有什幺好聊的嘛!」



  「林小姐,我们都是二十世纪的年青人,新潮派的人物,你还这幺的古板干
嘛!真是不合乎时代潮流了。」



  「嗯,我怕嘛!」



  「怕什幺!一切有我!走!」



  于是魏子扬半抱半拉的,把她拉到计程车上,命司机驶往台南市区XX大饭
店,开了一间豪华的套房,命待者端进美酒佳餚,锁好房间的大门,边吃边喝边
聊。



  林美娜也把刚进入房间紧张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和男仕单独关在房间吃饭喝酒,感到特别紧张刺激。又是
和心仪已久的人儿,想到酒足饭饱以后的情景,芳心噗通跳个不停,粉红脸娇羞
不已。



  餐毕,子扬看她酒后娇艳媚动人,媚眼如丝,半开半闭,不胜酒力的媚态模
样,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床上,自己也爬上床去,搂着她猛吻,一手伸入裙内
挑开三角裤头的鬆紧带,摸到长长的鸡掰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已经有点湿
濡濡了。



  林美娜双腿一夹,不让他再有下一步的行动。而子扬的手被夹在双腿中间,
进退不得,只好暂时停住。



  美娜从来没有被男人的手摸过自己的鸡掰,芳心是又喜又怕。



  「嗯!不要这样嘛!总经理!啊……请你放手!哦!我还是处女,我怕!真
的,我好怕!不要嘛!求求你!」



  林美娜本想挣开他的手指,但是从他手掌压在鸡掰上面传出的男性热力,已
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



  魏子扬用力拉开她的两条大腿,再把自己的膝盖顶在她的双腿中间,以防她
再夹紧双腿,手指伸入鸡掰轻轻扣挖,不时轻揉捏一下她的阴核。



  「啊!请你不要!捏那粒!哎呀……痒死我了……哇!总经理!求求你!请
你放手!我……呵!我受不了啦!」



  这也难怪,美娜在洗澡时也曾摸揉过自己的阴核,她已有经验,手指一碰到
它,就使得全身酥麻酸痒,于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酥痒难当,其
味各异。



  她本想挣脱他的手指,可是已力不从心,她已被他揉摸得快瘫痪了。她只觉
得今晚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连大脑都好像失去作用了。



  她双颊绯红,媚眼如丝,全身颤抖,一只手本来是要去拉开子扬的手,却变
成扶按在他的手上。



  但魏子扬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在轻轻的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
濡、滑腻腻,揉着、挖着!



  忽然美娜全身猛的一阵颤抖、张口叫道:「哎唷!我里面好像有……有什幺
东西流……流出来了!哇……难受死了!」



  子扬听她叫道不知什幺东西流出来了,心中暗动好笑,想不到她都二十多岁
了,还是个没有嚐过烧干乐趣的处女!在这个二十世纪性开放的今天,很多国中
女生,甚至于还有些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都不是处女了呢!难得呀难得!



  以前为了应酬衹知玩些风尘女子,想起来自己真是个大傻瓜。



  「好妹妹!那是你流出来的鸡掰汁、知道吗?」子扬说着,手指又往鸡掰里再
深入一些。



  「哎呀!痛呀!呵!不要再弄进去了!好痛不要啦!把手拿……出来!」



  林美娜这时真的感到疼痛,求他把手拿出来,子扬乘她正在疼痛而不备时,
将她迷你裙拉了下来。



  肥厚的鸡掰像个肉包似的,上面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鸡掰毛。



  子扬再把她臀部抬高,将她的三角裤脱了下来,继续脱光她全身衣物,自己
也脱得清洁溜溜。



  把美娜的两条粉腿拉到床边分开,自己则蹲在她双腿中间,先饱览她的鸡掰
一阵。



  只见她的鸡掰高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鸡掰毛,细长的阴
沟,粉红色的两片大鸡掰皮,紧紧的闭合着。



  子扬用手拨开粉红色的大鸡掰皮,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
微开的小洞口,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鸡掰皮,紧紧的贴在大鸡掰皮上,鲜红色的阴壁肉
正闪闪发出鸡掰汁的光茫。



  「哇!好洁亮!好可爱的鸡掰,太美了!」



  「总经理!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不!我还要看别的地方!」



  「还有什幺地方好看的嘛!真恨死你了!」



  「我要好好的看清你那全身美丽的地方。」



  子扬站起身来,再欣赏这具少女美好的胴体,真是上帝的杰作,裸现在他眼
前。



  美娜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不
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
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那身材苗条修长,白皙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
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了!



  看得子扬是慾火亢奋,立既伏下身来吻上她的红唇,双手摸着她那尖翘如梨
子型的乳房上,他的大手掌刚好一握。



  乳房里面还有像鸡蛋那幺大的核,随着手掌的抚摸在里面溜来溜去。子扬因
从未玩过处女,仍然不知道这是处女的特徵,故甚觉奇怪。



  请别怪作者啰嗦,因为不少的男人可能一生也没玩过处女。不知道处女的妙
处在哪。所谓处女有处女的妙处、妇有少妇的风味,而徐娘又有徐娘的口味,请
看作者来写:



  处女从月经初来以后,双乳日见隆起,不管她身体的发育是如何的健康、丰
满,双乳是大是小,双乳中一定有两个像鸡蛋一样大小的核。用手一摸一捏,就
像男子的两粒「睪丸」,真像鸡蛋一模一样是椭圆型的,而处女的乳核则是圆型
的。若和男子烧干后,受了男性的洨内所含的男性荷尔蒙的滋润,就会慢慢的
扩大而消失在乳房的海绵体内。为什幺非处女和新婚不久的妇女,双乳特别丰隆
挺拉饱胀呢?就是这个原因!作者愿以玩过处女的经验,提供给尚末玩过处女的
或是想娶一位处女为妻的朋友们,作一参考之用。



  以上情形是要手摸乳房才能决定是否是处女。可是处女她是不愿意给你随便
就乱摸乳房的、等到和你有了深厚的感情,那时你摸到的她乳房已不是处女了,
岂不大煞风景,要是不要?娶是不娶呢?麻烦就大了。作者再给各位作一参考。
仔细看她衣服外的特徵。



  「一」、从眉毛可鉴定。



  处女的眉毛是轻柔地平贴在眉骨附近的皮肤上面,眉根不乱、而不会竖立起
来。妇人的眉毛则是离开了眉骨的皮肤,向空中怒放着,因为女性的内分泌受了
性生活、异性的洨剌激,起了生理的变化,对毛髮产生了助长的作用。尤如雨
露之滋润的花草一样。



  「二」、从颈项来鉴定。



  处女的颈项比较细小,若是烧干过的女性、鸡掰内进入了异性的洨后,吸
收而混入女性的血液中,在体内循环流动。即能刺激卵巢和其他的分泌物,尤其
是颈部两侧的「甲状腺」,受到了这样血液的刺激后,因而特别肥大。所以婚后
的妇女或已有烧干的女孩子,往往比处女略形粗大。



  魏子扬也是头一次玩处女、虽感到奇怪,也不管那幺多了。



  他低下头去吸吮她的奶头,舔着她的乳晕及乳房,一阵酥麻之感通过美娜全
身,她呻吟了起来。



  「啊!呵……好痒啊!痒……死……了!」



  那个鸡掰洞,可爱的鸡掰立刻冒出大量的鸡掰汁来了。



  「好妹妹,妳看一看我的大懒叫,他要亲亲你的小仙洞哩!」



  美娜正在闭目享受被他摸揉舔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了一
惊!娇羞的说道:「啊!!怎幺这幺大,又这幺长,不行啦!它会弄坏我的小洞
的!」



  「傻丫头!不会的啦!来试试看!好妹妹!它要亲妳的小洞洞哩!」



  「不要……我怕!」美娜说着,用手掩着那个鸡掰洞。



  「来嘛!好妹妹!难道妳那个小洞洞不痒吗?」



  「嗯!是很痒,可是……我……」



  「别可是、可是的了!只有我这个小家伙才可以止妳的痒。」



  「真的?你没骗我?」美娜不信的问。



  「当然是真的!我怎幺会骗妳呢!」子扬口里在合她的问话。手又在揉捏她
的阴核、嘴也在不停的舔吮她的鲜红乳头。



  「啊!别在揉捏……了,哎呀喂……别咬我的……奶头……别……别舔了!
好痒……我痒得受……受不了……了!」林美娜被他弄得全身酸痒,不停的颤抖
着。



  「好妹妹!让我来替妳止痒吧!好吗?」



  「嗯……嗯……好嘛!可是……只能进去一点点啦!」



  「好的!来多把腿张大一点。」



  子扬把她双腿拨开,那个鸡掰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鸡掰皮及阴壁
嫩肉,好美、好撩人。



  子扬手握着大懒叫,用懒叫头在鸡掰口轻轻磨擦数下,让懒叫头粘满鸡掰汁、行事
时比较润滑些。



  「好哥哥!只能进去一点点啊!我怕痛哩!」



  「好!只一点点,妳放心好了!」



  子扬慢慢挺动屁股向里挺进,由于懒叫头有鸡掰汁的润滑,「滋!」的一声,整
个大懒叫头已干进去了。



  「哎呀!不行!好痛……哇!真的好痛哩……不……行……」



  美娜痛得头冒冷汗全身痉孪,急忙用手去挡鸡掰,不让他那条大肉棒再往里
干。



  真巧她的手却碰在大懒叫上,连忙将手缩回,她真是既害羞又害怕,不知如
何是好。



  子扬握着她的玉手抚摸着大肉棒,起先还有点害羞的挣扎,后来就用手指试
摸着,最后竟用掌握起来了。



  「啊!好烫呀!那幺粗、又那幺长、吓死人了!」



  「好妹妹!再让它亲一亲妳的肉洞!好吗?」



  「好是好,如果很痛就要拿出来呵!要听我的话才行!」



  「好的!我先教妳一套!来吧!」